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小宁:美国与中国统一——论中国统一之路

  我对美国的态度,在我去年五、六月间写的两篇文章:《唇亡齿寒面对北约对南联盟的轰炸中国应采取强硬态度》和《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既强大又软弱–已经到了改变中国外交战略的时候了》即可看出。我绝不是一个亲美派,相反我是一个民族主义者、爱国主义者。我在上两文中指出:“从近期看,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是为了恫吓。它很怕中国插手轰炸南联盟事件。从长远看,美国把中国看成是下一个世纪最大的对手,要遏制中国。”“如果中国不改变外交战略,不采取强硬立场制止北约在南联盟进行战争升级,不坚决反对北约东扩,反对美日军事联盟对周边地区的军事干预,不进行中俄联手,不反对中国上层严重的崇美、恐美、媚美的思想情绪的话,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的目的就达到了。”“中国不是以前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中国了。懦夫是被人看不起的,中国人应该有骨气。大学生在游行示威时高喊毛主席万岁,表达了中国人民的声音。毛泽东时期的中国是非常贫穷落后的国家,但毛主席、周总理、陈毅外长在对外事务中从来都是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当时的中国、中国领导人受到了全世界的重视和尊重。三十年以后,中国早已是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国了,中国为什么骨头反而变得软了,对国际事务连话都不敢讲了,更不要说敢做什么了。”外交上对美国的软弱,使美国在中国统一问题上一再进行破坏。

  在中国统一问题上,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美国有巨大的影响,所以必要专门论述美国与中国统一这个问题。

  从中美关系的历史看美国是中国统一的最大障碍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真诚地希望中国不要打内战。它派了国务卿马歇尔将军(也是美军界的最高领导人)到中国来调停。但在国民党政府坚持打内战后,美国出于对共产主义的反对,支持了国民党政府,给了它大量的军事和经济援助。可以说美国政府在1946年犯了一个大错误。有的历史学家把它称为“失掉了中国”。内战后期,美国对国民党政府感到失望,断绝了对国民党政府的援助,并向新生的中共政权表示友好。美国当时准备放弃在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已公开宣称,如中共军队解放台湾,美国将把其看成是中国内战的延续,不会加以干涉。美国准备把它控制下的菲律宾作为蒋介石集团的流亡地。这次轮到中国共产党犯错误了。毛泽东新中国成立前夕做出了错误的决择,搞了对苏联的“一边倒”。毛泽东的正确决择应该是,像南斯拉夫的铁托一样,在苏美之间搞等距离外交。周恩来等曾做此努力,张治中曾向毛泽东做过建议。如果毛泽东做出正确的选择,外蒙不会失掉,台湾问题早就解决了。很可惜中共党内已经没有了民主。

  在朝鲜战争爆发之后,美国派第七舰队进入台湾海峡,阻止大陆军队解放台湾。中国入朝参战,进行抗美援朝战争。美国国内反华情绪最高涨时,台湾的国民党政权曾五次要求入朝参战或反攻大陆,均遭美国拒绝。这多少讲明美国在对中国大陆不想把事情做绝了,也根本就没有灭亡共产党中国之心。

  1954年4 月周恩来为首的中国政府首先提出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现在已经成为为世界各国所承认的国际准则了。又是在周恩来的努力之下,中美开始了华沙大使级会谈。1958年毛泽东下令炮击金门,这表达了中共以武力解决的决心。1959年中苏关系破裂,双方都有责任,但中国作为一个受到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经济封锁的国家,毛泽东的做法显然严重地危害了中国的国家利益。1962年台湾的国民党政府决心趁大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反攻大陆,此建议再一次遭到了美国的断然拒绝。1965年美国开始进行越南战争,中国和苏联坚决支持越南的抗美战争。这场战争以美国政府在国内反战力量的压力下,退出而结束。1969年中苏之间发生了严重的战争危机。那时候中国在国际上几乎成了孤家寡人了。此时中国奉行了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这本没有错,早在新中国建国时就应实行独立自主的外交路线。而这时实际上成了“光荣的孤立”。在周恩来、陈毅等人的一再说服下,毛泽东同意与美国发生关系。以后就有了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席位,中美建交,美国与台湾断绝外交关系。三个中美联合公报奠定了中美关系的基石。美国一再承诺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这些对中国统一是非常有利地推动。周恩来在其中起了非常大的作用。毛泽东在晚年提出了反对美国和苏联两个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的对外总战略。这是正确的,因为它维护了中国的国家利益。那时,中国无论是对美国,还是对苏联都非常强硬,这反而受到了世界各国的尊重。

