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吟:“沉默权”不是时髦货

  一些媒体和××家们谈论起“沉默权”时,按捺住不住内心的狂喜,仿佛中国现在而今眼目下终于有了“沉默权”,这下总算文明了,法制的天空终于晴朗了,法制理念总算与世界潮流接轨了,等等……总之有了“沉默权”便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特别那些打着“人权”、“民主”旗子骂了十来年“中国没有沉默权”的人士又要自鸣得意了,仿佛这沉默权是他们从西方老祖宗哪儿拣来的,又是所谓民主的胜利。

  “沉默权”在中国本来就不是新玩意儿,早在二十二年前小平他老人家的“拨乱反正”的法制思想里就提及了,随后又在几次刑法修改中体现了。从那起,对于世界上某些公认的基本法律制度,在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中都得以确认或者体现,其中被告人有沉默权,就是根据无罪推定原则指导出来的诉讼规则,只是某些人视而不见罢了。比如,我国第一次大规模诉讼活动中公审“四人帮”,张春桥就自始自终“沉默”着,可以说开创了世界“沉默”之最。可以这样说,“拨乱反正”给张春桥他们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好好地享受了一次“沉默”。

  本警官认为,沉默权的精髓在于它对犯罪嫌疑人合法权利的保护。可能还有人要质疑,“沉默权”不是现在而今眼目下才耳熟能详的吗?君不见我国刑事诉讼法几经修改,明确在第12条中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这就充分体现了无罪推定原则。而无罪推定原则衍生出来的沉默权的一些特质,已经充分包含在我国刑事诉讼法的一些具体规定之中。如刑事诉讼法第43条规定,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的方法收集证据。这就是不得强迫犯罪嫌疑人自证其罪。

  刑事诉讼法虽然没有明文写上“无罪推定原则”这六个字,但其精神实质已明白无误地表达了这个意思。

  沉默权也是同样的道理。目前我国法律中没有明确规定“沉默权”三个字,但并不是完全排斥“沉默权”,并不是完全没有体现沉默权的内涵。我国的法律没有明确规定沉默权,也没有明确规定不许沉默,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完全应该理解为是沉默权合理内容的体现。一些人没有感觉到我国有沉默权,只能说明对我国公民(当然包括警察)进行一场深刻的法制教育,提高全体公民的素质是多么的紧要,没有“感觉”到我们国家有“沉默权”,只能说明我们的法制过程面对大量低素质人口时才那样步履蹒跚。

  在本警官的执法实践中,不是广大的“嫌疑人”们不知道“沉默权”的问题,也不是法律给不给他们“沉默权”的问题,而是他们根本不知晓作为一个公民首先是遵纪守法,不懂得法律赋予的权利,也不懂得法律规定的义务,更不晓得作为一个公民首先是既有得到国家法律保障的权利,但又要尽法律规定的“人人有责”的义务,也就是要将真实的情况向执法机关“说清楚”。只强调享受“沉默权”的保障,而拒绝法律要求“说清楚”的义务,都不是本警官愿意看到的。可以这样说,现实情况是至少80%的“知情人”沉默着,执法机关“明查暗访”获取证据难之又难。如胡长清罪案的揭露,就没有一桩事情是“知情人”尽的“义务”,相反倒是他们的“沉默”使执法机关吃尽了苦头。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当我们在欢呼“沉默权”的时候,人家“主流国家”却在鼓励公民尽“坦白”的义务。尽管你在高速公路上违了章,或许并没有人看到,但人家偏就有这样的“傻子”主动向警方“坦白”认罚。英国一个杀了七、八十号人的杀人狂,警方根本就拿他没抓拿,也没有谁检举揭发他,该人却主动投书报社向公众说得一清二楚。至于上错了床、拿错了包、花错了钱、背着人丢点小垃圾,也赶紧找有关部门“说清楚”的事更是不胜枚举。只要这世界人人都有一份“坦白”,法律的天空才会更加清朗,不是吗?

  总之,不是我们国家没有“沉默权”,也不是“沉默权”现在才有,更不泛大量“沉默”着的人成功地摆脱了法律的惩罚。不信,许多“沉默者”同警方周旋了数年之久,到现在姓甚名谁,何方人士,家居何处都没有吐句真言。更有甚者,有些“沉默者”你就是知晓他就是杀你老父老母,奸你妻女妹儿之人,你还得照样看着他从你身边洋洋得意地迈步出监。这就是说我们国家有“沉默权”是铁定的,至于执法者没有执行“沉默权”,有公民没有享受到“沉默权”,那是另外一码事了。

  向张春桥学习,你就有沉默权。这,二十多年前就有了。至于张春桥是“大人物”,至于张春桥“沉默”着照样判有罪,这又是另外一码事了!

作者电子邮件:lx382@peoplemail.com.cn

  作者:乐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沉默权”不是时髦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