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风:讲实话丢官的思考

  宁波市常务副市长谢邦建因受贿,一审被判死刑.在牢里,谢邦建写道:"我在富起来发起来的浪潮中开始说大话.口头上讲的是党和组织教给我的道理,行动起来却是讲现实的".

  这样的假话,不光谢邦建说,许多人都说假话.有一个干部,夜里在家接受贿赂时,电视里正播着他白天在廉政大会上做动员报告的新闻片.当然,电视里的他,说的话全是大话,谎言.

  谎言是说给别人听的.给领导听,那是表示顺从;给群众听,那是要群众相信他自己并不信的东西.谎言是用来装扮自己的.比如谢邦建,1982年任副科长,一路大话,一路官运亨通.

  最近,则看到一条因为说实话而丢官的消息."文汇报"报道,说"焦裕禄精神我一听就烦"的宗家邦,被免去了兰考县委书记的职务.宗家邦很"直爽"的道出实情,他就被免职了.所以,我们也就可以知道,谢邦建为什么要说大话了.身为兰考县委书记宗家邦,想必平时肯定是没少说焦裕禄精神的,可这一次他居然没按要求做,说了句实话.恐怕就因为平时说得太多,因此才烦.

  因为说实话而丢官的人不多,可是也有,比如,彭德怀.不过,我可以说,象宗家邦那样说实话丢官的人,绝对很稀少.所以,宗家邦成了新闻人物.

  这一正一反的故事,给了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在这个社会,说实话的人都得倒霉.而一个说假话的人,才可能升官;才可能发财(升官能发财,制假贩假也能发财).而且,这种假话现象属于一种必须的"程序",通过这种"程序",就可以达到目标,是什么目标无所谓,是不是达到更无所谓,重要的是,事情是不是循着这"程序".

  "文汇报"还有一条消息,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对省报领导说:"不要把省委领导的讲话登的太长.你们也知道读者不喜欢看我们的长篇讲话,只是不肯说出来罢了".当然,这番讲话博得了喝彩,只是吴书记还不了解全部实情--其实,读者哪里是不肯说出来,而是没地方说;报社领导明知故犯,当然也是怕吴书记生气.这个是题外话,不得不说--但是,不知道吴书记为什么要说读者不愿听的长篇大论;这些读者不爱听的长篇大论又是讲给谁听的?

  或者是说给他手下听的,然而,他手下爱听吗?当然,不爱听,也得装着爱听;因为爱听或假装爱听,才能做省委或哪个委的手下,这是一种必然的"程序".也因为是种"程序",身为父母官的吴书记,才不得不说读者不爱听的"长篇大论".

  既然是"程序",再纠缠着爱不爱听,没必要了.这回,吴书记宽大处理了读者,不把读者纳入这个程序之中.因此,山东的读者有福了,他们不必读"长篇大论".

  不过,报纸只是诸多"程序"中的一种罢了.据"江苏商报"报道,荆女士七岁的女儿碰上件奇怪的事情.学校为了迎接"上级检查",组织学生模拟训练.老师教导说,假如有人问有没有作业,就说没有,问学校考不考试,答不考;劳动课老师叫学生记住劳动课教室在学校的四楼,其实学校没有劳动课教室.

  说计算机要从娃娃抓起,如何撒谎,更应该从娃娃抓起.即小见大,我们知道,学校叫孩子撒谎,决不是吃饱了撑的,要为了迎接上级检查的.检查结果的好坏,可能关系到校领导的前途,甚至,还有领导的领导的前途.

  因此,读不读吴书记的长篇大论算是小事,更可怕的是这个七岁的孩子碰到的这种事情.事实怎样是一回事,怎么说却是另一回事情--孩子想不通,问妈妈,撒谎不好,老师为什么要我们撒谎.这以后,孩子可能学会了撒谎,进入了程序;也许她一辈子都学不会.这就表明了教育的失误,教育的失败.教育为什么,不就是让孩子进入"程序"吗?

  我们的社会正是由这种"程序"构成."大河报"报道,去年三月,全国香菇专业会议在泌阳县召开,县委书记带着与会者到小乔村参观,村民郭尚旺谎称自己是村支书,并被传媒广为报道.于是,没有技术,家庭不富的普通农民,成了村支书和致富带头人.今年二月,郭尚旺又弄了份假材料,骗得"省劳动模范"头衔.群众举报,领导说:"让他吹,管他干啥".骗出甜头的郭尚旺被刑事拘留,在县领导的干预下,郭尚旺又大摇大摆的出来了.

  郭尚旺的"荣誉",就是县领导的"政绩",也是县领导的"荣誉"--事情的真假没关系,只要程序正确,并且能争得政绩荣誉.

  而据"工人日报"报道,芜湖市狮子山小学六年级老师,为了抬高毕业班总分数,哄骗成绩差的学生钻"弱智"圈套.结果,一张智残证明,把学生推上了求学无门的绝路.依我的想法,更加简单,何不也做假.学生的分数由老师任意写得了.自然,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因为还有高考,没办法做假.不过,我还有个更大胆的创意,就是全国一盘棋,学生的成绩由教育部统一填写.这样我们的教育水平不就要多高有多高--说实话,这也是参考别人的意见.针对我们的世界五百强情结,有人建议,把全国的企业注册成一家公司.这家伙说了大实话,提了个很好的意见,可惜没人听.

  假如不能虚报成绩,学生就惨些,要不断的受皮肉之苦,已经有各色针对学生的"刑法"见诸传媒,我以为还会不断的有这方面的报道的.分数是要紧的,否则怎么担起"人类灵魂工程师"的重担!

  孩子的苦,苦在如同软刀子割肉般的痛楚,却还有直接关系到人们肚皮的事情."农民日报"记者,在山东河南明察暗访,发现一些地方农民收入实际上徘徊不前,甚至下降,但乡村上报的数字却年年大幅增长.因为农民收入是衡量干部的一个重要依据,于是,这些数字,按领导的要求报上.

  这就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程序",谢邦建因为"程序"对了,因此就一路官运亨通;宗家邦却趁一时酒性发狂,出了问题.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那个记者就懂:这是国庆特别报道,节目名字叫"县委书记的好榜样焦裕禄",因此,记者就请宗家邦谈新时期如何继承和发扬焦裕禄精神,宗家邦却一个劲的谈自己的政绩,这就不懂"程序".于是,记者好意提醒,多谈焦裕禄--于是,宗家邦就讲了这句被大小报刊广泛引用的"名言".我并不想为宗家邦鸣冤,但从见报的文字看,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谈"新时期如何继承和发扬焦裕禄精神",就不能谈自己的政绩,或许政绩就是新时期继承和发扬焦裕禄精神的结果--我猜,这就是"程序"的需要,我们记者对这个十分清楚.

  的确如此,比如山东省省报领导就知道,因此,也明白读者不看吴书记的"长篇大论",却照登;吴书记也明白,知道有人不爱听,说还得说.

原载:<<万维读者周刊>>

  作者:郑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讲实话丢官的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