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舵:战后秩序崩盘“正常国家”登台

  得到多数国民支持的日本安倍政府铁了心,要让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各国主流舆论似乎普遍低估了日本此番作为所预示的凶险前景。这不是日本一国“企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那样简单表面的问题,因为时代大为不同了,历史不会简单重复。真正危险的是,它预示着二战及冷战后由美国主导建立的国际旧秩序即将破碎,和平新秩序却遥不可及,一个冲突、动荡的新时代已经露出了狰狞面目。

  笔者认为,症结在于现有的战后(二战和冷战后)秩序不过是一种过渡性的权宜之计,说到底是“不正常”的(姑且这么说吧,准确说是“不健康”的)──不仅日本认为不正常,决心“修正”它,中国口口声声维护战后秩序,实际行动却是越来越强硬地渐进式修正着这一秩序,而美国也已经力不从心,开始想要甩掉“世界警察”的重担了。种种迹象都表明,二战和冷战后的旧国际秩序事实上已经濒临瓦解,“正常国家”即将登上历史舞台,这是谁也挡不住的大趋势,中日钓鱼岛争端不过是引爆整个局势的第一条导火索罢了。

  对于钓鱼岛争端,国际主流意见基本是从现实主义国际关系学说的“大国实力平衡”角度看问题,认为中国的崛起打破了旧的实力平衡,必然要挑战以美国为首的现有国际秩序。但是,这种理论无法解释日本安倍右翼政权咄咄逼人的内外政策。要防堵中国,日本最明智的办法是维护美日韩三国同盟,继续让美国挑大梁,并不需要推翻战后秩序、和平宪法,成为所谓“正常国家”。很多人认为,与其说中国是“修正主义者”,倒不如说日本更像是修正主义者──持这种看法的不仅仅是中国大陆人,台湾人、韩国人也不在少数。

  事实真相是,钓鱼岛问题不是中国挑起的,真正的麻烦制造者是日本极右翼头子石原慎太郎,是他发起募捐,要从私人手里买下钓鱼岛,计划在岛上兴建各种设施,野田政府不去强力阻止,而是趁势由政府买下钓鱼岛,事先既没有和中国沟通(这恐怕不仅仅是“考虑不周”吧?),事后又一口否认中日之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默契;更荒诞的是闭眼不看现实,明明每天都在争议着,却坚持钓鱼岛主权“不存在争议”。这一切和“中国崛起”有什么关系?用网民的话说,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日本极右翼要推翻战后秩序,废除美国强加的和平宪法,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他们想干这件“举国大业”,是心底里与生俱来的炽热愿望。这些老派日本人留恋战前日本爱国一心、牺牲奉献、国家至上的集体主义价值,对当今日本年轻人的私而忘公、享乐主义忧心忡忡,他们内心有种深深的焦虑,认为照此下去,日本只有沉沦一条路。说到底,他们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战后秩序的合理性合法性,相反,他们根本不承认日本的侵略罪行,不承认东京审判的正义性。“中国威胁论”不过是个好用的借口,不过是他们利用美国人对中国崛起的忧虑,企图把美国人拉到自己一边,给他们的“正常国家”美梦开绿灯的策略而已。仇中是表象,反美才是实质。

  当然,并不是所有支持安倍极右政府的日本人都这么反美。很多安倍政府的选民可能并没有走这么远,但是,他们和安倍这一路政客的深层心理是一致的:都是要求得到平等对待,得到承认,得到民族尊严,而这就势必要成为“正常国家”。这是人之常情,我们愿意也好,不愿意也罢,都没有理由阻挡;更重要的是,谁想挡也一定挡不住。我们不要再白费功夫,企图强迫日本继续接受战后秩序。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对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这才是必须认真思考的大事。

  首先要看清世界大势。就像“台风来了,猪都会飞上天”;顺势而行,想不成功都难;逆势而为,必败无疑。而这就需要正确理解二战前与二战后的国际秩序之间的重大差别。

  二战后国际秩序和一战后的最大区别是,一战后国际秩序基本上是无政府状态,但二战后不然,有了两个有权威也有实力的国际警察,一个是联合国,另一个是美国。联合国提供合法性,美国供应硬实力,合在一起,才有了“国际秩序”这件必不可少的公共产品。

  问题在于,美国一边当着国际警察,一边宣称“美国国家利益至上”。美国一国充当国际警察,这就让当今的国际秩序虽然勉强有效,但漏洞百出、“很不正常”,美国也因此成为了一个不太正常的国家。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令美国大出血,又几乎一无所得;2008年的经济危机,更让美国国际地位相对低落──且不论美国是不是绝对衰落──美国或迟或早,必定要调整自己的国际角色,变得比较“正常”起来。

