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贫富悬殊撕裂繁荣:大陆民众看当今的“50富豪”

  随着整体经济发展,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一掷千金,但逾千万下岗工人却陷困境。城乡差距拉大,农民负担沉重,谷贱伤农。贫富悬殊已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变数。

  12月3 日出版的亚洲周刊报导说,随着中国大陆经济稳定发展,不少人都富起来了。最近《福布斯》(Forbes)杂志评选「中国大陆五十大富豪」,包括荣毅仁、刘永好四兄弟、任正非等前十名富豪的财产,总额就接近六十亿美元。不少人则在连年上升的神州股市中,在自立创业的热潮中,赚得人生里的第一桶金,因此消费也豪爽阔绰,一掷千金。上海、广州等城市的购物大道上游人如鲫,高级西餐厅、大酒楼都挤满顾客。在上海,拥有自己房屋产权的业主越来越多,起码有半数上海家庭成了业主。在北京,私人轿车数目达到四十一万辆,成为中国大陆第一个私人轿车超过公车的城市。大型歌剧《阿依达》最近在上海上演,位置较好的门票每张人民币一千五百元(约一百八十美元),但票房仍然红火,很多观众想买也买不到。

  然而,不是所有富豪的生活都奢侈挥霍。谈到对「财富」的理解,四川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希望集团总裁刘永好说:「就我个人而言,在解决了基本的生存之后,财富已经没甚么意义,仅仅是一个数字,意味着社会的认同和事业的成就感。」他说,他更看重精神上的财富。浪费的感觉非常不好,他很少陪人吃饭,烟酒不沾,常常住工厂的招待所。

  刘永好是刘永行的弟弟,也是整个大陆光彩扶贫事业的发起者之一,深切了解神州贫穷问题的严重性。事实上,部分中国大陆民众的富裕生活,恰与另一些人的贫穷苦况形成鲜明对比。下岗工人、退休人员和农民的生活保障问题,依然是社会稳定的最大症结。中南海也意识到,大陆经济要持续稳定发展,就必须缩小贫富差距。

  这是一个下岗一家人的故事:国有机床厂遭遇下岗大潮,退休老工人老杨的大女儿、小儿子黯然下岗,大儿子不愿不死不活等下去也主动下岗,大学毕业的小女儿待业,一个曾对国家经济作出贡献的产业工人之家,在社会转轨期,在市场经济大潮汹涌冲击下,行将瓦解,矛盾丛生。

  这是辽宁人民艺术剧院推出的话剧《父亲》展现的一幕幕剧情,这部戏涉及中国大陆目前最敏感的社会问题,在上海演出火爆,戏票场场抢手。由于类似个案非常普遍,所以无数观众感同身受,为剧中人的遭遇动容而留下热泪。此剧编剧、辽宁省文化厅剧目室创作员李宝群对亚洲周刊说:「《父亲》最震撼人心的还是生活,我们不是在演绎概念,不是在升华思想,而是抓住了真情实感,用最生活化的手段展示人心和人性。」

  国企下岗职工达千二万

  北京国家劳动保障部透露,今年全大陆国有企业下岗职工达一千二百万人。另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局副局长韩风介绍,今年全大陆企业离退休人员增加二百万,总数达到三千一百多万人,养老金全年支出预计二千多亿元人民币,至今,企业欠缴养老保险费已高达三百多亿元人民币。今年国家开始对养老金机制作出一系列重大改革,以确保把养老金直接发放到离退休人员手中。

  前不久,中共召开十五届五中全会,提出在新世纪将全面建设小康生活的计划。所谓「小康」,目前有两个标准,一是以食物消费为参照,食物消费支出降到家庭收入的百分之五十;另一标准是GDP 达到八百美元。如今中国大陆城乡居民生活都能在总体上达到这两个标准,步入所谓「小康生活」,而全面达到小康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在百姓心中,小康的标准却不完全一样。二十多岁的程依菁家住上海仙霞路七百五十弄十四号,月薪二千多元人民币,在中国大陆这样的收入已不算低,但她觉得生活与心目中的小康仍有一段距离。她的爷爷退休工资才不到一千元人民币,还要养活她奶奶。不过,两老生活安定,平时花费不大,儿女的事也用不着自己操心,自认也算是小康了。在中国大陆,收入越高的人对小康的定位也越高。不过,大多数市民普遍认为,这些年的生活水平确实有了提高。总的说,农村的变化还小,城市人与农村人的生活水平差距也大。

  一个中国四个「世界」

  中国经济的地区差距正在扩大,有学者更形容「中国是一个国家四个世界」,上海、广东、北京代表第一世界;沿海发达地区为第二世界;中部的内地城市是第三世界;西部未发展地区为第四世界。

  初冬时节,湖南省桂阳县农民在为今年的烟叶卖了好价钱而兴高采烈,但邻县许多农民却为稻谷贱卖而伤心。桂阳县一位李姓中年农民说:「百斤稻谷才卖三十一二元,本都捞不回来,一年白辛苦。县里帮我们种烟叶,这下可种对了。」农民手中有了钱,农村市场也活了。农民不增收,农村市场就启动不起来,经济增长就受影响。目前,中国大陆农村消费与城市还差好几个档次。

  二十年前,中国大陆农民收入高速增长一度被称为「奇迹」,达到百分之十五点六。九七年前几年,农民收入出现不稳定;九七年后,急剧下降;至九九年,降至百分之三点八。不少专家学者对这一统计持有异议,认为这几年农民收入是负增长。

  中国大陆粮食虽连年丰收,市场粮价却持续走低。为保护农民利益,国家财政掏钱补贴粮食收购,每年花几百亿元人民币。大陆的粮价已高出国际市场二成至七成,财政尽了力,农民收入仍上不去,拖累了经济稳定持续发展。粮食产量确实大幅度增加,但质量并未提高多少。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品种再不改良,农产品所受的冲击会更大。

  农产品收益下降,虽然与农业生产效率与流通效率有关,不过,归根究柢是经济体制问题。近年农村变化的趋势是乡镇政府农场化,乡镇政府直接组织经济的动力和措施都大大加强,政府要求农民种植某种经济作物的事情,已是一个十分普遍现象。

  农民负担重生活陷困境

  农民负担沉重,使生活更陷困境。十一月,北京国务院减轻农民负担联席会议决定派出检查组,专项检查和重点督查山东、吉林、四川、福建、江西、湖南、甘肃七省农民负担情况。虽然中南海每年都多次下发文件,颁布政策,减轻农民负担。但许多地方,特别是偏远地区非但不执行这些政策,反而变本加厉向农民乱收费,以各种手段封锁中南海的减轻负担的声音。

  北京大学经济学家厉以宁认为,整个经济的增长、许多就业问题的解决,得益于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第三产业的发展,这是百姓生活变好的重要原因。中国大陆市场经济的倡导者、北京经济学家吴敬琏则说,虽然从平均水平看已达小康,但目前经济仍有很严重的问题,就是贫富差距太大,有些人是超小康了,但有些人连温饱都成问题,即使大家都步入小康,差距还很大,会影响社会和政治稳定。

摘自“亚洲周刊”

  作者:亚洲周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贫富悬殊撕裂繁荣:大陆民众看当今的“50富豪”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