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铮: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

  奥巴马一直大谈要把大部分兵力部署到中国周边,最近他到中国东南四国走了一圈,对日本高调申明日美安保条约覆盖跟中国有争议的钓鱼岛,跟菲律宾签了军事协定, 高谈要协防菲律宾以对付中国,又少不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说这不是围堵中国,而是为了确保中国的和平崛起 .他的这些言行暴露的只是美国不愿和平接受中国崛起并欲以武力破坏中国崛起的企图。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态度始终如一。2001年小布什一上台就要移师中国周边去“确保和平”,但不幸发生了911, 美国只好掉头西向,到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去“确保和平”去了,从而让中国和平发展了十来年; 如今美国在西边“和平”完了,该回头“和平”中国了。美国只要在中国周边挑起一场战争,中国在15年内赶超美国经济的必然现实就可能灰飞烟灭;美国又会稳坐头把交椅若干年。但此时部署重兵中国周边去“确保中国和平崛起”有点亡羊补牢 ,因为十多年来已星移斗转,今天美国想“和平”中国比2001年难多了。 奥巴马刚回国,美国媒体就报道说中国经济总量按购买力算将在今年超越美国 .这一动态会让美国更心急火燎地要加快对中国的军事部署 .中国目前还只在按购买力算经济超过美国,按兑换率算中国赶超美国还有十来年,美国还大有可为 .

  美国已习惯了老子天下第一,并自以为老子该永远天下第一,谁挑战我老子第一老子就灭了谁。中国崛起必将威胁到它习以为常的“老子第一”的霸主地位。美国多届总统都宣称绝不让任何一国挑战美国的绝对优势地位,要保持美国的老子天下第一地位一世乃至万世。 在中国追尾的此时, 它有两个办法确保其霸主地位:一是努力谋求自身发展,让本国经济科技军事保持领先地位,一是破坏阻止挑战者的发展。现在其发展已达时代极限,为确保霸主地位就剩一条路了。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公司要买它一个破产公司或要投资美国安装些太阳能设备它都要以威胁国家安全为幌子加以阻挠,更不用说向中国出售高端技术了。但这些小伎俩都没法阻止中国经济超越它的大趋势,所以目前美国确保其霸主地位的选项只有一个:挑起针对中国的战争。

  只要中国再和平发展二三十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美国,甚至成为美国的一倍,中国的军事能力同步发展,美国就不再敢奢谈什么对中国的军事选项了。现在美国尚有与中国为恶的充足资本:有全球最强大的军事机器,有一帮强大的军事“盟友”;有庞大的经济、高超的科技,掌握着全球最有影响的舆论机器 ,有许多跟它一样担心中国崛起的小国愿当它武力破坏中国发展的马前卒。美国会放着自己的武力和诸多资源不用,让中国和平发展20年,眼睁睁看着中国颠覆其霸主地位吗?10多年前小布什上台后的言论和近期奥巴马的亚洲行显示,美国绝不甘心和平接受中国崛起,武力破坏中国发展是其一以贯之的企图,只是时势所逼,使其不得逞其志。911使其重兵西移从而失去了武力破坏中国发展的最好时机,但机会尚在, 还有最后十几年, 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目前美国武力破坏中国发展的最佳选择是背后鼓动日本去挑战中国。 但是,如果美国怂恿其“盟友”日本与中国妄动干戈,从而与中国直接交战, 结果对中国、美国乃至全球都是灾难性的,绝不会像美国好战者设想的那么简单 . 因此,此时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是所有关心中国、美国乃至人类未来的学者都该探讨的话题。

  为避免避免美国不和平接受其崛起,中国至少要做两件事:

  第一,必须做好美国不和平接受中国崛起的军事准备,即要“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之;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

  如果美国怂恿其“盟友”对中国挑起战争并插手,中国要有你碰我一指头我砍掉你胳膊的能力和魄力。要让他们知道以武力破坏中国发展根本不是一个选项,想都别想 .要让美国知道,中国的发展是由其文化基因决定,有其自身生长逻辑;它要亡,谁也救不了;它要兴,谁也压不住。你和平接受,中国会顺利崛起;你不和平接受,中国也会历经磨难而崛起。

  第二,要设法消除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恐惧。

  美国不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是基于其对中国崛起的恐惧。这种恐惧是基于人种的、基于文化的和基于经济利益等三个层面。基于人种的是一种本能的对别的人种优胜的恐惧;基于文化的是对东方文化胜过西方文化的恐惧,而最实在的是对中国经济军事强大后威胁自身经济利益的恐惧。因人种和文化原因,所有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崛起都会感到焦虑,但都不会像美国那样达到恐惧的程度——CNN上一个小孩说要绕到地球的另一边把中国人杀光,即是美国白人集体潜意识的流露,是这种恐惧的自然反应。

  基于人种的本能恐惧很难消除,但教育和媒体有很多可为的;文化差异的恐惧可以通过教育少许化解。中国要让世界知道,中国其实是一个相当开放的社会,虽然名以“社會主義”,并被西方冠以“共产主义”之虚名以承接西方对中国的实恨,其实中国也早不是什么社會主義,而实是资本主义社会,而源自西方的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比在任何国家的发展都良好迅速且前景广阔。美国根本不必害怕中国文化会淹没其所谓的西方文化;而正好与其担忧的相反,西方文化将在中国大行其道。至于经济利益,美国完全可以通过经济交往和自身努力从中国的崛起中获利等等。

  另外, 为消除美国对中国崛起的恐惧,中国要适当“示弱”。学者、媒体要多谈中国现实 :中国无意争夺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而不过是想让老百姓过好点的日子;中国人口庞大,发展不均;环境破坏严重;中国百病缠身,随时都可能发生内乱,根本不可能对美国构成全球威胁等等。

  多少年来,西方学界都在拿“中国是否会和平崛起”的伪题目大做文章;而中国的智库无形中受制于他人划定的思想圈子,也只谈中国的“和平崛起”。中国是否和平崛起,不以中国意志为转移,而在于天下独大的美国: 只有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中国才能和平崛起;美国不和平接受中国崛起,中国就必将遭遇战争,则或因战败而贫弱,或因战胜而崛起 . 早有澳大利亚学者劝说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但美国目前还未形成和平接受中国崛起的思潮;最近华尔街报(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还在高谈美国对中国的军事选项。

  所以现在我们应该转换话题,别再扯什么中国是否会和平崛起,谈什么中国要“和平崛起”,而是该谈美国能否和平接受中国崛起?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的崛起?因为中国崛起需要和平,所以中国是否主张和平崛起根本不是个问题;中国是否能和平崛起,不取决于中国的主观意愿,而在于美国是否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而中国崛起是个必然趋势,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

  因此,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是当今所有相关学者亟需研究探讨的真正问题,是中美媒体该大谈特谈的现实问题。

  2014年5月4日

  作者:蔡铮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如何让美国和平接受中国崛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