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先生:人民安居乐业,是国家的立国之本

  一、中央与地方的关系

  最近一段时间,学宫的很多同道,一直在询问房价的事,关心后面的房价还会不会涨,还是会不会跌。从大家的关切程度不难看出,目前,房价不仅是全社会最关注最焦心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错综复杂难以说清楚的问题。本文将从十个方面,把房价的问题说透彻说清楚。

  我们先从中央和地方的关系说起。之所以第一条要说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因为它目前是十大关系中最重要的,也是矛盾最突出最尖锐的,尤其表现为分税制和土地财政。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化解房地产困局就无从谈起。

  大家都知道,我们从秦朝开始,就已经用郡县制中央集权,取代了封建制大包干国家管理模式。秦朝之前是封建制社会,从秦朝开始,一直都是郡县制中央集权社会。我们现在历史书上说从秦朝开始是封建制社会,这是非常低级的常识性错误。因为秦朝并不是开始了封建制,而是恰恰终结了封建制。历史书上完全说反了。

  在郡县制中央集权管理模式中,郡守(相当于现在的省长)替代了诸侯,县令(相当于现在的市县长)替代了卿大夫。郡守和县长只拿国家俸禄,只是中央的雇员,不再像以前的诸侯和卿大夫那样,有自己的财税系统,有自己的武装和自己官僚队伍,建立国中之国。以前在封建制大包干时期,诸侯交够了天子的税赋和提留,干多干少剩的都是自己的,卿大夫交够了诸侯定的提留,干多干少剩的都是自己的。

  这种封建制大包干逐级层层承包制,弊端非常严重。它导致作为中央的周王室越来越贫弱,作为地方的诸侯和卿大夫,越来越强大。最终导致中央和地方关系失控崩盘,中央被推翻,国家陷入分裂,诸侯国连年发生诸侯兼并战争,引发了春秋战国几百年人头翻滚的大乱世。后来西汉局部复辟封建制,造成了七国之乱。晋朝复辟封建制,造成了八王之乱。明朝局部恢复了封建制,造成了藩王造反和靖难之役。

  从春秋战国开始,我们国家在历史上,只要是一搞封建制大包干,下场没有一次是好的。血的历史教训一再表明,只要中央弱地方强,那么国家一定会不稳定,社会一定会出乱子出问题。我们当前房地产出了这么大问题,贪腐问题这么严重,封建制大包干、分税制和土地财政难辞其咎。

  我们是一个中央集权国家,政府各级官员,省长和市长县长们,只是国家的雇员。搞分税制和土地财政,把国土承包给地方诸侯,国企承包给私人,甚至是承包给洋人搞洋包干,这性质就全变了。变成了国中之国,变成了封建制大包干。大包干、分税制和土地财政,都是封建遗毒,都是在搞封建复辟。

  这些实质上的诸侯们,中央每喊一次房价调控,他们就把房价往上抬一点,好像故意和中央唱反调,拆中央的台,打中央的脸。为什么他们敢这样?因为他们不认为自己是国家的雇员,而认为自己是一方诸侯。他们不仅有自己的地税财税系统,还有自己的武装。以前政法系统就是他们的独立武装。这不就是以前先秦封建社会的诸侯国吗?好在前阵子武警被收编归中央军委了。

  诸侯把自己管辖的省市县,视为是自己的封地和食邑。交够了上级的提留,剩下的都是自己的。那这些钱怎么变成自己的呢?通过白手套代持,通过各种贪腐渠道,变成自己的。怎么才能赚更多的钱呢?把地价炒得越高,房价炒的越高,自己赚的钱也就越多。这些做法赚的钱毕竟不干净,怎么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呢?把贪腐所得的资产转移到境外去。作为国家雇员的官员,不克己奉公为国家劳动,不想着造福一方百姓,只想着当诸侯给自己赚钱。这便是贪污的深层根源和制度土壤。

  可见,要化解房地产的困局,解决系统性腐败的问题,光治标还不行,还得治本。要治本,就必须得恢复中央集权管理制度,取消地税,废除分税制,废除土地财政。地方官员,朝廷命官,居然像诸侯国一样承包国家的国土,做大地主卖地,居然还要跟中央分成税收,这哪里还像个国家的样子。正因为中央管不了诸侯,所以他们才敢把土地出让金拍卖出天价,自己俨然先秦封建社会的诸侯一样,把所有的城市居民,都变成他们的地产佃户。

