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独立思考的尴尬

  上海的"文汇报"上登了条消息,文章说孩子不会动脑问题突出.一些心理咨询机构的门诊情况表明,大约有七成多的孩子,对有难度的复杂玩具和学具缺少热情.之所以这样,文章分析说,在家里,孩子"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现象"司空见惯,初中生不会点煤气者不少.一些老师说,学生过了一个寒假暑假变"木讷"了.而在社会,就单说玩具,男孩喜欢的玩具枪越来越逼真,女孩的洋娃娃越做越大,相反,启智的棋类玩具却没有多大市场.文章结尾是呼吁要培养孩子的动脑习惯,因为这关系到整个民族的素质云云.

  记者看到的和说的可能是事实,分析也不错,不过可能有点"模糊".虽然,能不能动脑是可能关系到"全民族的素质",但是,这要看是些什么素质,更要看提高民族素质以后,我们要达到什么目的?作者未必清楚,所以,我说,可能有点模糊.

  在我看来,我们讲的全民族素质并不包括我们每个人的独立思考能力.我们之所以要提高全民族的素质,是为了中华民族的复兴,是为了我们国家能成为强国.自然,我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说这不好.不过,我倒是能猜到,为了民族复兴或国家强盛,自然需要全民族总动员(或用强权,或是驯服),朝着这个伟大的目标前进.这种情况下,就容易出现要求牺牲甚至剥夺个体精神自由的"民族至上""国家至上"的"国家主义"思想.个体精神自由和独立思考本是互为表里的事情,没有独立思考就不会有个体精神自由;要牺牲个体精神自由,自然也不允许独立思考.在我们朝着预定的伟大的目标奔去时,我们每个在其中的个体,仍然是逃不了做这个壮丽的事业的工具的命运.虽然,民族复兴国家强盛需要动脑,但是,动脑必须被严格的限制在这唯一的目的中,这就不是独立思考.所以,民族复兴国家强盛并不需要我们的独立思考能力.

  我们一向是做子民的,而当子民,假如你比较懒就不一定需要动脑,但一定不许独立思考.因为,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子民只需要服从,顺着早定下的道理来就是了.还十分周全,甚至,象男女行巫山云雨,那叫"敦伦",意思是实践着男女间的伦理,是符合圣人教训的.象张献忠这样的杀人如麻也可以称是"替天行道".所以,假如以为有些事情应该自己动脑,这就很没必要,啥道理都摆着,要用的话,尽可以去挑;所以,没必要自己动脑.不过在这些事情上动了脑,虽然可能出错.不过这倒还不会犯原则性的错误.

  另外,在我们的生活中,还有些事情或东西.这些东西是天理或真理,所谓天理,就是不允许有人对这种道理进行思考的,董仲舒说"天不变,道也不变"就是天理.这样的天理还很多,皇上的话是圣旨,圣旨虽然也是人说的话,非凡之处在于这种话一定正确,不能讨论,更不能反驳.某人当了皇帝,虽然多数是是因为赫赫武功(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不过话不能这么说,在道理上应该讲是某人奉了上天的命令当了皇帝--比如武王伐纣流血漂杵,但到了书中,就是民众顺乎天意倒戈归顺了--这也是天理.如果,对于这些天理,你不知好歹企图自己动脑思考一下,这就糟糕了,对自己很不利.若生于大明皇朝,要在宫廷之上,当众脱了裤子打屁股.后来,情况要稍好些,因为,假如你得了"独立思考"病,人民就会劳师动众的挽救你.你如果还自以为是,那就要犯严重的错误了,有可能要被从肉体上解决.

  不过,在这样的时代,你决不可以独立思考,但你可以动脑.比如,你可以动脑想些办法,来证明这些道理是伟大的与正确的.还有,比如可以动脑把"八股文"做好,换得个功名,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等等不一而足.

  我们传统文化传统政治一向以大一统超稳定为目标,这不需要子民的独立思考能力.假如要使数亿颗脑袋全是一个想法,保持一致,就只能采用愚民政策.相反,倒是需要培养子民的依赖性人格,匍匐在权威下生存的人格.长期在这样文化熏陶中,生活在政治高压下,我们其实已经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在生活中,我们无法养成一种自尊自主的态度.我们觉得我们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要依附某个看上去比自己强大的人物或组织.一旦有了这样的依靠,我们不但有安全感,弱者都能凭借着因此强大,甚至变成为所欲为的"英雄".只是,不允许独立思考,因为,强大的人物或组织的所思考的,就已经代替了每个依附者的思考.而在这种时候,我们其实早已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

  回头看看中國历史,患"独立思考"病的有几人?独立思考能力固然可以培养,同样可以扼杀.所思一旦超出圣人划定的范围,就有性命之忧了,我们都是聪明人,谁愿意提着自己的脑袋思考;另一方面,一旦有异端的苗子,也因为无法流布,总被扼杀,根本无法成长.思想本是有生命之物,不可能一旦产生,就是参天大树.于是,一代代有一些独立思考能力的人,得到的思想遗产总是这些,便只能在原地打转.因此,中国的历史便总是皇帝代替皇帝治乱循环.于是,我们很稳定.很稳定的做着奴隶或皇帝.

  但是,问题是,在我们肯定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之后,我们动脑的能力又怎样?一个比较方便的检查的办法是,我们可以和西方文明比较一下.自然,我们不屑在器物文明动脑,所以,我们可以不和他们比这些东西.那么,我们在哪些方面的文明是超过西方的,是道德文章吗?当然,也可以不和西方比较,那么,我们可以看看,那些当年八股文写得好的人有几个留下了姓名什么;那些在所允许的范围内解释圣人语录的人,可曾给我们留下一份值得尊重的思想遗产;或是有人动脑想出了治国安邦的良策?所以,我几乎可以说,我们假如一旦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很快,我们也就将不会动脑.

  当然,这是历史.

  最近,则是听到有年轻的学者发出了"号召"说:"在世纪以来的世界格局下,实现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独立,建立一个近代化的民族国家,乃是一百多年来中华民族最迫切的历史使命和最大的政治难题.为此,从政治上集中全中国人民的思想和力量,就是理所当然且势所必至的事;其他一切东西无论如何美好多么重要,但在这个压倒一切的民族大政面前,便不得不让步,不得不为它作出牺牲".号角吹响了,既然是一切东西都要让步,自然也就包括个体精神自由.假如我们还没有想清楚,还存在隔膜,贸然动脑或坚持独立思考,恐怕是有问题的.一旦历史车轮启动了,就将滚滚向前,把一切胆敢阻挡的,碾得粉碎.

原载<<万维读者周刊>>

  作者:郑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独立思考的尴尬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