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洋人下毒”的魔咒

  五四运动,北京的学生上街游行,游行完了找到被认为是卖国贼的曹汝霖的家,一通打砸,烧了个精光。气出完了,就开始宣传抵制日货,先把自己用的日货砸掉,然后上大街,阻止别人买日货和卖日货。运动波及到的各个城市,学生都上了街,日货和买卖日货的人,都倒了霉。

  当年的上海,是比北京还要大的都市,洋气得很,时髦得紧。北京人闹上了,上海人当然也不会落后。所以,上海的学生,市民,甚至妓女,都出来抵制日货,但这样的事,是抄北京的稿子,上海人不甘心抄抄就完了,他们有自己的做派。第一个就是罢工。上海的罢工,是我们历史上特别称道的。说是代表工人階級登上了政治舞台。学生先闹,把先进思想传到上海,知识分子和工人运动相结合,中国革命就开天辟地了。但是,上海工人的罢工,真的跟北京来煽动抵制日货的学生,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按北京来的学生的意思,抵货可以,但罢工就算了,因为当年上海罢工,罢的尽是英法美国人的工,跟日本人关系不大。而学生搞运动,西方诸国,是争取的“统战”对象。但是,上海工人不吃这一套,该罢工,还是罢工。你们爱国,我们也爱,于是著名的“六·三”罢工,就载入了史册。罢工的领导组织者,都是帮会,当年的帮会,可是工人的主心骨。

  上海人当时热心的第二件事,是防止洋人下毒,当然首先是日本人下毒;其次,所有的洋人也都在防范范围之内。

  当时日本人是不是有下毒的计划,肯定没有,有人下毒吗?也没有。但上海人疑心重,不知怎么就传出来日本人已经派遣大批人等,满上海下毒的消息。弄得街头巷尾,人们都神经兮兮。有消息说,日本人在井里下毒了,然后,又传在茶馆里下毒了,最后连自来水管子也有了危险。真的不知道,日本人是怎么往那哗哗往外淌的自来水龙头里下的毒。但是,硬是有大批的人相信。

  一时间,上海当局辟谣,没有人信,租界里的工部局出面辟谣,也没有人信。即使抓了若干造谣的混混,还是没有人信。有公信力的报纸出面解释,依旧没有人信。人们就是相信,日本人会下毒。这段时间,经常有日本人,朝鲜人,或者长得像日本人的人,拎着瓶子打酱油或者买药,被市民当场扭送警察局,即使被证明人家就是打酱油,人们也愤愤不平。市区的市民,比较文明。虽说好几回都差点动武,但毕竟警察一干预,也就算了。郊区的农民,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下乡游历的日本人,差点被打死,有好几回,下乡走动的官人,由于穿得比较特别,挨了揍,有位文职将军,还被打死。

  但凡族际冲突,担心敌对民族下毒,这是世界性的老问题。越是中世纪,这样的怪事就越多。一个地区出现了仇外传言,人们首先怀疑的,就是外来人下毒。人们大概还记得,小说《静静的顿河》里主人公的土耳其母亲是怎样被打死的。这样的事,在当年的顿河哥萨克那里,应该真有其事。这样的事,在中国人闹义和团的时候,大批地发生。北方大面积传播洋人下毒的故事,并且同时传播对洋人所下之毒的解药药方。这样的解药药方,在前些年非典发作期间,也有人传给了我。看来,即使在21世纪,依旧有人怀疑非典的出现,跟外国人有关,是帝国主义阴谋。

  不消说,五四运动期间所有有关日本人下毒的传闻,都是谣言,连影子都没有的谣言。都说谣言止于智者,当年上海的智者不可谓不多。学校多,文化出版机构多,文化人也多。但是,在普遍的仇日情绪笼罩下,要多低级就有多低级的下毒谣言,就是止息不了。很多文化人,其实知道这种传言是无稽之谈,但是他们中的很多人,就是不肯出面辟谣。 有的,是担心挨揍,有的,则不乐意多事,有的,则是出于煽风点火的需要。在他们看来,一场全民抵制日本的运动,需要一点必要的谣言作为火柴和煤油。跟上海市民讲爱国的大道理,他们多半不会听,但只要有了下毒之类的传闻,运动,在下层民众那里,就会热起来。

  在爱国这个大道理面前,并没有被证实有卖国罪证的曹汝霖,家已经被烧了,现在冤枉一下日本人,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们都不是好东西。这个逻辑,很多中国人的脑袋里,都有。

  作者:张鸣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洋人下毒”的魔咒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wydmy 说:,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 05:12:01

    1

    吴思VS杜导正
    《潜规则》作者遭遇“潜规则”

    吴思已经准备离开《炎黄春秋》了,这位以写《潜规则》一书而享有盛誉的“书生”,最终也被《炎黄春秋》“潜规则”了。
    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正式的规则是“民主”决策,具体讲就是“杜老”制定的“议事原则”,杂志社有关人事、稿件、财务等重大问题必须社委会研究,意见一致就执行,如果意见不一致,急事少数服从多数,不急的事再商量。吴思作为《炎黄春秋》杂志社的常务社长、总编辑、法定代表人,长期被视为杂志社理由当然的“一把手”,也是“杜老”一手培养的接班人,一直把这个“议事原则”奉为圭臬。但是,在最近《炎黄春秋》杂志社变更主管主办单位过程中,这个正式的规则被“杜老”“暂停”了,《潜规则》的作者也被“潜规则”了。
    有人会问,标榜“实事求是,秉笔直书”的《炎黄春秋》也有潜规则吗?如果有,这个潜规则是什么呢?从吴思的辞职函、罗昌平的微博中我们隐隐约约看到了答案。看来,在《炎黄春秋》,确实有潜规则,这个潜规则不是所谓的法人,也不是总编辑,更不是社委会的决策,而是“杜老”的“意志”,“杜老”说吴思不错,吴思就可以一直干下去,杜老说吴思“书生气多一些”、“有欠缺”,吴思就只有卷铺盖走人了。可叹吴思研究潜规则,却不知潜规则就在身边。当然,“杜老”还是很有谋略的,吴思可以继续当总编辑,但“杜老”安排了第一社长、第二社长、常务社长,自己还担任名誉社长,特别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吴思虽然还是《炎黄春秋》的总编辑,但“杜老”又为他配备了一名总编辑。这样的人事安排,古今中外,大概只此一例了;这样的“妙棋”,大概也只有“杜老”这位90多岁的老人家能够想出来了。
    《潜规则》的作者,自己最后也被“潜规则”了,想必吴思也只有苦笑吧。但是,我赞成罗昌平的观点,这件事对吴思来说,确实“未尝不是好事”。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观天外云卷云舒。离开是非之地,摆脱“潜规则”,静下心来,写点东西,为读者留下又一部精品,对吴思来讲恐怕是最好的选择。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