  改革开放以后,中共领导人鄧小平等改变了毛泽东的很多做法,实行的新的内外政策,美国对此是欢迎的。(这些政策基本是正确的,不能说美国欢迎,就认定是错误的)中美关系越来越好。这时又出现了一个错误倾向,中国开始近美远苏。1981年,以叶剑英的和平统一中国的九条主张为标志,鄧小平和中共中央提出了“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国家统一方针。这一方针受到了全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的欢迎。大陆与台湾之间开始走向和平统一的道路。但当时台湾国民党政府采取了三不(不接触,不谈判,不让步)主义的做法。1979年美国政府在与中国建交的同时,签署了《与台湾关系法》承诺对台湾的保护。国民党领导人蒋经国在他死前做了两件好事:开放党禁,使台湾走向民主政体;开放台湾同胞去大陆探亲,推动了中国和平统一事业。

  早在勃列日涅夫活着的时候,苏联领导人就多次表示要与中国恢复正常关系,但中国出于面子对此非常冷淡。一直到差不多十年以后,1989年,中苏关系才实现了正常化。中国如果早几年与苏联实现关系正常化,就可以打苏联牌,压美国在台湾问题上让步,从而实现中国统一的重大突破。大陆再一次错过了好机会。中国领导人曾要求美国出面,向台湾施加压力,以使中国大陆与台湾统一。我多数讲过,这是可笑的。因为美国从它的国家利益出发,是不希望中国强大的。它从来都没有放弃遏制中国的政策。它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1989年中国发生陆肆事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了经济制裁。美国多年培植中国上层亲美势力的努力起了作用,中国反而对美国变得软弱。1990年苏联解体。这对中国是件好事情,因为威胁中国的两个超级大国之一的苏联不存在了。可是由于意识形态的原因,中国没有与已经不那么强大的俄罗斯发展关系,对美国进行反遏制。俄罗斯三次主动提出与结盟,均遭中国的拒绝。近美远俄的外交路线被延续。俄罗斯尽管受到了中国的冷遇,但它坚持不与台湾发生关系。相反美国却做了很多敌视中国的事情。美国早就承诺要减少以至停止向台湾出售武器,但实际上却越卖越多,越卖越先进。1995年允许台湾总统李登辉访美,1996年把两艘航空母舰开进台湾海峡,美国国会通过决议要武力保卫台湾,等等。这些对中国的统一都是极为不利的。中国方面主动提出要与美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美方口头上也答应了。1999年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将这种战略伙伴关系撕得粉碎。还是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小布什说了实话:中国是美国未来最大的对手,根本不是战略伙伴。

  从长达五十多年的中美关系史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是中国统一,在中国外部的最大障碍。我们除了看到美国是最大的障碍的一面,也应看到它不支持台湾独立,它多次阻止了两岸可能发生的战争的一面。

  中美是世纪对手,但如选择战争方式一决高下,则是最愚蠢的

  我在《不要对台湾有那么强烈的敌对心理——四论中国的统一之路》一文中说:“我们过去所受的教育,认为美国、日本等资本主义国家是帝国主义国家,社會主義的苏联也是社会帝国主义国家,它们都像法西斯主义的德国、日本一样是战争狂人,从骨子里就是要侵略中国,灭亡中国。因此反对者说:”王小宁网友至今仍然信奉“反对战争的世界人民和各国政府会……‘实在让我深深遗憾。”战后五十六年的历史表明,尽管美国异常的强大,但也没有去侵略过其他国家。几次战争都是有某种原因的。美国战后占领了日本和德国。但并没有把它们变成自己的殖民地,反而非常慷慨地帮助了这两个国家。以致使这两个国家今天成了美国在外贸上最强大的对手。古巴是美国的眼中钉,肉中刺,又是在美国边上的很小的国家,是名副其实的“抵在美国腹部的一把匕首”。美国要灭掉古巴可以说是轻而易举的。但四十多年了,美国没有这样做。为什么?因为美国人民、政府、政界人士都认为美国不能侵略一个主权国家。我们真应对美国等“帝国主义国家”重新认识了。“我现在仍然坚持这一认识,而且将来也会坚持这一认识。这就是:世界各国人民和多数国家的政府是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美国人民也是热爱和平的,美国政府和政界并不好战,它们不会以灭亡为目的去侵略一个国家。

