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杨:烟台海难周年祭

  烟台海难过去整整三百六十五天了!葬身怒海的三百名无辜人民,离开共和国大家庭和他们的亲人已经一个年头了!渤海湾,波平浪静,月朗星稀。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夜,母亲思念儿女;妻子思念夫君。海,是罪魁祸首,无地自容……精亮的波光,像是满面流淌的忏悔的泪!

  让时光再回转一次。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那一天。

  13时30分,载有三百一十二人的“大舜”驶离烟台港;

  16时20分,因风大浪急,停在“大舜”轮底舱的汽车挣断加固链,互相碰撞。轮船后甲板起火;

  17时10分,“烟救”十三号拖轮驶向出事水域,但因浪大,无法靠近;

  19时30分,海军驻烟某部出动五艘舰艇出海营救,救起十二名落水者…

  20时15分,“大舜”号主舵失灵;

  22时30分,“大舜”号船舱进水;

  23时40分,“大舜”号左舷翻扣沉没… 在船即将倾倒的刹那,有位女乘客央求身边的一位姐妹:我的儿子太不幸,眼看就要失去双亲!以后代我关照他!她的话音未落,一个浪头打来将她们打散。在整个海难中只有一位女性生还,但不是那个托孤的母亲!

  《财经时报》九九年十二月一日头版头条提出烟台海难的四大疑问!

  ——连日来,烟台“大舜”号海难事件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种种迹象表明,这起重大海难的发生,因于天灾而源于人祸。目前,有关部门正在妥善处理善后并认真调查事故原因,而人们对此次海难的四大质疑是调查必须解决的。

  首先,“大舜”号何以顶风出海?据了解,十一月二十四日的天气预报表明当天将是大风天气,最高风力可达九级。事后证实,这天海面上最高风力很可能达到十级。二十四日下午,整个烟台市三个港口只有“大舜”号出航,烟台港原定在下午开出的四个航班均予取消。

  其次,放行出海责任在谁?一般海上交通放行的程序是,不但需要轮船所属的公司同意开航,而且还要有港监签字认可后才能够放行——这种签字具有强制性。不知为什么,在明知有九级风的情况下,山东省港监对“大舜”号开航予以放行。

  第三,沉船是否与“旧船”有关?对这一问题,接受采访的大部分人否认了这种看法。据了解,除了烟台港的“棒锤岛号”和“海洋岛号”以外,目前往返于烟台至大连航线上的滚装船,大部分都是从国外购进的退役后的旧船,而“大舜”号是烟大公司最好的轮船。

  第四,施救与自救措施是否得当?曾有人提出质疑,“大舜”号从16时45分发出求救信号到23时50分倾覆沉没,在长达七个小时的时间里,总共三百一十二人为什么只有二十二人获救,而且出事海域还是在近海。

  今年三月的全国人大,辽宁代表就这次海难提出议案质询交通部!我很惊诧,来自海难地山东代表竟没有联署那个质询案!质询案最终不了了之。海难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们还没有见到公开的海难调查报告!还没有看到对有关责任人提起的法律诉讼。还没有看到交通部的首长有任何引咎请辞的姿态。早在九九年的十月十七日已经有一艘叫“盛鲁”的滚装船在同一条航线上起火沉没!幸好没有死人。这次的沉船显然没有引起有关方面的警觉。才有了烟台海难!悲剧远没有结束——以后,又发生了四川合江惨案,一百三十具尸体要么沉入江底,要么沿合江下游漂流,境况惨绝人寰;武汉空难,四十七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丧生。江西萍乡“三. 一一”事故的三十三个冤魂还没散去,广东江门“六. 三0 ”事故又把三十八人送上了黄泉路。无辜的人民不是一个个的牺牲,而是成双成对,成百成千的罹难!

  谁能告诉我,这一年来,共有多少共和国的人民在形形色色大大小小的江难、空难、火灾、爆炸、交通肇事、矿井崩溃、隧道坍塌中做了冤死的鬼?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一起起的悲剧?谁应该站出来负责呢?!

  中国固然人口多多,但这不能成为被轻蔑作践甚至谋杀的理由!生命需要尊重,生命呼唤尊严。无辜的人民,卑贱的苍生,渴望伸张正义!死去的冤魂,不散——他们要求伸冤雪恨!

  翟峰,十一岁。六岁爸爸煤气中毒死亡,母子相依为命。今年他应该十二岁,他再也看不见妈妈,妈妈已经永远地留在了烟台。妈妈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本来有时间和他通一次话,但妈妈怕他害怕就没打开手机。一一. 二四海难使他沦为孤儿。翟峰,此刻你在哪里?让我陪你到海上,把大把大把的菊花瓣撒进那片死亡的海域,祭奠你的母亲!悼念所有遇难者!你,一直开着手机,也许能接听到妈妈的声音。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一年了,我一直有个愿望:在面向渤海的烟台山上建一座纪念碑!把所有遇难者的名字都恭恭敬敬地镌刻在上面,纪念这次特大海难。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海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烟台海难周年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