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星斗:中国进入“成熟威权主义”的新时代

  ——在中国改革20人论坛、中国市场经济研究会、首都经济研究会等上的发言

  三中全会“决定”旨在建立“成熟威权主义”的“现代中国制度”。

  我个人对于“成熟威权主义”的道路是支持的,对于建立“现代中国制度”是赞成的。

  目前中国出现的是威权主义2.0版,也就是“成熟威权主义”。鄧小平实行的是威权主义1.0版,代表了从专制主义向威权主义的过渡。

  威权主义,又称“现代威权主义”、“官僚威权主义”,也称“新威权主义”。其价值观是社会稳定、经济发展和民族主义。

  威权主义是不发达国家走向发达的政治过渡形态,即通过政治强制维护秩序和稳定,以达到发展经济、促进社会进步的目的。它既不同于民主政体,也有别于独裁政体,是处于民主和極權之间的非民主、非極權的政体形态。

  威权主义是全球化民主化与东方专制传统相结合、新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相碰撞的产物,它以经济繁荣辅之以暴力、强制从而获得民众的支持,以民族主义作为号令大众、夺取道德制高点的工具。它主张强大政府,并且以政治核心集团替代个人专制和民主选举。它提倡渐进的可控的人权与民主化进程,认为过急、过快的人权与民主化进程会带来社会混乱。它以民族主义和传统文化应对全球化浪潮之下民族国家的国内压力和危机。

  威权主义相对于極權主义而言,权威有限;相对于民主政体而言,则缺少民主制约。

  什么是“成熟威权主义”?我指的是形成了核心价值的稳定的自信的甚至越来越走向法治的威权主义。其核心价值就是市场化、法治化以及动态稳定、全面发展、民族自信。

  对照三中全会“决定”和习近平一年来的执政,都体现了上述“成熟威权主义”的特点。同时,我认为“决定”的内容就是要建立“现代中国制度”。

  现代中国制度兼具中国特点与现代制度、中国道路与世界潮流、当前现实与未来目标、实用主义与雄心壮志而结合两者、融为一体。

  它不是现代国家制度,现代国家制度涉及现代国家的权力制衡与运作,体现权力分立、公民主权等特点。显然“决定”还达不到这个高度,但是它存在很多中国特色与现代制度的糅合。

  一方面是关于中国特点、中国国情的表述:如“改革开放是党在新的时代条件下带领全国各族人民进行的新的伟大革命,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进协商民主广泛多层制度化发展”,“深入开展立法协商、行政协商、民主协商、参政协商、社会协商”,“全面深化改革,必须立足于我国长期处于社會主義初级阶段这个最大实际”,“推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与时俱进。坚持人民主体地位,推进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理论和实践创新,发挥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根本政治制度作用”,等等。另一方面就是关于建立现代制度的阐述,“决定”虽然表面上只谈到了“现代产权制度”、“现代财政制度”,但是归纳“决定”的内容,其实包含了现代经济制度、现代政府制度、现代社会制度的广泛议题。

  在现代经济制度中,“决定”阐明了现代市场制度的所有核心问题,如“完善产权保护制度”,“健全归属清晰、权责明确、保护严格、流转顺畅的现代产权制度”,“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允许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行企业员工持股,形成资本所有者和劳动者利益共同体”,“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推进工商注册制度便利化”,“形成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工农互惠、城乡一体的新型工农城乡关系”,“必须完善立法、明确事权、改革税制、稳定税负、透明预算、提高效率,建立现代财政制度”,等等。

  “决定”允许具备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中小型银行等金融机构。要求完善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形成机制,加快推进利率市场化,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存款保险制度,完善金融机构市场化退出机制等等,这其实就是建立现代金融制度。

  还有很多关于建立现代土地制度的改革措施,如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前提下,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同权同价。赋予农民对承包地占有、使用、收益、流转及承包经营权抵押、担保权能,允许农民以承包经营权入股发展农业产业化经营。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积极发展农民股份合作,赋予农民对集体资产股份占有、收益、有偿退出及抵押、担保、继承权。保障农户宅基地用益物权,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选择若干试点,慎重稳妥推进农民住房财产权抵押、担保、转让,探索农民增加财产性收入渠道。虽然在土地制度方面没有谈到也不可能谈到土地私有化的内容,但是上述改革如果兑现了,农村土地也就资本化、财富化了。

  “决定”的亮点还在于决心塑造现代政府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创新社会治理。这里的“治理”涵义与以往的“管理”完全不同,“治理”是现代政治的概念,指多方参与、协商对话、平等谈判、清廉、问责、民主、自治,而“管理”是单向的自上而下的对民众的统治,可见,从“管理”到“治理”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现代政府制度将政府的职责和作用局限在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加强和优化公共服务、保障公平竞争、加强市场监管、维护市场秩序、推动可持续发展、促进共同富裕、弥补市场失灵,而政府不能直接经营竞争性的企业。“决定”提出经济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并且限期实现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真正脱钩,重点培育和优先发展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成立时直接依法申请登记。