  分封土地,分税制,大包干,土地财政,这些都是封建制。当年秦始皇进行反封建斗争,取得胜利,结束了天下分裂的局面,重新统一了中国。汉武帝进行反封建斗争,结束了国家割据状态,把中国带入鼎盛时期。毛主席带领共产党人,进行了卓越的反封建斗争,结束了中国军阀割据的分裂状态,建立起来了伟大的新中国。可见,反封建斗争,是中国走向强盛的必由之路。也是当前我们实现民族复兴的必由之路。

  透过系统性贪腐和房价异常波动,我们可以看出来,中央和地方的关系,存在失控的风险。今天,我们依然面临着反封建斗争的迫切历史任务。这次反封建斗争,将把共和国的前途和民族复兴伟业,带向新的篇章。

  二、国内与国外的关系

  我们的房价,和国际大环境有关系吗?不仅有关系,而且关系非常大。尤其表现为,从08年之后,美国的量化宽松,对我国形成的输入性的金融灾害,也就是恶性通胀。这次由金融资本助推起来的资产泡沫,在我国主要表现在房价的暴涨之上。

  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扩张,中国央行的资产负债表扩张,和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泡沫扩张,是高等叠合和高度一致的。

  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我们国家管金融的人,管经济决策的人,把我们的央行,变成了美联储驻中国分支机构。主动承接了来自美国的金融洪涝灾害,把我们国家变成了美国人的金融泄洪区。把中国人的财富当成韭菜一样,热情地双手奉上,高举到美国人的金融镰刀之下。

  货币洪水袭来的时候,我们打开城门让洪水进来,而且自己还要利用财政刺激政策,和货币刺激政策来助推洪流的暴涨。等洪水退潮的时候,又继续逆周期宽松放水,还鼓动人民换美元,挤兑自己国家的外储。把中国人的钱通过房子全掏出来,等赚够了就逃到境外。资产全部掏空,债务留给中国人。可见,我们被敌伪军们里应外合的给掠夺了。在这场金融战争中,如果说这里面没有人欺骗中央通敌叛国,解释不通这一系列金融战的打发和做法。

  在全球化时代,金融掠夺已经取代了军事战争掠夺,成为效率更高的侵略和掠夺手段。打击国际金融投机资本通过哄抬物价,对我国财富进行掠夺,挫败敌国对我国发起的金融战争,这是政府有关部门的天职。

  当年民国为什么一直治不好物价问题?因为作为总理兼央行行长的宋子文,是摩根集团的一条狗。他不仅吃里扒外,而且还跟摩根所代表的国际金融投机资本沆瀣一气里应外合,不停的给中国人挖坑下套。国民党后来为什么跑台湾去了?很大的原因,是由于法币信用崩溃,在金融汉奸宋子文等人的策应下,金融战败导致国民党的统治力直接被清零。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的跨国金融投机资本,依然不死心,继续寻找割我们韭菜的机会。结果在上海,我们花了不到三年时间,就彻底击败了跨国金融投机资本,而且还反割了他们的韭菜。从那之后,共和国的物价再无异常波动,一直稳定了几十年。

  民国和共和国一对比,说明什么呢?说明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跨国金融投机资本,并不是不可战胜的。我们刚建国的时候就打败过他们。区别不过是,以前是摩根家族带头金融侵略我们,现在是洛克菲勒家族带头金融侵略我们。

  第二,要战胜跨国投机资本,首先得明确为了谁的问题。如果是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的财富,共和国刚建国时,就打败过他们,更何况是现在呢。可见,有的人是敌国安插在我们内部的代理人,他们是为跨国资本服务的,不是为了保卫国家和人民财富服务的。所以,他们成了金融带路党。

  第三,要建立金融主权,加固金融长城,并捍卫金融主权,固守金融长城。没有金融主权的国家,金融长城失守的国家,在跨国金融投机资本的洗劫下,所有人的财富都朝不保夕。金融稳定,和国防安全一样重要。

  第四,敌人来金融侵略我们,宋子文们把国际间的金融侵略和金融压迫,转嫁为对本国人民的金融压迫和金融洗劫,并妄图以此来化解被侵略的局面,这条路是行不通的。以前民国就是这么做的,结果他们失败了,并失去了一切。

  当年国民党无法控制物价,任由被帝国主义利用金融霸权,对我们进行金融掠夺和侵略。共和国自从八十年代之后,我们也和民国遭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的物价,一直在异常波动,根本稳定不下来。这说明我们失去了金融主权,沦为了美国金融霸权的殖民地。

