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传媒:大陆贪官污吏对抗媒体的四“策略”

  报纸作为大众传媒,其不可缺少的功能之一,就是对不良现象给予揭露并加以批评。报纸批评最具公开性,一事上报,众人皆知。古人所言的「坏事传千里」和「臭名远扬」,在新闻媒介满天下的今天,实在是一夜之间的事。因此,有人特别害怕报纸批评。有句顺口溜说,「防火、防盗、防《××报》」。把报纸当「盗贼」一般来加以防范,这不是害怕又是什么呢?

  害怕报纸批评的人,不仅仅是那些直接干坏事的人,还包括那些干坏事之人所在单位或地方的负责人。某人的丑行坏事被报纸登出来公开批评,他所在的单位不也连带着给弄坏名声了吗?他的领导不也牵扯着有用人不当和主事不察的责任了吗?这样的批评,如果接二连三地指向同一个单位、同一个地方,那岂不是说,这单位太糟糕,这地方的领导太无能了吗?

  我们党有一优良传统———「知错必改、有错必纠」。对待批评,无论是什么人,无论是在什么范围,只要你说得对,就按你说的办。即使是批评的准确程度有不同,也是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害怕与不害怕的问题。害怕批评的人,尤其是害怕党报和人民群众批评的人,最起码的一条,就是背弃了党的优良传统。

  没有了优良传统,坏作风自然滋生,对待报纸批评的「自选胳法」自然会花样翻新,这些办法大致上可归纳为四种:

  其一,掩耳盗铃。自己的坏事上了报,难免过街老鼠的惨状出现在自己身上。既然那些坏事抹不掉,报社的记者自己又管不着,报纸也封不了,那么只好把登有批评的报纸,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全部收缴。有权的,下一通知,所有「有问题的」报纸一概不准发放和出售;有钱的,雇人花钱把那些报纸统统买下,一份也不让老百姓看到。你登报挺厉害的吧?我就收你的报,众人看不到,你还能怎么着?

  其二,倒打一耙。你在报上批评我,我就印红头文件,拿上红头文件上你报社去闹,上你主管领导那里去告。告你造谣生事,破坏地方安定团结,闹得你不得安生,不给我平反你就是不相信政府,你就是不服从党的领导。你说我一席酒宴吃了三万八,我说你数字不准、不符合事实;你批评我公款旅游,我拿出会议证明告你丑化我们参观取经的好经验;你揭我大桥工程质量差,我告你专揭阴暗面,我的办公大楼质量这么好你就看不见?你们记者下来调查,为什么不先到我这里报个到?你们找人座谈,为什么不先把名单报我审批?你们要登报,为什么不先向我打声招呼?难道你们就不要领导?

  其三,膝痒搔背。你报上说我这地方黄、赌、毒活动猖獗,我赶紧组织企业职工大合唱,我还广邀媒介的朋友,给我的大合唱上电视、上报纸头条。你看看我这地方社會主義文艺活动多普及,多受重视!那些被抓起来的黄、赌、毒人员不才几百人吗?这能跟我的万人大合唱相比吗?你们搞新闻报道的,看事情怎么连小学生都不如,连人多人少都算不清,连主流支流都辨不明呢?你说那个色情场所离我的办公楼不过百米,哎呀喂,我们领导都忙着下乡,我们下乡的广大农村就没有这些场所嘛。看问题要有全面的观点,那色情场所是离政府近了点,但那才多大面积呀?我们的农村又是多大面积呢?

  其四,金蝉脱壳。我这地方被批评的人和事是多了点,我确实难脱干系。你们的批评非常正确,对我们的工作帮助非常大,我们对你们也非常感激,我们整改的决心也非常大。你们看,我们已经正式定下了一条规定:谁要是被报纸批评了三次,那就撤他的官,免他的职。千万千万别让一粒老鼠屎坏了我这一锅汤。当然我也不敢保证今后还会不会在这汤里发现老鼠屎,反正是你们负责找老鼠屎,我保准把它弄出去。你说什么?老鼠屎多了那汤会成鼠屎汤?整锅汤要全泼掉另换汤底儿?这简直是胡说八道,汤是汤,屎是屎嘛,你们办报的还都是文化人呢,连这点生活常识也不懂?

  对报纸批评因怕而生怪的人,抱定了「批了也白批」的心态,捧着唱本骑毛驴,正走着瞧呢。对这种人,咱们也别生烦,最起码也得有「白批也得批」的精神,走着瞧就走着瞧,难道干好事的还怕了那帮干坏事的不成?

原载:[万维读者论坛 – www.creaders.org]

  作者:大众传媒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大陆贪官污吏对抗媒体的四“策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