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晋华:盗线贼的死与对弱势群体的关怀

  一个边远的小山村一夜之间,10000 米民用照明线路被盗割,气愤至极的村民们到公安机关报了案,警察在勘察现场中发现,案发现场的一根电线杆被拉倒,一具男尸被压在电线杆下。死者胸部被电线杆挤压变形,双侧肋骨多处骨折,肺部严重损伤,胸腔积血,法医解剖认定系失血性休克死亡。警察还在现场发现了被盗割的电线、断线钳以及攀登电线杆用的工具,死者双手戴有橡胶绝缘手套。警察通过认真的现场勘察、分析,初步认定死者就是盗线贼。

  面对盗线贼的死亡,我看到的是村民们的怨恨与谩骂,毕竟对于这个偏远的、并不富裕的小山村来说,电线被盗割,村民们就要有很长一段时间用不上电了;面对盗线贼的死亡,我看到的是村民们的愤恨和仇视,大家都认为这是“罪有应得”,是“恶有恶报”;开始几天盗线贼是人们餐桌上、闲暇时的主要话题,几天后人们渐渐地就将盗线贼淡忘了。

  我看到了人们对生命的冷漠。盗线贼死时,大约只有20来岁,警察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任何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经过调查没有发现死者是当地人的线索,看来这极有可能是一个失足的外来民工。因为错误的选择,使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不知道他有没有父母妻儿,如果有的话,他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他的踪迹,永远无法见到他的尸骨,他只能永远做一个漂泊的游魂了。盗线贼破坏盗窃电力设施,给社会和普通百姓的生产生活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无法挽回的,但是,对于他个人来讲,他所能得到的,也许只有几百元,最多也不过数千元。为了数百元、几千元失去了断送了宝贵的生命,又是一件多么可怜、可悲的事。

  我无意淡化和抹杀盗线贼的犯罪事实,我和普通人一样对犯罪抱有同样的痛恨心理。但是,一个人走上犯罪道路是许许多多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究竟是什么因素促使一个年轻人成了盗线贼,我已经无法考究了。

  为什么近年来在我们这个外来人员比较多的地区,暂住人口犯罪数居高不下,并且一直占据着当地犯罪率的大部分,这是一个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我想,外来人口这个庞大的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被严重忽视,他们的基本权利经常被践踏,他们受到的伤害得不到补偿和伸张,是不是促成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走上犯罪道路的一个因素?

  看到那些干着最脏、最累、最苦的活计,辛辛苦苦,甚至是冒着生命危险干了一年的民工,工资被黑心的老板克扣、拖欠、赖帐时挂满泪水的脸,我的心在流泪,我不知道他们怎么面对盼着他们工钱的父母妻儿的眼,我不知道谁能够、谁愿意为他们讨回属于他们的工钱;看到那些无奈的民工们工作时间被无节制的延长、安全保障被尽可能的削减,在极度恶劣的工作环境中,有多少民工被压在矿山事故的煤层里,被烧死在铁门紧锁、没有出逃生路的“三合一”厂房里,而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些黑心的老板追求个人财富的贪婪,面对这一切,我们的心都在流泪,但我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能够、愿意为保障他们的基本权益不懈地去努力、去奋斗。

  我想,盗线贼在成为盗线贼之前,也许和我们的兄弟一样淳朴、善良、勤劳和富于忍耐,也许在这之前,假如他们有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好的生存环境,他们应有的权益能得到更有效的保护,他们走上犯罪道路的可能性是不是会小一些?对此,我不敢断言,但是,我想那句“仓廪实而知礼节”的治国名言,如果没有一定道理的话,也不会那样久传不衰。

  我们每一个人是不是都应该对诸如外来民工那样的“弱势群体”给予更多的关怀?

  如果一个社会放弃了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弱势群体的生存状态被严重忽视,他们的基本权利被践踏,他们受到的伤害得不到补偿和伸张,这种状况长期得不到解决,弱势群体一定会将他们受到的伤害和不平等以各种方式向这个社会表达,表达的方式包括文明的和不文明的、道德的和不道德、合理的和不合理的、合法的和不合法,那些不文明的、不道德的、不合理的、不合法的,必然要给予我们和我们的社会以伤害。承受这些伤害的人,包括那些曾经有意或无意伤害和践踏弱势群体的人们,也包括那些未曾伤害和践踏过弱势群体的人们。特别是当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走向报复社会的犯罪道路时,这种报复和犯罪对我们和我们的社会的伤害就更为惨烈,外来民工犯罪在一些地方居高不下的事实,也许可以从一个侧面说明这不是危言耸听。

  一个社会对弱是势群体的关怀程度体现着这个社会文明和进步的程度。对弱势群体生存状态的旁观、麻木和冷漠,同时也是对我们自己的伤害和冷漠。因为,他们今天受到的伤害和不平等,有一天也有可能落在我们的头上。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关怀他们的生存状况和生存环境,就是对我们自身的关怀。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韩晋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盗线贼的死与对弱势群体的关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