  房价被跨国资本投机炒作推高,是我们被金融侵略并放弃抵抗的结果。当前在金融侵略和反侵略战争上,国内和国外的关系,表现为美国的金融霸权,对我们的肆意掠夺,和一些金融伪军们的不抵抗和带路党政策。

  所以,当前我们在反封建的同时,也面临着反帝国主义金融霸权的斗争和历史任务。

  三、金融与实体经济的关系

  为什么中国的金融伪军们会奉行不抵抗政策,还联手美国人一起推高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呢?因为他们的本质是官僚买办资本。官僚买办资本,不可能为人民服务,也不可能对国家负责。他们也更不会奋起保卫人民和国家的财富,为老百姓为国家,提供专业的金融安全服务。

  他们的天职是什么呢?他们一方面,是为跨国资本服务,做美国人的奴仆。另一方面,是为了掠夺国家和人民的财富而奋斗。我们看到的经济脱实向虚,货币超发,资产泡沫化,其实都是官僚买办资本对人民对国家的金融掠夺。

  美国人为了培养这些精致的奴仆,他们用凯恩斯主义,货币主义,以及奥地利学派的市场原教旨主义,三大邪恶而愚蠢的经济思想,殖民并操纵了中国学者们的大脑。官僚买办资本,用这三大思想武装自己,把自己包装成了精致的官僚买办资本主义。

  凯恩斯主义认为,通过财政刺激,就可以带来经济增长。弗里德曼所代表的货币学派认为,通过货币政策的刺激,可以带来经济增长。他们的本质类似,都是认为只要货币供给增加,多增加债务和信贷,凭空创造信用,就可以消费增长,带来经济发展。他们认为货币是马,经济是马车,货币拉着经济跑。他们的区别在于,凯恩斯主义主张让政府来驾车。弗里德曼的货币主义,主张让央行来驾车。

  这两种思想,都是极端愚蠢的理论,都是把马车放在马前面的做法,都是认为通过控制腰带的长度,可以控制体重的做法。因为现实是,必须得切切实实的物质生产作为基础,货币才有可依附的载体。商品是因,货币是果。通过凭空创造信用泡沫来推动经济发展,都是倒果为因。都会必然的造成恶性通胀和资产泡沫。都是对人民的金融掠夺。

  和凯恩斯和货币主义学派相比,奥地利学派,更加的愚蠢。这个学派认为,根本连马都不需要,更不需要驾车人,因为他们坚信马车会自己跑。这个学派还认为,如果经济的马车跑不动了,把马杀掉,把驾车人杀掉,马车马上就能飞奔起来。这种无政府主义经济理论的本质是,宣扬金融掠夺神圣不可侵犯,政府不准监管。

  八十年代开始,中国的恶性通胀,便走上了不归路,中国的物价,再也没有稳定过。弗里德曼通过其代理人,在中国培养并安插了一群精致的官僚买办金融资本主义精英。虽然其代理人后来倒台,但是他的门徒们之后便垄断了中国的金融和财经系统。他们对外国的金融侵略和金融掠夺奉行不抵抗政策,不为人民服务,不对国家负责,并对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时刻鹰视狼顾,进行敲骨震髓的盗窃和掠夺。

  要让中国的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服务于人民,对国家的金融安全负责。我们面临着一场反官僚买办金融资本主义的历史任务。

  房地产早已经不是单纯的商品了,而是一种金融产品。房地产的社会职能,也不是为人民提供安居乐业的公众服务,而是为金融投机资本,充当掠夺人民财富的金融工具。封建诸侯们,哄抬地价。地产商,跨国金融投机资本,和国内的金融大鳄们,联手推高房价。国内的买办金融资本,通过按揭贷款,把买房的人都变成房奴,早早的把自己的一生,都出卖给银行,沦为银行的奴隶。

  通过上面三大关系的分析,我们可以有个大体的判断,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是在封建主义,帝国主义金融霸权,和官僚买办金融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所形成的金融灾害和经济灾难。

  物价异常波动,本来就是不健康的经济现象。只是大家这几十年都习惯了,所以才不觉得物价异常波动是经济出了问题。

  物价稳定,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国计民生服务,才是正常和健康的经济状况,才是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健康关系。老百姓都被金融掠夺抢怕了,挣点钱不容易,怎么也跑不赢房价的泡沫扩张,所以才会焦虑买不买房的事。当年民国恶性通货膨胀信用崩溃,人们不仅抢房子,还抢米抢面,抢一切商品。因为钱越来越不值钱,大家才会疯狂的把手里的钱换成商品。

