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灵敏:中国应该和俄罗斯结盟吗?

  近年来,关于中国和俄罗斯正在走向结盟关系的说法不胫而走,而两国领导人之间的频繁见面、习近平关于他和普京的性格很相似的表态、中国在乌克兰问题上的善意中立,都加深了人们的这一看法。9月23日,访华的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主席瓦伦蒂娜·马特维延科在与习近平会面后对记者称,“习近平指出,不管我们承受多大的压力,我们都永远不支持对俄罗斯制裁,也永远不会参与”。习近平的这一表态,使得中俄结盟的话题再次升温。

  一直以来,中国社会关于中俄结盟的看法意见分殊。支持者大都非常佩服普京的文治武功,对他的强人气派赞赏有加,对俄罗斯对抗西方的勇气心向往之,他们认为在美国实行亚太再平衡战略、日本向普通国家一路狂奔的情况下,中国需要和俄罗斯结盟以抱团取暖;反对者则将普京看成是独裁者,并历数近代史上中国吃俄罗斯亏的种种往事,认为指望俄罗斯来帮助中国根本是与虎谋皮;还有一些人以中国奉行不结盟外交政策为理由,反对中俄结盟,认为结盟会束缚手脚,中国还是应该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

  在笔者看来,普京是否是独裁者、俄罗斯历史上欺负过中国、不结盟政策都不是中俄结盟或不结盟的关键所在。且不论中国自身的政治体制,就是民主自由的代言人美国,在地缘政治利益的驱使下也仍然会和沙特阿拉伯这样极端专制的君主制国家结盟;近代以来俄罗斯对中国犯下的罪行确实罄竹难书,但国际关系史上因为利益关系改变而摈弃前嫌、化敌为友的“外交革命”也比比皆是,1970年代中美、中日关系的改善就是例证;在1949年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一直奉行结盟政策,不结盟是1980年代才开始实行的,并不是不可改变的“祖训”。显然,结盟或不结盟都是策略和权宜之计,关键是哪一种能让国家利益最大化。

  对任何国家来说,结盟的主要动因是外部生存环境恶化,需要联合其它有相同或类似遭遇的国家来对付共同的敌人,以缓解自身的生存困境。如果从这些方面来衡量的话,中俄结盟的必要性是存疑的,而结盟对中国的好处也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大。

  首先,中国的外界环境并没有严峻到必须通过结盟来缓解的地步。过去半个多世纪,美国的霸权地位一度受到了来自苏联和日本的有力挑战,但事实证明,那不过是一个又一个“狼来了”的预言。但这一次的情形有所不同,来自中国的挑战似乎分外严峻。苏联垮台的原因是效率极低的经济制度,日本的人口和规模决定了它不可能是霸权国家的靠谱候选者,但中国显然已经克服了以上的缺陷。

  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尽管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总额目前还不到美国的60%,但以中国的增长速度,赶超美国被认为只是时间问题。目前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21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已成为九个国家和地区的最大出口对象国,而美国只有四个。而对除文莱以外的其它20个国家来说,中国均进入了其出口对象国的前三位,而美国只有13个。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通过战略东移、亚太再平衡等战略对中国进行防范和遏制,就成了不言而喻的事情。也因此,中国的周边安全环境在过去几年间急剧恶化,日本、越南、菲律宾等国在美国的支持和默许下,在钓鱼岛和南中国海问题上对中国进行公开挑衅;中日之间的火控雷达事件、中美军舰的对峙事件,都让人有了一丝擦枪走火的担心。

  但应该看到,上述活动的力度和1990年代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语,那10年美国通过最惠国待遇、“银河号事件”、轰炸大使馆等对中国进行打压的姿态可谓无所顾忌,中国一度走到与美国对抗的边缘。与那时相比,美国今天甚至没有明目张胆地走到台前,而只是策动盟友们给中国制造一些麻烦。这些动作虽然给中国造成了一些困扰,但已经很难妨碍到中国崛起的大局。而随着伊斯兰国组织(ISIS)的崛起和乌克兰危机的长期化,美国重返亚洲的力道势必大打折扣,中国的战略处境也相应会得到改善。

  第二,俄罗斯的实力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这一判断和很多人的感觉是不一致的。很多中国人被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咄咄逼人的态度所迷惑,认为俄罗斯正在复兴。作为地缘政治老手,俄罗斯娴熟的外交技巧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实力上的不足。但事实上,无论是从人口还是经济结构上,俄罗斯其实是在快速下滑。

  目前,俄罗斯男性的平均寿命低于60岁,甚至比退休年龄还低。而从1992年开始,俄罗斯的死亡率就高过了出生率。现在,俄罗斯每出生10个人,就有15个人死亡,有人将之比喻为“每几天就打一次车臣战争”。联合国的推算显示,到2050年俄罗斯的人口将比今天少2000万,只有1.21亿。

  再从经济结构看,俄罗斯正在快速沦为沙特那样的能源供应国,用美国参议员麦凯恩的话讲就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奥巴马称之为“什么都不能制造的国家”。目前俄罗斯出口总额的80%来自于能源等原材料部门,在工业产值中,这些部门的比重也接近70%,而在苏联解体的1990年,这一比重只有33.5%.如果只是从经济结构的多元化来看,今天的俄罗斯连苏联时候都不如。

  普京虽然强势,但并没有给俄罗斯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反而加速了俄罗斯沦为能源供应国的步伐。前几年俄罗斯的日子好过,主要是因为国际油价的高企。而伴随着美国页岩革命的成功,全球范围能源价格的下降已不可避免,而按照俄罗斯在2012年的测算,当国际原油价格高于117美元时,俄罗斯的财政预算才可以做到收支平衡,低于这个数字将发生赤字和财政困难。

  尽管俄罗斯的实力在下降,但它的帝国野心在普京任内却急剧膨胀,2008年的格鲁吉亚战争和最近的乌克兰危机都说明了这一点,而且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俄罗斯会就此罢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和俄罗斯结盟,合起来GDP也只有11万亿多美元,和美国的近17万亿美元仍有不小差距,即便再拉上几个国家也改变不了弱势地位,却有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拖入到和自身利益没有多大关系的国际冲突中去。

  而在国际形象和观感上,俄罗斯比中国还要恶劣。和俄罗斯结盟,会进一步恶化中国的国际形象和软实力赤字。从这些角度看,中俄结盟对中国来说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

  第三,中国作为崛起中的大国,应该有全球性的抱负。从中东和乌克兰的情势看,排他性的旧式同盟体系不但无法防范危机,反而成了混乱的源头。在今天的世界上,国与国之间联系的深入和广泛前所未有,搞对抗往往意味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因此,中国应该着眼于创造新的、更符合世界大势的国际安全框架,而不是陷入到拉帮结派的窠臼中。

  作者是中国资深媒体人

  作者:赵灵敏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应该和俄罗斯结盟吗?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