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特朗普与媒体战争是真假之战

  美国最近有多达350家报纸同一天刊登社论批特朗普总统,创了记录。当然,媒体监督权力者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惯例,也是宪法保护的权利;但几百家报纸同时连手,同一天刊登社论批现任总统,则是异常的。所以,很多报纸没有参加。在美国,大约有接近1500家日报,连手发社论批特朗普总统的是350家,不到四分之一。

  另外,美国发行量最大的严肃大报《华尔街日报》就没有参加,其社论版编辑就此问题撰文说,特朗普总统有批评媒体的自由。美国对新闻自由的保护,主要来自宪法第一修正案,其规定:国会不得立法限制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这是指政府不得立法控制和限制媒体,但没有说,总统不可以批评媒体。所以,《华尔街日报》社论版编辑的说法是有宪法根据的。

  另外美国一家左翼大报《洛杉矶时报》也以“不想参与群体发声”而没有参加。按发行量,《华尔街日报》排第一(207万份),《纽约时报》排第二(星期天108万份,平日57万份),《洛杉矶时报》排第三(95万份)。《今日美国报》(USA Today)虽然发行量很大(140万份),但它不被美国新闻专家认为是严肃报纸,而被视为小报(tabloid),因它主要刊登娱乐和体育等方面的内容,甚至被嘲讽为是“快餐报”。

  虽然有些大报没有参加,但毕竟有三百多家报纸同时批总统,他们强调新闻自由,强调宪法第一修正案。这些都没有错,但问题的实质是,特朗普总统批评的不是整体媒体,而是批的“发布假新闻的媒体”(fake news)。所以,这不是总统与媒体的战争,而是真实与虚假之战。

  为什么美国的左翼媒体这么强烈反特朗普,这里至少有三个原因:

  第一,政治立场的两极。自特朗普宣布参选总统之后,美国左翼媒体(支持民主党的)就集中火力围剿特朗普,主要因为特朗普的政见,他不仅是典型右翼共和党的,而且是那种强烈、坚定、毫不妥协类型,这一点,是左翼民主党,更有支持他们的主流左派媒体们根本无法接受的。特朗普当选后更是迅速兑现竞选诺言,大幅减税(把企业税从35%一下子砍到21%),限制非法移民(边境建墙,宣布七个国内混乱国家的人暂时不得进入美国,防止恐怖分子混入,威胁美国本土安全),退出全球大气过暖协议,退出伊朗协议,退出跨太平洋框架协议(TPP),与俄国谋求和解,与北韩谈判解决核武问题,与中共打贸易战(为美国争得贸易平等),取消男女同厕(奥巴马时代同意变性男人用女厕和女生洗澡间),坚决反对奥巴马等左派的毒品合法化等等。这些作为跟左翼媒体的理念格格不入,甚至针锋相对。这种左右派理念之争,共和党籍总统跟左派媒体当然一直存在,但过去几十年来,其他任何一位共和党籍总统,甚至包括强硬的里根总统,都没有像特朗普总统这样强硬地、毫不妥协地推行保守派理念下的政策,这就更激怒左派媒体。

  左派媒体历来是强烈抵制共和党籍总统,但之前的小布什,老布什,里根等,都对左派的批评攻击有所顾忌而基本保持沉默。但特朗普则由于其独特性格和非政客出身的经历,对左派媒体的攻击不仅没有沉默,而是迎头回击。而且他也恰好赶上了有今天高科技提供的工具,就是推特等社交媒体。这种新的传播方式,使美国媒体和舆论主要被左翼控制的局面被打破。今天,所谓“特朗普和媒体的战争”,实质是特朗普总统所代表的“大众常识”与传统媒体代表的“精英主义”之战!

  第二个原因是,对这场美国总统大选,左派们至今不服输,咽不下这口气。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左派们,更包括媒体们,志在必得,认为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一定赢。当时希拉里得到240家报社支持,而特朗普只得到19家;100家美国主要大报,全部都不支持特朗普!媒体和机构做出的预测,支持希拉里的比例高到惊人,例如左派网报《赫芬顿邮报》的预测模型中,希拉里获胜的概率高达98%,普林斯顿大学的预测模型中胜率更是高达99%。在选举之前,美国主流媒体(基本都是左派)预测希拉里不仅会赢,而且会大幅领先特朗普6-10%。结果特朗普当选了总统,左派媒体们的沮丧,愤怒,甚至绝望之情,可想而知。输了,他们不是接受现实,接受选民的选择,争取他们支持的民主党下次胜选,而是从特朗普当选之日,就试图把特朗普赶下台。左派媒体不仅用放大镜挑特朗普的毛病,更望风捕影,夸大其词渲染,甚至为了“出这口气”而不惜编造假新闻攻击特朗普。这次300多家左翼媒体联合发社论批特朗普,就是这种输不起的情绪再次发泄。

  第三个原因,在网络新科技的推特、脸书出现后,美国传统媒体(绝大多数是左翼)的发行量、影响力都大幅下降,导致他们日益焦虑不安,拿特朗普总统来撒气也是其表现之一。

  新科技出现的网络媒体、自媒体等,导致传统媒体的地位空前降低。很多甚至降到要关门、或大出血出售的地步。像这次领头发起300多家报纸联合发社论批特朗普总统的《波士顿环球报》(The Boston Globe),1993年被《纽约时报》以总共(包括其8亿美元债务等)21亿美元买下(当时是天价,之前从无报纸卖到这个价钱),结果新科技网络出现,这家报纸发行量大幅下滑,连年亏损,最后《纽约时报》断尾求生,把它以七千万美元卖掉了。像美国另一家左翼大报《华盛顿邮报》,也是严重亏损,最后卖给了通过网络卖东西而发财的“亚马逊”创办人。而在这之前,《华盛顿邮报》拥有的《新闻周刊》(美国两大政治周刊之一),居然以一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球队老板。连左派报纸旗舰《纽约时报》都经营困难,不仅把《波士顿环球报》以买进价的3%卖掉了(亏惨了),而且自身也大裁员,缩小报纸版面尺寸(为省钱),卖掉公司飞机,把报社大楼抵押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总统依靠推特等发推文和网友转发传播,与左翼媒体战斗。特朗普的推特有5200万粉丝,这个数字是《纽约时报》平日发行量的91倍!这次《波士顿环球报》和《纽约时报》这种大报,还要联合三百多家报纸一起发声,不仅不是强大的表现,而是独自一家报纸根本没有影响力的展示。

  上述三大主要原因,导致左派媒体有点神经质,歇斯底里地反特朗普,屡屡编造假新闻。但左倾媒体如此做法,导致美国公众对媒体的看法每况愈下:去年的民调,66%的受访者认为媒体不可信,今年则上升到77%。美国康涅狄格州昆尼皮亚克大学(QUP)民调显示,51%共和党人认为新闻界是“人民公敌多于民主的重要部分”。这说明左派媒体在自毁长城。因意识形态狂热而编造假新闻,歪曲舆论导向,最后只能让他们的信誉和影响力越发降低。在民主国家,在真实与虚假之间,在常识(commonsense)和精英(elite)之间,最后一定是前者胜利。

  原载台湾《看》杂志2018年9月号

  作者:曹长青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特朗普与媒体战争是真假之战

评论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