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迷失的香港和台湾

  前些天,台湾一群青年以严重毁坏宪制、占领立法院的可怕方式,表达他们对于两岸服务贸易协定的反对态度。

  很快,几位香港青年因大陆幼童疑似在公共场所便溺,而拍摄幼童,并与幼童父母发生冲突,引发两地舆论口水大战。

  这两起事件标志着香港、台湾在政治上和文化上已经陷入严重迷失状态,意味着两地对中国的未来发展,已经不再具有示范意义了。

  几千年来,中国最重要的事实是超大规模,这不仅是指其规模庞大,更是指其内部向来充满多样性。二十世纪后期的香港、台湾,又给中国增加另外一重多样性:两岸四地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制度。

  制度上的不同是显而易见的。香港先在英国殖民统治下,虽无民主,却有完善的法治,高效的行政体系。台湾虽有完备的宪政制度,但长期处于戒严状态,随后解除戒严,宪政体制顺利运作。两地的市场秩序都相当完善。在大陆奋力走出集中计划体制的艰苦历程中,香港、台湾发挥了突破性作用:最早到大陆投资、从而从根本上改变大陆经济体制的,正是港台商人。香港的法治、台湾的宪政,也始终是大陆民众所羡慕的,塑造着大陆民众关于法治、宪政的想象。

  文化上的示范作用也不容小觑。二十世纪中期,大陆发生了史无前例的文化革命,中国文化遭到毁灭性打击。但在香港、台湾,中国文化安然无恙,这里的中国人仍然过着中国式生活。二十世纪上半期已开始生成的现代中国思想、学术,比如新儒学,寻求现代转型的宗教,幸运地在台湾、香港花果飘零。八十年代之后,这些思想、宗教回流大陆,推动了大陆思想之再中国化。而台湾、香港人的中国式生活方式与法治、宪政的兼容,也逐渐消融了启蒙文人大半个世纪以来持续编造的中国文化不利于法治、民主的谎言。

  从这个意义上说,台湾、香港在二十世纪后期的存在,实乃天佑中国。两地引领中国走向法治、宪政,引领中国人回向自己的文化。大陆人总是以羡慕、感激的心态看待台湾、香港的。因此,三方的情感是极为融洽的。

  不过,大约从五六年前开始,融洽的情感开始出现裂痕:台湾、香港人对大陆的心态逐渐发生变化,原因在于,两地逐渐产生了去中国化意向。

  两地的去中国化倾向有共同的托辞:大陆的政制不如人意。这是事实。大陆精英对此也有很多不满。问题在于,在这之前,大陆的政制更糟糕,可港台并没有产生去中国化倾向。事实上,在那之前,港台有不少精英乐于运用自己的力量,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推动中国的法治化和宪政化。为什么现在不了?

  根本的原因也许在于两地部分民众情感的微妙变化。最近港台发生的两起事件有一个引人注目的共通之处:肇事者都是青年,这两拨青年的行为都相当疯狂。从他们的行为中,人们看到的是对大陆、对大陆民众强烈的负面情感。没有丝毫同情,只有怨和恨。

  什么导致了如此强烈的负面情感?或许是因为自信心的完全丧失。以前,大陆的政制虽然不好,但大陆没有力量。面对大陆,台湾、香港同时具有多重优势。财富的优势是基础,并有文化和政治优势。现在,财富的优势丧失了。全世界都不能不敬畏中国。这一点,台湾、香港精英、青年看在眼里。而台湾和香港又太小了,其文化上、政治上的优势,完全不足以支撑起面对大陆的自信心。

  反感大陆客的香港人和反对服贸协定的台湾人之所以是青年,原因就在于,这些青年在香港、台湾已经看不到希望,尤其是如果是香港、台湾置于大中国框架内。他们从教科书中朦胧地了解一点法治、民主的价值,但面对充满活力的大陆,他们以为,这些价值是无力的。因此,他们对大陆产生强烈的怨恨心理。这种怨恨情绪随时寻找机会宣泄。大陆客和服务贸易协定,就是这样的宣泄口。可以预料,这种充满怨恨的青年还会继续寻找莫名其妙的宣泄口。

  从怨恨,从狂暴的行为中,人们看到的是今日台湾、香港最为深刻的焦虑:自我迷失,他们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但是,如果更进一步分析,就会发现,港台精英、青年之所以迷失,又主要是因为,大陆没有给他们指出方向。曾经,港台站在大陆前面,是大陆的引领者。因此,港台人对中国有情感。因为大陆的迅速增长,他们不再在这个位置上。这其实无所谓。他们可以归往大陆,依托大陆,经营自己的小天地。全世界都在分享大陆增长的红利,港台在这方面有近水楼台之便。但是,恰恰是这种关系,反而让港台精英、青年对大陆的态度不同于外人。他们知道自己是中国人,而大陆是中国的主体。而大陆的政制缺乏吸引力,大陆整体上没有文化,没有形成一套具有感召力的普适的价值观。因此,港台精英、青年不甘心于归往大陆。但港台很小,在国际上没有活动空间,他们不能溢出大陆的范围。因此,他们焦虑而迷茫。

  解决问题的出路在大陆。香港、台湾民众面对大陆的种种负面情感,主要是因为大陆没有做到“修文德以来之”,未能做到“既来之则安之”。在经济上,大陆确实已经包住了香港、台湾,但是,大陆的文德不能令港台之人心安定:一个是制度不能给港台民众也长远预期,一个是文化上缺乏价值吸引力。

  因此,中国大陆,不论是当局,还是民众,尤其是舆论,必须理解台湾、香港民众内心的焦虑、迷茫,而致力于自身制度的改进、文化的重建。大陆上了轨道,港台精英、青年、民众就自然有了自己的方向,会产生归属感。在这期间,大陆应当采取包容态度,不要以同样的负面情绪回应,而陷入情感的恶性循环中。

  转载: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

  作者:秋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迷失的香港和台湾 浏览数

1 条评论 »

  1. wydmy 说:,

    2014年11月28日 星期五 @ 04:43:57

    1

    《炎黄春秋》是杜导正的家天下

    《炎黄春秋》自我定位是推动中国民主化,但是,这个杂志社本身就不“民主”,不仅不“民主”,而且是当代“家天下”的“典范”。
    《炎黄春秋》创刊23年,杜导正已将其视为杜家的私产。吴思是杜导正的爱将,长期担任总编辑、常务社长、法定代表人,但转眼间职务就被陆德等人取代,而且被迫离开杂志社。据知情者透露,这次人事变动是杜导正决定的,但背后起主要作用的是她的女儿杜明明。
    杜明明长期在境外生活,但一直挂着社委会副秘书长的职务,代替年老的杜导正监督杂志社运行。今年10月初,杜导正把杜明明从美国喊回来,运作新的人事安排。10月24日,杜导正开会宣布了新的人事安排,除了大家关注的胡德平、陆德外,杜明明晋升为副社长兼社委会秘书长。社委会是杂志社的“最高权力机构”,杜明明扮演的角色就是代表杜导正继续控制《炎黄春秋》,确保杂志社不姓“吴”,也不姓“胡”,更不能姓“陆”,必须始终姓“杜”。
    因此,无论是吴思、杨继绳、徐庆全,还是胡德平、陆德,都是杜导正某个阶段需要用的人,但都不是杜导正最信任的人,都不是《炎黄春秋》的当家人。说来说去,杜导正最信任的人还是自己的女儿杜明明,在杜导正看来,《炎黄春秋》是杜家的私产,准备而且应该世袭下去的。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