  此段话中的一句:“战后五十六年的历史表明,尽管美国异常的强大,但也没有去侵略过其他国家。”讲得不严谨,引起了一些人的误会。战后美国确实侵略过一些国家,但这种侵略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德国、意大利对其他国家的侵略是不一样的。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是要灭亡中国,把中国作为它的殖民地。而战后美国对一些国家的侵略,主要是以军事手段对敌对国家进行打击,完成之后它会主动撤回本国。也有人管这叫新殖民主义。上面那句话应改为:“战后五十六年的历史表明,尽管美国异常的强大,但也没有以直接政治控制和军事占领为目的去侵略过其他国家。”把美国的侵略做个限定。

  美国最怕别人拥有核武器,美国坚决反对法西斯主义,美国经常充当国际间战争的和平调解人,美国制止一个国家对另一个国家的侵略,美国一定程度上是主动地退出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积极倡导裁军谈判。说美国政府在一定程度上是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这并不过分。

  美国要与中国打仗,早就打了,何必等到中国越来越强大再打。朝鲜战争期间,中美之间已经直接作战了。国民党政权要求反攻大陆,这对美国在朝鲜战场的作战是有利的,但遭到了美国的反对。朝鲜战争开始以后,美军总司令叫嚣要打到中国去,很快就被美国总统撤了职。1962年国民党政权要求反攻大陆,由于大陆当时处在经济最困难时期,中国政府通过中美华沙大使级会谈告诉美国政府,希望美国不要支持国民党政反攻大陆。美国政府反对了国民党政权反攻大陆。1965年以后,中国坚决地支持越南抗美战争,甚至秘密派部队入越参战,美国也没有把战火烧到中国。特别是1970年中苏战争一触即发时,美国并没有趁火打劫,从南方向中国进攻或施加压力,而是从越南撤出。尽管美国在1946年支持过中国内战,在1950年在朝鲜与中国军队作过三年战,在1965年对越南的战争多少是针对中国的,但是它自新中国成立以后却没有支持中国爆发新的内战。这总算对中国做了一件好事。

  在和平与战争问题上不应该错误地认识美国。我在回答一个网友的问题时说:“你说核武器制止了战争,我同意。不仅核武器,常规武器的发展也制止了战争。因为现代武器的杀伤力和毁灭性太大了,使战争的双方,不论是胜利者,还是失败者都得不到好处。我想只有最愚蠢的人和别有用心的人才鼓吹打内战呢。内战将毁了中华民族。中美是最大的战略对手。但不论中国还是美国都不会选择战争来一决高下的。如果发生了中美之战,这两个国家将沦为二流,甚至三流小国。而一流国家将是俄罗斯、日本、欧洲几大国。美国是一个有世界上最强的政策研究咨询机构的国家,它会那么蠢吗?危险的反而是专制独裁的中国。一个领导人的愚蠢的决定,将毁灭中国。”我多次讲过,现在战争是国家经济能力,科技教育能力的竞赛。中美之间实力相差悬殊,中国如果选择与美国进行战争,简直是蠢透了。对可能发生的战争,我们应有所准备,但没有必要主动地进行战争。

  美国的一些舆论对中国进行了妖魔化,把中国说成是黄祸,是战争狂人,是世界和平最大的威胁。同样中国的一些舆论也把美国进行了妖魔化,也把美国说成是战争狂人,亡中国之心不死。有人把台湾看成是美国插向中国大陆腹部的一把锋利的尖刀,对台海战争非常热衷,并把这场战争说成是中美(还有日本)世纪决战的开始。甚至还说,中美早晚要进行一战,晚打不如早打。中国与美国之间有很大的矛盾,美国极力遏制中国,但双方之争不应演变为战争。中美之间应以和平共处和和平竞赛的方式一决高下。中国首先应加快发展速度,赶上美国。中美之间还差得很远。为了实现这一愿望,中国需要一个长期的和平环境,需要中国的和平统一。