  要彻底解决房地产的问题。我们要解决的,不是判断未来房价是涨还是跌什么时候买的问题,而是要推翻三座大山的问题。

  四、财权和铸币权的关系

  封建诸侯,之所以敢非法私自天价出让国家土地,以至于造成严重的后果,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中央和地方的财权制度设计得不合理。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中央进行财权的中央集权,取消地税,中央对国家各级政府,统一进行财政收支的规划和分配。

  官僚买办金融资本,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卖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充当美国人的代理人,里应外合利用金融手段掠夺我们,关键在于铸币权独立于政府之外,不受政府监管。这是他们和美联储进行跨国联动操作的制度条件。

  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把铸币权收归到中央财权之下。中国的货币应该怎么发行,发行多少,应该根据中国的经济建设和经济现实出发,来设计和规划。而不是根据美联储的指挥棒,来安排人民币的发行。并且,中国的外储划归到财政部,才能更合理的利用和获取更高的投资收益,而不是只用来购买美国国债。

  丧失经济主权,人人以进口货为荣,以国货为耻,虽然屈辱,尚且不至于马上亡国。而丧失金融主权,无异于是把国家和人民的财富,拱手献给美国人的金融投机屠刀,这是会动摇国本的生死存亡问题,弄不好是真的会亡国的。民国就是前车之鉴。

  解决财权和铸币权的问题,我们的物价,才不至于眼睁睁看着它异常波动,中央即便想调控却无可奈何。

  五、全面依法治国与房地产相关立法的关系

  当前的很多金融乱象,和房地产的泡沫一起,给大家的观感是,乱得简直无法无天。

  之所以会这么乱,是因为国家公权被腐蚀,没有中央集权的保证,就无法出现全面依法治国的局面。目前的状况是封建割据势力,官僚买办资本势力,和跨国资本在中国的代理人势力,和中央并存,形成了一国多主的局面。

  要形成一个强大的中央,必须得打掉封建主义,官僚买办资本,和帝国主义在我国的代理人势力。搞封建制大包干是老路,引进外资搞洋包干是邪路。只有中央集权走独立自主路线,才是正路。

  国无二主,中央形成了绝对的权威,就可以保障并推行全面依法治国。在全面依法治国制度中,房地产需要剥离其封建诸侯封土属性,剥离金融属性,回归为人民提供安居乐业职能的公众服务属性。

  第一步,打掉各个反动集团。第二步,形成一个强大的中央。第三步,实行全面依法治国。第四步,以法律的形式,界定房地产的职能和社会定位,对房地产各个相关环节进行立法。第五步,利用法律手段,严厉打击和消灭各种投机活动,扑灭各种金融乱象。第六,形成可持续的,房地产长效发展机制,保卫人民的金融安全,保证人民安居乐业。

  六、房地产去库存去泡沫与金融稳定的关系

  之前的加杠杆去库存,只是把债务杠杆和风险,转嫁给了居民部门。实际上依然不仅没有去掉债务杠杆,反而增加了国民经济中的债务杠杆。而以加杠杆去库存的方法,显然并不能真正去掉库存。

  为什么说并没有去掉债务杠杆,反而增加了国民经济中的债务杠杆呢?因为一旦发生系统性的金融危机,高价接盘的购房人,房价大幅下跌的话,他们房屋就不再能作为按揭贷款的足额抵押物。让他们补交资金缺口,这无异于是让购房人把自己的房子再买一次。在购买力已经枯竭的状况下,显然大部分房主没有能力,把自己的房子重新再买一次,这就形成了风险敞口。同时,如果出现系统性的金融危机,那么很多人会失业,失业了就会断供,银行依然面临巨大的风险敞口。

  可见,加杠杆去库存,是一个非常愚蠢的操作。不仅没有去掉杠杆,而且还把债务风险扩大了,像病毒一样的,传染扩散到了全社会。加杠杆去库存,是加大了金融风险,加剧了房价泡沫。严重的动摇了到国家金融稳定。而且还严重的损害了政府的形象。

  真正的要去掉杠杆,应该把房地产库存,从商品房,转换成政府或者银行的资产。政府和银行利用这些库存,为社会提供公众服务,对全体社会居民,提供长期,甚至是终身长租服务,并保证租售同权,让人们可以安居乐业。这样才可以通过延长债务期限,真正的把杠杆去掉,而且还可以利国利民。

