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伯庆:中国网主:一网情深凭谁诉

  这几年朋友见面谈话,三句话不离网上。首先是电子商务的上市公司表现杰出,股票暴涨,让那不怕事的愣头青尝尽甜头,也让老保守们跌破眼镜。高技术股票平均指标之一的NASDAQ就增长了80%以上。奎尔通信(Qualcomm)1999年翻了20倍。

  雅虎(Yahoo) 就曾涨到每股500, Price/Earning(股价/收益比)突破1000。饱学的经济学家们把20当着股价/收益比的上线,到这时硬是弄不懂这比例怎么可以冲到几百?所以一有风吹草动,书呆子们就叫狼来了,这其中也有那存心赚钱,无胆投注的臭小子们在呼唤狼来。时至今日,这网上股票仍然是独占鳌头,全无崩溃的迹象。

  最近,美国波士顿咨询集团所做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美国公司发展电子商务的势头旺盛,到2003年,美国公司间的交易将有四分之一通过因特网进行。据这家咨询机构预测,从1998年到2003年,美国公司间的电子商务交易额平均每年将增长33%,2003年的交易总金额将达2·8万亿美元。看来,不要说狼没来,真来了碰见这发财的天罗地网,贪心狼也会买几股赚点骨头钱。

  早两年回国开创网上根据地的同志成了革命先驱,现在,错过和没错过这几年发美国网财的一些留美网民们,都不愿意再放过中国网业这块大肥肉。于是,大家近来通电话讲的是: “忙什么呢?”,“写business proposal哩”。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位老兄当成了“赶作业”的MBA小学生了,人家可能是什么都搞定了,吃香喝辣的白领生。再往下听就知道了,“找Venture Capital(风险投资),到中国投资开网站去”。

  当然, 讲“Venture Capital”的只是才出道的小兔子,已经找过几家风险基金还在契而不舍的都说“VC”,老狐狸们已经不耐烦把词全拼出来了。美国有不少风险基金在找高回报,中美签订WTO协定让这些资本家们看到中原肥鹿,食指大动。

  能拿到VC的是有大本事,事情就算做不好,至少开业几年的商务开销和个人收入有了着落。赔了VC,积累了经验,换个外资公司当买办还是有人要的。更多的同志们就没这么幸运了,只能是因陋就简,自力更生,利用业余时间从做小网站开始。

  那么,在中国织网能捞到大鱼吗?这话你拿着去问“搜狐”和“新浪”,答案可能是“现在赚不了,做大了上市”。为什么就赚不了呢?中国和美国不一样。

  根据《中国Internet发展状况统计报告(2000/1)》(数据截止1999年12月31日) , 中国上网用户人数为890万,而美国在线(AOL)一家就2200万。中国成千上万的网站去瓜分这几百万网民,据说有些网站只好免费贴些大企业广告装装门面。

  常常听人讲,中国人口多,市场大,想赚钱的洋人们“谁不说俺家乡好”。可你没忘了下一句:“人口多,底子薄”,13亿人,工人階級加上贫下中农,购买力能相当多少腐败的资产階級分子呢?

  中国上网的人中相当部分是穷学生,文化高,荷包瘪;月收人1000元以下的就占了36%,两千元以下占了72%,低于用户集中的北京,上海和广州三地的城市雇员收入水平。就这点钱你还赚不到,网民中曾经上网购物或商务活动约8%,大多数人是上网看免费报纸和书来了。至于你想做公司间电子商务,中国大多数企业的管理水平和数据库建设恐怕还没到那个份上。

  网主们只好看将来:“谁说我们不盈利?我们现在不行,将来是个大赢家”;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什么是光明?媒体都说了“开个网站相当于做成了印钞机”;美国的网业不也是“星星之火,然后燎原”吗?他杨致远几年前门可罗雀,中午吃盒饭嘛。

  没错。可那时美国的计算机普及率,联网和数据信息化已如满地干柴,就等扬致远这帮小子来烧英特网这把火了。中国的计算机用户数,企业信息数据化程度能跟老美比吗?按信息工业的投资占国民总产值的比例排名,美国第一,亚洲的日本排在主要欧洲国家和澳洲之后。而日本PC普及率和总拥有量又非中国大陆所能企及。