  有意思的是,“决定”还谈到了优化行政区划设置,使得我充满了对于未来进行缩小省级行政辖区即“分省”改革的遐想。因为我在十几年前就提出“分省”和设立副省级直辖市,当时引起了巨大的反响,所以我对此充满期待。

  “决定”还有许多现代法律制度甚至宪政的内容,如强调建设法治中国,维护宪法法律权威。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法律的特权,一切违反宪法法律的行为都必须予以追究。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改革司法管理体制,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废止劳动教养制度,完善对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和矫正法律,健全社区矫正制度。把涉法涉诉信访纳入法治轨道解决。完善规范性文件、重大决策合法性审查机制。健全法规、规章、规范性文件备案审查制度。进一步规范查封、扣押、冻结、处理涉案财物的司法程序。健全错案防止、纠正、责任追究机制,严禁刑讯逼供、体罚虐待,严格实行非法证据排除规则。逐步减少适用死刑罪名。

  此外,对于现代社会制度,“决定”也不惜笔墨,如推进城乡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逐步把符合条件的农业转移人口转为城镇居民。创新人口管理,加快户籍制度改革;建立全社会房产、信用等基础数据统一平台。逐步取消学校、科研院所、医院等单位的行政级别。建立事业单位法人治理结构。推进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取消以药补医,理顺医药价格,建立科学补偿机制。改革医保支付方式,健全全民医保体系。加快健全重特大疾病医疗保险和救助制度。建立食品原产地可追溯制度和质量标识制度,保障食品药品安全。

  综上所述,我认为三中全会的决定既发展了中国特色又旨在建立现代制度,其实质就是在“成熟威权主义”的引导下塑造“现代中国制度”。

  对此,我充满期待。

  这次三中全会如果有什么不足,主要在于:一、由于没有以思想解放运动、社会正义运动为先导,厘清官有与民有、官治与法治、稳定与公正的迷思,引导民众,凝聚共识,以至于“文革派”甚嚣尘上,改革在民间仍然处于巨大的争论之中。

  二、政治改革严重滞后,也没有提出阳光财产制度。我曾经建议制定阳光(财产)法案即公职人员收入与财产申报法。按照“渐进妥协、实事求是、减少阻力、消除障碍”的原则,设定5年的执法过渡期,公职人员新进、调动、晋升皆需申报与公开财产,原岗位不动可暂时不申报与公开财产,但最长期限5年,期满后或者退出公职,或者公布财产。凡主动公布财产者,财产与收入不符的部分缴纳特别税,税率约80%,剩余的财产合法化,不再追究公职人员的法律责任;凡不主动公布财产者,一旦被揭发或查处,依照有关法律惩处;退出公职者,缴纳60%的特别税,剩余的财产合法化;在5年过渡期内收受的非法财产,一律依法惩处。

  三、尽管习政府在反腐败方面不遗余力,成效卓著,但是这次仍然没有在建立现代反腐败制度上下功夫,基本没有现代反腐败制度的内容。我曾经与律师合作起草了反腐败法(廉政法)专家建议稿,提出建立相对独立的反腐败机构——“中华人民共和国廉政总局(总署)”,各地设立廉政分局和联络处,全国按地区设立10个分局,每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设一个分局。各市、县设立廉政联络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设立廉政委员会,领导和监督全国的廉政及反腐败工作,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不设立相应的委员会。国家廉政总局受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领导和监督,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负责;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对全国人大常委会负责并报告工作。同时,作为过渡性安排,国家廉政总局也可接受国务院与全国人大的双重领导,垂直管理,不受地方政府与地方人大的干预。由原监察部、预防腐败局、反贪局、信访局等合并而成。以上建议我仍然希望未来可以实施。

  四、尽管“决定”泛泛谈到“坚决反对特权思想和作风”,但是反特权的力度不够。我主张取消特供制度,取缔国有医院中的高干病房,禁止干部的公费疗养,废除特权型养老、福利待遇。

  五、对于教育仍然重视不够。我建议应当实行教育第一、科教优先的战略。

  虽然存在一些缺憾,但是瑕不掩瑜,“决定”如果落实了,中国的未来十年不仅经济上更加富有活力,现代市场制度基本建成,而且社会更加平等,现代政府制度越来越完善,这些都可以为中国的现代化奠定坚实的基础。

  作者:胡星斗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进入“成熟威权主义”的新时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