  把房地产库存,转化为公众服务,提供租售同权配套制度,把以前的买房居住潮流,转型成以租房做为社会主流。同时,大力放开户口准入,让能在城市里找到工作支付得起房租的人,都可以落户。这些都做完了,还需要大力鼓励早婚早育,鼓励多生多育。只有人多了,才能以发展来消化泡沫。一切问题,都需要从人身上做文章才能找到答案。这才是国家金融稳定的长久之计,也是切实可行的方略。

  七、城市和农村的关系

  之前加杠杆去库存的愚蠢做法,先是在一线城市操作,导致一线城市房价一飞冲天。一线城市的韭菜割完了,接着去收割二线城市,导致杭州厦门南京等地的房价,一飞冲天。

  等一二线城市加杠杆去库存也操作完了,开始锁定速冻一二线城市的房地产市场,通过限购,控制筹码和成交量,进行了速冻操作。接着,开始搞板块轮动,把人往三四线城市驱赶,到三四线城市继续进行加杠杆去库存操作,进行金融收割。

  三四线去库存操作完了,接着是五六七八线城市和县城,不批新的宅基地,把农村等着盖房子结婚的人,都赶到城里买房。有的贫困县县城,房价都能涨到一万多。等这些加杠杆去库存操作都操作完了,接下来大概就是要盯上农村的土地了。有人企图控制农村的土地,继续搞封建诸侯卖地,银行配合搞金融奴隶制,那一套罪恶的勾当。

  如果思路不改变,这一路弄下去,等到农村也乱了,一定会触发社会风险。这比金融风险的爆发更可怕。为了挤兑老百姓的那点存款,弄的跟国民党抓壮丁一样,只是这次是金融抓壮丁,金融奴隶制太可怕了。

  中国的居民储蓄,目前也就是60万亿左右,满打满算即便全部掏出来,也去不掉地方债和影子银行的债务。这种抓壮丁式的金融掠夺运动,非但不能去掉金融杠杆和债务风险,而且会扩散金融风险。这样做不仅会破坏和动摇中国的金融稳定,而且还会动摇中国的社会稳定。

  即便农村的宅基地可以和城市置换,以此来缓解城市土地供给缺口,即便如此的话,也不能再像一样那样,搞封建诸侯卖地捞钱的操作。而是应该由国家进行顶层设计和全盘统筹规划,为全民公众服务提供宝贵的土地资源。

  八、新土改与全面建设新农村的关系

  新土改有两大任务,第一个任务,是对城市土地的重新确权,城市土地属于全民所有。地方封建诸侯擅自非法买卖土地,并擅自非法占有卖地收入,这是非常严重的违反宪法的行为。

  但为什么他们敢这么公然违法宪法呢?因为分税制,因为土地财政,因为封建制大包干遗毒没有肃清。所以要对城市土地重新确权,第一,是要全面依法治国,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拍个脑门就把地都分封出去了。第二,中央要收回土地所有权,收回地方财权,并确保全民所有的土地,为城市居民服务,而不是为封建诸侯服务。

  第二个任务,是对农村土地的重新确权。农村土地的重新确权,一方面是为了农业现代化的规模化经营,用新形式的集体所有制的人民公社,取代当前落后的封建遗毒大包干家庭联产承包制。一家一户单打独斗,永远没有前途。只有走集体发展的道路,才能集约化规模化现代化,建立起来农村的新经济。工农融合,生态与人文融合,人与自然相融合,使中国农业走向农业强国之路,为美丽中国,绘出最美的画卷。

  二方面是整合农村人口进城后,留下的空闲宅基地。三方面是发展城市和农村功能融合互补的新农村经济。比如,农村在旅游、生态、环境,养老休闲等方面的资源,都是城市所不具备的。

  前面几十年,中国的经济是城市隆起,农村塌陷。而通过新土改,通过对城市土地的重新确权,通过对农村土地的重新确权,以宪法保证人民的权益。未来的中国,将会是双核驱动,而不再是一边隆起,一边塌陷。新土改的成功将是未来中国几十年经济发展的根本驱动力。

  这才是真正的经济新周期。很多经济学家,喜欢把一个新的信贷周期,称之为经济新周期。这是很肤浅的。信贷周期,并不是真正的经济大周期。土改才是真正的百年大计,才是真正的经济大周期。

