端宏斌:韩寒——从骂人到被人骂

  2012年1月18日11时27分,麦田发表道歉信,承认对韩寒质疑证据不足。麦田此前的质疑文章,均已被删除。

  对于麦田的道歉,韩寒1月19日发表博文表示接受。

  而韩寒“老对头”、80后作家张一一表示,韩寒博客发表的文章及其出版的《独唱团》等图书均有多处剽窃他的文字,这一恶劣情节比“代笔”要严重得多,韩寒和范冰冰理应遵守当初“悬赏2000万”的诺言,各自赔偿他2000万元人民币。

  对于在“人造韩寒”事件中“刻意哄抬物价,扮演了一个很不光彩角色”的书商路金波,张一一表示出了深度鄙视,称路金波名字的意思是 “路人皆知他为金钱奔波”,呼吁所有的作者不要让路金波精心策划的“包装韩寒”的骗局得逞,“不要跟这个无耻奸商有任何形式的合作”,张一一的这一建议得 到不少作家和网友的支持和力挺。

  而“打假斗士”方舟子也加入了“质疑韩寒”的行列,不过他的身份有些尴尬,被韩寒戏言“登台刚准备要唱到高潮部分就被人给切歌了”,张一一则称方舟子的所作所为“纯粹是无理取闹胡说八道,还远不如宋祖德天真无邪活泼可爱”,更备受争议。)

  最近这段日子关于韩寒的新闻不少,先是韩寒连续发文同右派划清界限,这使得那些原本力挺韩寒的文人处境尴尬,纷纷发文建议韩寒多去读点儿书;接着一位叫麦田的网友写了一篇长文《人造韩寒:一场关于“公民”的闹剧》,列举出不少“证据”,主要质疑韩寒三点:一,韩寒的成名有拼爹的嫌疑;二,韩寒走公知路线可能是路金波努力包装的功劳;三,韩寒可能有一个专业团队来帮忙打造,否则他不可能在比赛间隙还能大量发文。

  麦田写质疑韩寒的文章可不是第一次了,事实上这些年来他一直在质疑韩寒,最早是2010年写的《警惕韩寒》,相比于现在这篇,当年的《警惕韩寒》要有价值得多,在文中他指出:

  韩寒的“正确”并非对事实的尊重,而是对公众情绪的迎合。你真的找不出一篇文章,韩寒是站在大众的“对立面”!这太可疑了。大众情绪难道永远正确吗?!肯定不是。韩寒根本没有独立思考,他所有的文章都是在迎合大众的情绪。并且,是“不论事实”地迎合。

  麦田对韩寒的批判其实也是韩寒自己反思的内容,韩寒自己也表示,促使他转变的是钱云会事件,钱的死很明显是一起交通意外,但是公知们不信,韩寒是玩赛车的,对于汽车运动轨迹比一般人熟得多,韩寒发现公知精英们搞的是“有罪推断”,他们先入为主的认为是有某种势力害死了钱云会,这是很不客观的。如果公知精英们要的是“符合他们需要的真相”,那么这和政府造假又有什么区别呢?

  钱云会事件之后韩寒就写了那三篇文章——《谈革命》、《说民主》、《要自由》,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拖了近一年才发布。韩寒发现,凡是反对他的人,全都会被网民骂做五毛,骂做权贵的走狗,是民主的敌人,很明显这已经完全脱离了理性,变成了一种偶像崇拜,难道韩寒的每句话都是真理吗?他发现,这些民众的思想其实和他们所反对的独裁是一回事,因此他认为在“杀戮权贵的时候,也应该杀戮群众”。至此,韩寒和右派决裂,相信此后右派媒体不会再给韩寒发什么奖了。

  如果说麦田早期质疑韩寒还有道理的话,最近的质疑则没啥价值了。他说韩寒拼爹,证据是韩寒父亲韩仁均与给韩寒出题的李其纲是大学同学。事实呢,韩仁均是以自考的方式获取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的文凭,本人并未进入该大学读书(因为肝炎被退学,因此只能自学),而李其纲是通过高考进入该大学的,这“同学”的距离也着实远了点儿。俩人其实并不认识。

  路金波给韩寒包装,问题是他就算包装了也没什么,人人都可以包装,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至于他说韩寒“不可能一边进行着非常专业的赛车比赛,一边还好整以暇的写时政博客。”这简直可笑,有些人善于进行时间管理,一边玩一边也可以工作,有些人不善于时间管理,很简单的事情也会拖好几天。同样坐个飞机,有些人看了部片子、有些人睡了几小时、有些人能写3000字的文章,因此比赛之余写博客并不令人奇怪。拿这说事,毫无说服力。

  麦田的工作也并非一钱不值,他给那些想要出名的年青人指出了一条明路,从2005-2007年,韩寒先后骂过的人有:陈凯歌、白烨、陆天明、陆川、高晓松、陈逸飞、余秋雨、郭敬明、沈浩波、周笔畅、朗朗、王蒙、郑钧。通过骂那些比自己有名的人,韩寒在逐渐积累自己的经验值,他需要尽快到达一个更高的段位。这给年轻人的启示就是:你说了什么有道理的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会骂人,且骂对人。

  你看,原本默默无闻的麦田,骂韩寒出名了,“打假斗士”方舟子呢?

  来源:BWCHINESE中文网

  作者:端宏斌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韩寒——从骂人到被人骂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