  美国不希望中国统一,但更反对台湾独立,它希望中国长期分裂下去

  在中国统一的进程中,有三种可能:一、中国大陆与台湾统一,二、台湾独立,三、中国大陆与台湾长期分裂下去。

  我在去年五月写的《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中国大使馆的根本原因是:中国既强大又软弱–已经到了改变中国外交战略的时候了》中做了一个错误判断:“美国从骨子里就希望台湾独立,中国竟有人乞求美国领导人做台湾领导人的工作,以其影响促使台湾接受中共的统一要求。这不有点太可笑了吗?”后来美国总统克林顿对台湾独立的态度,使我改变了认识。我认识到美国是反对台湾独立的。对美国来讲,它最希望出现第三种可能,中国大陆与台湾长期分裂下去;最反对第二种可能,台湾独立;对中国的统一,它并不愿意看到,但还是可以接受的。

  为什么说,美国是反对台湾独立的?因为如果台湾独立,中国大陆肯定做出最强烈的反应。无非两手:一手为武,发动台海战争收复台湾,一手为文,对台湾进行严厉的经济和外交制裁。无论出现这两种情况的哪一种,对美国都是两难的选择。美国不仅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是世界最强大的,但决策方面也是非常科学和慎重的。美国有大量的研究咨询机构,它对中国统一的三种可能早就做过不知道多少次研究分析了。它早就认识到台湾独立对它是非常不利的。这个问题我在上面的文章中已有论述。美国国内确有很大的政治势力支持台湾独立,但是这股政治势力并非美国社会的主流。所以我说,美国不希望台湾独立是正确的结论。

  中国如果长期分裂下去,对美国是最有利的,这也不用再说明了。任何使中国不能统一的做法,不论是极左的,还是极右的,都是不利中国,而有利美国的。

  美国可以阻止大陆以战争方式统一中国,但无法阻止大陆以和平方式统一中国。对中国和平统一,美国不论心里多么不舒服,只有支持。东西德国统一,南北朝鲜和谈,美国心里也不痛快,但它说不出什么来。如果大陆与台湾开始和谈,美国也不好加以阻止,甚至还会出来做调解人。

  大陆在中国统一问题上应对美国强硬,对台湾温和

  中国统一问题是中国的心腹大患,中国对此问题非常敏感。几乎在与任何国家接触中,都要对方承诺“一个中国”的原则,要求对方绝不能与台湾发生任何官方关系,绝不能向台湾出售武器。但是中国对台湾的最大支持者——美国却一再让步。这样很难推进中国统一大业。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有两个标准。美国是中国统一的最大障碍,中国尤其在这个问题上应对美国采取强硬态度。

  中国大陆每每在统一问题上感到困难时,就向台湾施压,进行战争威胁,但却没有向美国施压。是否应该反过来,对美国强硬,对台湾温和。

  当然在与美国斗争的同时,大陆也应该改变一些做法。首先是承诺放弃武力,其次就是对台湾让步。如果大陆承诺放弃武力,美国就没有理由再卖给台湾武器,没有理由承诺保护台湾。如果大陆对台湾进行了合理的让步,美国就没有理由再做不利中国统一的事了。在这种情况下,如果美国再进行任何破坏中国和平统一的活动,我们立刻加以严厉反击。在对美国斗争时,一定要做到有理、有利、有节。

  这个有理很重要。不但中国大陆人认为有理,香港人、台湾人也认为有理;不但中国人认为有理,世界人民和多数国家政府也认为有理,甚至美国人民和政界的一些人也认为有理。只有有理,对美国的斗争才能有力。而现在,中国大陆对美国阻挠中国统一的行径的抗议,在中国大陆以外并不得到同情。全世界都不愿意看到台海战争的发生。大陆不承诺放弃武力,对台湾进行战争威胁,只能被世界上一些人看作是恶人。而美国卖给台湾武器,承诺保护台湾安全,反而被世界上一些人看作是正义之举。中国大陆人都会说,这是不对的,是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不管对不对,世界上就有很多这样看的人,人家不会听我们讲的道理的。所以我们只有站在世界多数人公认的道理上,与美国进行坚决的斗争,才能真正使其不敢再做阻挠中国统一的事。

