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康乐:北京之行的感想

  2013年1月9日,我从杭州启程,去参加一个北京的书展,刚到时,北京的天气很好,阳光温馨。由于11日才开展,我还于10日去了一趟法源寺,感受了法源寺与其附近隔壁中国佛学院其闹中取静,悠闲自在的气质。

  11日,去看书展,同时发现北京展现了其风不和,日不丽的一面——阳光不见了,天气变得昏黄,虽是白天,太阳会偶尔出来照耀一下,但看上起有气无力的样子。

  到了12日,整个北京城。就像彻底被烟雾笼罩了!就在12日,我和几个朋友去国家博物馆看展品,博物馆与天安門只隔了一条长安街。我站在博物馆,眺望天安門毛主席画像,见其若隐若现,飘忽不定。街上的汽车来来往往,却仿佛有头无尾,穿梭于浓厚的烟尘中。请允许我用烟尘两个字,因为我发现北京的雾霾比杭州的雾霾要来得昏黄,因其烟尘多,而杭州虽常常有雾霾天的出现,但终究还是雾气居多。杀伤力没有北京强。到了13日,北京的雾霾的杀伤力就更强了。到处传出爆表的消息。pm2.5已经接近1000,超过国家标准十倍多。呼吸病患者急剧增多,医院里人满为患。面对此一环境极端事件,我不禁在博客里感慨:

  北京为中国的首都,首都的意思为首善之都,如今空气却接近首恶,据说排名仅次于石家庄。哀哉北京,空气既如此,其他又遑论哉。哀哉北京,人才济济,精英荟萃,却不能自拔于浑浊的空气之中。

  由此,我想到:经济的发展到底为了什么?人类的活动到底为了什么?我看到大街上每个人行色匆匆,汽车更是与行人分秒不想让,川流不息,看起来整个社会都很忙,都很努力。但这种努力的结果却是毒害了我们赖以生存的水与空气,以及其他可贵的自然资源。那么,这种匆忙与努力,到底有多大价值呢?

  为什么有的时候,人的活动越频繁,越匆忙,反而整个世界越陷入更糟糕的状态呢?

  这是因为:人的很多活动,其实对这个世界的影响是负面的。这些人,如果整天呆在家里,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反而整个世界会安宁无事。蓝天白云,会更显其美妙。

  为了说明这个事情,我要举两个例子:

  一个是中国的“餐桌文化”。中国的餐桌文化如果不是天下最恶劣的文化,也必然是接近最恶劣。它有几大低俗构成:

  (一):讲排场。五个人吃饭,要点十个人的菜;十个人吃饭,就点二十个人的菜。美其名曰感慨,殊不知这是浪费,是极大的犯罪行为。这是这种浪费,加剧了自然环境的整体负担:试想:本来以中国的人口,亩产600斤也能解决所有中国人乃至20亿中国人的吃饭问题了,因为要支撑这种浪费行为,中国的农耕土地得做到亩产800斤乃至1000斤才行,这就必须投入更多的化肥以及人力,加剧了土地的硬化程度与农民的辛劳程度。不仅如此,做一道菜,从生产到收割到粗加工到运输到市场到运入酒店到厨师加工成菜肴到服务员送上来,中间得经过多少环节,得花掉多少人力与能源,到最后呢,是被食客看一眼,又倒掉,这是多么罪恶的行为。如果这被倒掉的菜,最终被猪吃了,我觉得是好事,如果是作为垃圾去处理,又加重了城市环境的负担。如果菜做成了最后都是猪吃的话,其实是没必要花这么大的精力,对猪来说,这些发臭的剩菜搅在一起给它吃,还不如吃点豆粕来得美味与卫生。

  (二):杀猪宰羊,烹牛炙鱼,血腥异常。中国的饮食文化对动物们无所不用其极,好像人人跟动物有深仇大恨似,餐餐要吃大鱼大肉,对鱼对猪对羊进行千刀万剐,想出各种方式,以成就“舌尖上的美味”。殊不知,你这一秒的美味,背后隐藏的是多么凄惨的动物们的遭遇。动物们何罪,让人类如此欺凌!哎,只能说这些动物上辈子是人,这次轮到被做了人的动物们折磨,冤冤相报何时了,不如宽待当前的动物,也换取来世它们的宽待。再说,吃一斤的鸡肉,相当于吃掉十斤玉米,天天吃肉,也加重了农业的负担,进而加重地球资源的负担,促使环境恶化。