  九、人口增长与经济增长的关系

  比土改所驱动的经济周期更大的,是人口周期。在以新土改,启动经济新周期的同时,我们还要启动一个更大的经济周期,那就是人口周期。

  在资本主义这种金融奴隶制的语境中,我们习惯把人口称之为人口红利,甚至还把农村进城务工人员贬称为农民工。这是对人的极大不尊重,是对人口的价值缺乏最基本的了解。

  人并不是资本的奴隶,人是万物之主,更是资本之主。弄明白了这个问题,只要把人教育好,中国人可以创造出来任何的人间奇迹。我们要转型,从以货币为纲,以金钱为本,转型为以人为本。

  所有的一切都要为人的生存和繁衍而服务。那么我们只要生育更多的人口,就自然而然的会创造出来源源不断的生产和服务。经济永远也不会枯竭。而资本主义以货币为纲的路线下,货币生育货币,凭空创造出来的贷款,总会永远伴随着经济危机。而只有以人为本的政治经济模式,才能永远的,可持续的发展下去。

  为什么中国历史上,一直那么重视储蓄呢?因为储蓄多了,才能养活更多的孩子。有人说中国人不消费,所以会导致经济不振。这是非常鄙薄的观念。中国人只有储蓄的更多,才能生育更多的人口,有了更多的人口,才能进行更多的生产劳动,和更多的经济创造。这才是几千年以来,中国道路的经济思想和经济模式。

  等我们的人口越来越多,中国的土地住不下了怎么办呢?我们到时候,就可以对全球进行土改。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优质土地,而占据这些土地的人,他们不擅长种地,也不会种菜,都被浪费了,实在是可惜。那些土地,都应该交给中国人来管理和经营。所以别再说什么人多住不下,粮食不够吃,等全球土改完成之后,中国人生育一百亿人口都住得下,都有饭吃。

  全球土改,在法理上也是成立的。自古以来我们祖先就认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可见,我们祖先以前就进行过全球土改。我们的祖先可以,我们当然也可以,所以我们一定要争气。

  只要人口周期启动,这个新经济周期会非常的长,长到可以成为历史周期。面对这个伟大的周期,我们操心的不是当前经济危机的问题,眼下几年怎么混过去的问题,而是下一个一百年,和下一个五百年的问题。真正的民族复兴,首先是人口的增长,其次是国土面积的增长。所谓的士农工商,其实都是为了这个目的而服务的。我们已经本末倒置的太久了。

  十、产业化与公共服务的关系

  在建国初,新中国一直都是实行福利分房。后来改制,中央放权,地方赚的钱比中央还多。中央变穷了怎么办呢,福利分房就执行不下去了。国企改制,搞封建制大包干,钱都被承包人赚走了,企业员工的福利分房,也就执行不下去了。

  本来好端端的住房公共服务体制,非要把摊子给掀了,把国家弄穷了,把国企弄穷了。后面就开始搞房改,结果我们都看到了,房地产的产业化改革,忙活了几十年改成了高房价金融奴隶制,和加杠杆去库存抓壮丁。不得不说,房改已经失败了。不仅失败了,而且还是个巨大的讽刺。

  同时,房改的失败和证明,我们房改之前的道路才是正确的。房地产就应该走公众服务道路。在当前生产力如此发达的情况下,人民连个房子都住不上,把适婚青年,都逼成了剩男和剩女,这更是一个巨大的讽刺。而且是对我们民族正常繁衍的巨大伤害。

  孟子说,只有天下失道,男人才会成为旷夫,女人才会成为怨女。孟子讲的旷夫,就是现在的剩男。孟子讲的怨女,便是现在讲的剩女。现在那么多剩男剩女,都是房改造的孽。

  所以,我们需要把以前改错的东西,再改回去,回归正途,回归房地产的社会职能,和公共职能。把房地产改回公共服务体制。为全体人民的安居乐业,提供基础服务。住房就应该像交通那样,像通信那样,像水电那样,成为社会基础服务。只有一些小规模的个性化的需求,再交给市场来提供产业化服务。

  解决了房价的问题,实际上也就解决了三座大山的问题,也就解决了全面建设小康的问题,和两个一百年的目标。更解决了未来发展动力和源泉的问题,未来的中国,会变得越来越富强,未来的生活,将会变得越来越美好。我们深信这场艰巨的战争,历史会站在我们这边。

  作者:白云先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人民安居乐业,是国家的立国之本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