  但不管美国如何调整,毫无疑问,没有任何一个其它国家可以代替美国的国际警察地位;中国既没有愿望,也没有能力干这件事──现在没有,50年之内都不行。

  美国的鹰派势力一方面夸大了中国的实力──实际上中国的硬实力远不如美国,软实力更是根本谈不上──更依照军方的零和博弈观把中国实力的上升片面解说为必定会和美国冲突;另一方面又大大低估了中共政治改革的良性发展前景,似乎凡是自称共产党的天然就是民主之敌。可是,现在“共产主义”只不过是挂在墙头的标语口号,迫不得已时喊几句敷衍了事而已。习近平说中国不输出革命,这更是改革开放30余年来的基本事实,背后的潜台词是,改革开放的中国不是德国、日本和苏联,中国不想征服世界(不称霸);就是想,也做不到。因此,美国的 “重返亚太”纯属多此一举,有害无益。

  笔者认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决定值得认真看待,据此推测,中共下一步走向法治、宪政,走向所谓“新加坡模式”不说是必由之路,也可以说是大概率事件,只不过,民主可能还要再往后放放而已。多一个新加坡,从价值观和政治制度角度看,对美国有什么“威胁”可言?

  美国不可能不调整,现状已经不可能维持。所谓“重返亚太”这种有意图却无实效的围堵诈术,除了强化中国极端民族主义愤青和中国军方鹰派的反美立场之外,毫无效果。中方的反应直截了当: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强硬对强硬,不但海监船和飞机巡航钓鱼岛常态化,还单方划定防空识别区,出台南海新规。“围堵”要想有用,必须以战争决心为前提,而地球人都知道,核大国开战是发神经病。

  为了在收缩战线的同时勉强维持既有秩序、对他们心目中可能性越来越大的“中国威胁”预作准备,美国不得不把部分安全责任交由日本承担,交换条件,就是放松对日本的管制。他们似乎并不认为这是放虎出笼,理由是,日本是民主国家,不可能和美国翻脸。但日本极右翼并不是什么民主主义者,安倍、麻生等人高喊的“价值观外交”、“普世价值”、“自由繁荣之弧”现在不过是他们手里的一张牌而已。军国主义、法西斯主义虽然未必是安倍等人的真信仰,他们也不大可能走当年先辈对外侵略扩张的老路,但是,一旦得手,极端民族主义才是他们的主旋律,民主、自由、人权,所有的“普世价值”都要服从这个主旋律。

  那么,中国究竟应该怎么看日本的“成为正常国家”?结论已经呼之欲出了。

  第一,根本不必操心日本再走军国主义对外侵略扩张的老路。

  第二,日本不会和美国“翻脸”。因为日本和中国、韩国、朝鲜、俄罗斯都有历史旧账没算清,照日本极右翼的做法,日本和这些国家的关系只会越来越坏,强敌环饲之下,美日同盟当然对他们非常有用。但是,日本将会和美国貌合神离、同床异梦,搞不好会成为类似中美关系那样既合作、又闹别扭的关系。日韩同盟就更别谈了,两国关系不坏上加坏就不错了。

  第三,不谈价值观和政治制度,纯讲国家利益的话,对中国国家周边安全局势最不利的局面,无过于美日韩三国结成针对中国的强固同盟,齐心合力阻止中国崛起。日本成为正常国家恰恰是会瓦解美日韩三国同盟,所以很清楚:到此为止,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对中国大大有利。

  第四,可是别忙,还有最值得担忧的,是日本会不会悍然开发核武器。日本成为“正常国家”之后,就没有什么能阻止日本发展核武的强有力约束。毕竟印度、巴基斯坦、朝鲜(很可能还有以色列和伊朗)都在这么干。特别是,如果和中国的关系极度恶化,甚至走到战争边缘的话,日本开发核武器简直就是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了。把这个因素也考虑进去,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对中国是喜是忧,结论就会很不确定。

  第五,前面已经说过,不管我们喜欢不喜欢,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已经是不可阻挡的了。而且,中国和美国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这样;中美日三国迟早都要成为“修正主义者”,谁都不可能继续维持现状了。中美两国的差别只在于,中国对此越来越目的明确、手段强硬,而美国既不情愿放弃旧秩序,又有心无力。

  这就是本文标题那句话了:战后秩序崩盘,“正常国家”登台!最严重的问题是:我们准备好了吗?大家准备好了吗?

  在笔者看来,没有,谁都没有。整个世界就像一艘大船,眼看就要驶进风暴洋,却有帆无舵,既无处下锚,又没有船长,船上几个肌肉最大块的乘客还在不顾死活,一心只想互相斗殴,置对方于死地。

  怎么办呢?看来只有一个办法:

  由联合国主导,中、美、日三国为核心,俄罗斯、韩国、朝鲜、东盟加入,大家坐下来认认真真谈判,谈出一个类似二战后欧洲的欧安会协议那样的亚太安全协议,各国切实遵照执行;在此之前冻结现状。否则,就只好走二战前欧洲人的老路,为几个没人肯住、只有鸟去拉屎的不毛荒岛大打一仗,打得大家都筋疲力尽、两败俱伤之后再谈。那又何苦呢?

  (本文作者周舵是独立学者,自由撰稿人,原北京大学社会学研究所研究人员、北京四通集团公司高管、美国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文中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作者:周舵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战后秩序崩盘“正常国家”登台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