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人:创收与腐败

  创收,一个日渐走红的字眼。长城内外,大河上下,只要是吃皇粮的单位,几乎都在想方设法地创收。创收已成了这些单位成员获得灰色、黑色收入的重要来源。于是军队在创收,学校在创收,政府在创收,连公检法也忙着创收。

  创收,贵在一个创字。创者,创造也,创造者,想出新方法,建立新理论,做出新成绩新东西之谓也。谁说我们创造能力差?在创收方面,这些单位的一些首长个个是何新级的点子大王。

  昨日中央电视台的焦点访谈,向我们展示了黑龙江克东县检察院的创收成果。没用国家一文钱,一栋巍峨豪华的办公大楼拔地而起。但有多少无辜老百姓却因此被这些庄严国徽头上戴的大盖帽们,莫名其妙地投入大牢;电视台没说有许多本该进牢狱的恶人,在这些代表人民代表国家执法的人得了创收之利后逍遥法外,但这肯定少不了。因为,对好人的残忍与对歹人的放纵从来是共生的。国家法律明明白白地写着,检察院没有罚款的权力。但创造性思维的特点就表现在想常人所不能想,干常人之所不敢干。面对中央电视台的记者,你看那位检察院院长大人是那样从容不迫,面不改色心不跳,毫开愧疚之态,真有大将风度。

  海关官员们在创收。关者,门户也。将不该进者拒之于外,将该进者迎进门来。何者该进何者该拒,这些受过专业训练的官员们,心知肚明。但国家如山的法令,却也挡不住一个‘创’字。他们“创造性”地执法,在收足了走私者的黑钱后,将海关的钥匙拱手交出,使国家的海关,成了走私分子的金光大道。几十亿,几百亿本该流入国库为民造福的财富,成了筑就腐败分子人间天堂的金砖银瓦。人民只好再勒裤腰带补黑洞。

  公安人员在创收,他们为了自己私欲的满足,可以草菅人命,可以为犯罪分子当保镖,还可以替黑社会当内应甚至当杀手。震惊中央的远华走私案的首恶,竟是被我们的公安通风放走。

  法院在创收,类似克东县检院的为全院人士规定创收任务的事,在某些法院也发生过。我同事的孩子是学法律的,实习归来,对我说,解放前的法院有句口歌说,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现在较之以前,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只要有钱,没有摆不平的官私,连死刑犯也可被法律界人士成立的所谓法律服务公司,实为捞人公司的捞出,律师已成皮条客,打官私成了打关系,这次第只一个黑字了得。

  教育界在创收。这是个昔日被称为清水衙门的地方。但创收也使之那里油花漂溢,铜臭熏天。他们“创造性”地执行国家的教育法规,或者在收了某些大款大腕权贵要人的银子后,精心地为他们进行外包装,将他们打扮成硕士博士,帮他们欺世盗名,窃国害民,扮演着怅鬼的可耻角色;或者打为国育才之名,行办班卖文凭得私利之实。为了稳定生源,争夺生源,肆意降低标准,与考生通同作弊者有之,为考生捉刀代笔者有之,阅卷时擦改答案者有之。为了创收,他们甚至将过去人们称之为唯一一块处女地的高考,也污染得惨不忍睹,多少英才在他们创收受被汰出局,多少平庸衙内在他们创得了银子后被金榜题名。现在国家把大学当产业办,舍得投资了,但一位在某大学搞设备采购的老先生告诉我,管该处的头这下子捞了个腰包鼓胀,胃饱肚圆。大型设备表面上搞招标,但不过是掩人耳目,背地里交易早就谈妥,个人创了收,官商勾结,共坑国家。他举例说:一设备中的一种书写板,市面上60元随便买到,但该校招标竟花了100 元,个人不创收鬼才信呢!

  好富一个创字,创得小金库财源滚滚,创得公共权力掌握者脑肥肠满,好毒一个创字,创得多少人黑了心肝,创得国家法律形同虚设,创得百姓哀怨冲天,创得官民离心离德,创得国家失去将来。一座座断裂的桥梁,一栋栋倒塌的楼房,一段段豆腐渣堤防,一只只注了水的猪,一包包掺了假的棉,一个个草了包的硕士博士,一张张无含金量的文凭,一件件怨假错案,无不是创收创出的硕果。总之,哪些地方有腐败,哪些地方就有它的身影。

  可是,凭心而论,这些单位要不创收,仅靠那点皇粮,怕是早把牙饿呲了。因此要想解决这创收误国的问题,在大幅度精减机构的基础上,提高工资待遇,强化监督机制,使这些个公仆们吃饱家鸡不想野鸡,也不敢想野鸡是方为出路。

原载:“第三只眼”

  作者:鲁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创收与腐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