  (三):喜欢逼人喝酒。喝酒本是自愿的行为,但中国的餐饮文化最颂扬一句话:叫无酒不欢。其实这话本是酒徒们的托词,但却在低俗的餐饮文化中大兴其道。不喝酒的人成了异类,被人调侃乃至辱骂。不仅如此,现在的酒徒们还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讲黄色段子与低级政治笑话。这些,都值得我们警惕。

  我们经常抱怨在中国的餐桌上吃不到有质量保证的无毒东西,但这实际上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试想:做得再精美的食品,其结果是被人扔进垃圾箱,那么,生产者与制作者乃至酒店有什么兴趣与心情去制作精品美食呢?正是这种对食品不尊重的餐桌文化,导致现在的食品质量低劣。当然不能说是其主要原因,至少可是说是其原因之一。

  我称中国的“餐饮文化”为“文化”实在是玷污了文化这个词。 有这样的“文化”存在,这个民族只能日益堕落。我们民族要强大,要复兴,必须革除这样充满着奢侈、糜烂的“文化”。

  另一个是中国的“建筑文化”。

  中国的建筑是非常短命的,它的短命不是在于它的质量差,而在于它很快被拆迁。大家也看到了,像我们杭州,原来教工路、文一路、文二路、文三路这一带,屹立着几十所高校,比如杭州商学院,杭州丝绸工学院。浙江工程技术学院,中国计量学院,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等等,因此,这一带,也叫文教区。但到了如今,这些学校拆得拆,迁得迁,如今已所剩无多,留下几个小小的分校(因主体已迁到下沙等高教园区),已是孤掌难鸣。只在银马公寓前(原杭州电子工学院地块),竖立着一个纪念碑一样的石头,上刻百年树人。旁边一面花岗岩大墙,上面刻着几十个学校的名字,像是在叹息往日的辉煌。在这些学校被拆迁的过程中,有多少新楼一夜之间化为了尘土!比如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因为我常去的缘故,记得2002年左右,它们建起了一幢教学新楼,高数十层,面积为几万平方米,到了2004年左右,就拆了。至于其他学校的遭遇,也大多类似。而拿整个杭州来说,最著名的炸楼事件当属浙江医科大学主教学楼被炸事件,那幢大楼建于1993年,造价2000万(90年代的2000万)。设计使用寿命为100年。结果2007年就被炸了,使用还不到14年。那幢大楼被炸时,电视还进行直播,结果被炸后倒下,居然保持了完整形状,可见其坚固,可见其质量之高。印象最深的是那位原设计师一边看着楼被炸,一边流泪,他为自己的完美作品被炸而流泪,也是为中国建筑的命运而流泪。

  中国的建筑,平均寿命不到30年,年产数亿吨(原话出自仇保兴,原杭州市长,后为住建部副部长),在中国建筑不断的拆与建的过程中,中国的水资源,土地资源,空气以及能源都被严重污染与消耗,而人民福利并没增多,却只见房价高了,cdp高了。基尼系数高了。

  这种建筑文化,也称不上真正的文化,这是一个病态执政理念的病态表现。是唯gdp论所结出的恶果,这个恶果,如今全中国人民都享受到了。——这个恶果,表现为急剧恶化的水质量与空气质量。

  中华民族要复兴,完成伟业,必须从低俗的餐饮文化与盲目的gdp崇拜中走出来。这是基本的常识,如果整个民族都快要被浑浊的空气闷死了,你在那里高谈阔论说中华民族已经复兴了,又有何用呢!

  如今的达官贵人们,口袋里都装着各国绿卡,一旦风吹草动,往往溜之大吉。所以,国人唯有自救。自助者,天将助之。所谓自救,也就是从自己做起。奉行节约环保,推崇绿色文化,反对没有意义的对动物们的大肆杀戮。

  作者电子邮件:yklleeyelingjun ( at ) 163.com

  作者:叶康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北京之行的感想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