  在中国,信用卡不普及,私人支票行不通,“现金交易”是主流,网业可是要建立在“信用交易”基础上的。连邮购,电话订购都未成气候的中国,真的象有些国内的科学“大拿”们说的信息时代可以“超阶段”发展吗?这可不同于列宁同志的“社會主義革命胜利”理论:英特网可以首先在贫穷国家取得胜利。你去查查当年的报纸,这些科学家还说过“亩产十万斤”嘛。不能把他们太当真。

  信息产业的发展要以电子信息化程度,消费结构,信用体系,企业管理水平为基础。土法上马的“网热”可能变成新一轮的“气功热”,“信息产业革命”又变成了当年“钢铁元帅”升帐的大跃进运动。

  美国信息经济成功的六大经验是:大投资;传统工业的信息化管理;高度自由的股市实现最佳资金配置;风险基金;创业精神,打破政府对工业的管制,特别是电讯工业;保持增长中央金融政策。这是一场静悄悄的工业巨变。反观国内,评网上文学,评网上美女,评网上“先进”集体和个人,这种群众运动的方式,好象不是搞经济发展,而是搞“网上大革命”。

  落后太久,就想取巧,经济上容易搞“大跃进”似的运动。想想八十年代末期的倒彩电钢材热,九十年代的房地产热。再好的事情,经不住革命群众一起哄,一下就搞成了全民運动。最近好事者组织网民们评出了全国各行业的十大杰出网站,共100个,十大杰出电子商人。我在电视上看见说相声的姜昆在主持开奖,以为是一群艺人在搞笑剧,仔细看才发现是信息产业的先进个人和集体代表在台上排排坐,吃果果。原来人家是信息革命同志在排座次。

  1999年中国流行“上网”,花魁娘新浪网是风情万钟。“云鬓花颜金步摇,新浪网暖度春宵”,新浪总裁王志东环顾“六宫粉黛”,说中国多数网站会烟消云散。

  可新浪也是“侍儿扶起娇无力”。新浪网通过国内媒体炒做的“1999年在美国NASDAQ上市”许诺,到现在还没有兑现。原来靠数十家报社电台提供新闻的新浪网现在面对釜底抽薪,各传统媒体要自己上网了,不愿为了一、两万元就把一年的新闻都卖给新浪。按国家规定,新浪网既没有新闻发布权,网站也不能有记者。没有了新闻这个“亮点”,新浪姿色何在?

  王志东同志说新闻只占其内容的20%,言下之意没有新闻也可以。可是脸蛋又占女孩子表面积的百分之几呢?你老兄是否可以不看这百分之几的表面积就娶回家去?新浪是靠新闻吸引读者,没有新闻这个“脸蛋”,新浪靠什么承恩固宠?何以“三千宠爱系一身”?

  就算是新浪在美国上了市,有多少投资人有胆放钱呢?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华网(china.com),在NASDAQ上市后股价走平,中国加入WTO才推动股价大跳了一级,现在风平浪静,今后是否走高还要看其业绩如何。要美国人掏钱得拿真东西,光靠姜昆同志发先进奖不够,那唬不住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投资人。

  一网情深凭谁诉?算前言,总轻负。早知绝地反攻,当初不该起哄。怎奈一本万利,吹上市,系人心处。一日不思量,也攒眉千度。(《昼夜乐》)

  美国的英文网站大都是做生意的专业网站(Business to business),这种B2B网站有特色,技术含量高,进入门槛高,存活率也高。中国的门户网站,文学和新闻的阅读网站多,由于版权不受保护,进入成本低,大家能够一哄而上。如同文革初期那多如牛毛的红卫兵组织,这种原创含量少,管理简单的中文网站,不知是否能够活到“革命”胜利的那一天吗?

  信息产业的发展,创造了美国新的经济奇迹,世界各国由怀疑转为仿效,深恐被这一历史性进步所抛弃。 世界正进入了所谓的“新经济”(New Economy)时代。“洞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中国要想跟上世界步伐,必须从基础抓起。放弃对电讯业的垄断保护;减小对股市的政府管制;鼓励创业精神,扶持风险融资市场;提高计算机普及率和加强商业信用。少搞些宣传评比,多做些政府和企业管理的改进,跳出一哄而起,一轰而散的循环。

原载[华夏文摘]

  作者:王伯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网络时代 » 中国网主:一网情深凭谁诉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