  在这个基础上,你的态度越强硬,效果越好。你硬了,他就会软。我们一定不能再让美国允许台湾总统去美访问,卖给台湾武器,通过保护台湾的法律和其他类似的事情发生。台湾背后的这棵大树倒了,它就不会再硬撑着了。

  最近有一个消息应引起大陆的高度重视:“陈水扁向即将成立的美国新政府提出” 三大主张” :1.台湾高层官员访问和过境美国所受到的” 不合理” 限制,美新政府应该有所改善和突破。美国主管国防、外交以及安全事务的政府首长,不必等到卸任之后才能访台。2.期待美国新政府能信守对台承诺,并在对华政策的三大支柱《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和《八一七公报》上,加上第四大支柱,即两岸问题的解决应由台湾人民同意。3.美国新政府应避免提及对华” 三不政策” ,特别是” 第三不”– 不支持台湾加入以国家为会员资格的国际组织。” 如果真的要有’ 三不政策’ ,我们建议应该还有’ 第四不’ ,就是反对中共以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中国政府应对此坚决反对,并向美国新政府提出建议,如:美国政府不应在台湾政策上倒退,不应再做不利中国统一的事。中国大陆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而美国不能再向台湾出售武器,美国应撤消所有对中国和平统一不利的法律和政府决定。

  对台湾应该温和一些,文攻武吓是最蠢的办法。人是有尊严的,台湾人民也有尊严。越是弱的一方越不愿意屈从。中国古训:宁愿站着死,不愿跪着生,台湾人也是中国人,他们也是骨气的。两岸不要针尖对麦芒,水火不相容。只要是大陆的提议,台湾就反对;只要是台湾的提议,大陆就反对。比如“一个中国,各自表述”。大陆对此本来是不认可的,一定要台湾同意大陆的“一个中国”的定义。还有像“台湾统独全民公决”。一再自称相信台湾人民,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大陆领导人,没有必要象看到洪水猛兽一样害怕全民公决。民进党和陈水扁也不是傻瓜,他只所以保证当选之后不进行“台湾统独,全民公决”是因为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台湾的主流民意是维持现状,如果像我所主张,大陆采取“和平、民主、现实主义和对台湾做较大让步”的方针,台湾人民会同意早日统一的。所以台湾全民公决,有什么可怕的。大陆前领导人讲,绝不同意三民主义统一中国,这又何必呢。三民主义是个好主义,是孙中山先生提出来的。其中民族主义对中国统一是有利的。共产党历史上接受过三民主义。这就是个面子上的事。

  台湾民进党上台后,所作所为是不能令人满意的。我们一方面与他斗争,一方面也应检讨一下我们是否也有过分之处。不应把中国统一事业倒退的责任全部都推给对方。极左派所起的作用与台獨分子是一样的。台湾当局一再表示要与大陆和谈,甚至表示要到北京来谈,大陆却一再拒绝,设置了很高的门槛,非要人家改党章,学了当初国民党政府的“三不”主义:不接触,不谈判,不让步。南北朝鲜历史上打过大仗,双方都死了两三百万人,却能够谈起来。大陆与台湾从来没有发生过战争,共产党从来没有欺压过台湾人民,国民党共产党之间的内战已经是五十六年前的事了,双方为什么就不能坐下来谈判呢?陈水扁上台后,最少没有主张过台湾独立,既然如此就可以谈。就是换了国民党、新民党、新党,它们也会极力维护台湾的利益,与大陆讨价还价的。有人说,是台湾不愿意谈判,这不符合事实。台湾的台獨分子,大陆一些一心一意要对台湾武力解决的人,才是反对和谈的人。他们是一丘之貉。大陆确实有人在极力反对鄧小平和中共中央提出的“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的中国统一基本方针,我想全国人民都会看清是什么人在这样做。

  作者:王小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美国与中国统一——论中国统一之路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