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鞍钢: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给贪污问题算总帐

  中国官场的腐败现象究竟使这个国家蒙受多少损失? 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科学院与清华大学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教授说:每年损失(人民币)数以千亿元计!

  “贪污腐败的严重性已远远不止于少数官员的中饱私囊。”这位经济学家疾呼。

  他的眼睛看到的是整个国家蒙受的巨大经济损失。他说:“相对来说,个别官员的受贿只是‘九牛一毛’。”

  为了给中国的腐败问题算总账,胡鞍钢编写新书《挑战腐败》,即将出版。 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他正色指出,腐败是中国“最大的经济损失、最大的社会污染、最大的政治挑战”。

  他说,腐败造成的最大经济损失首先就是“租金”损失。

  这“租金”是经济学定义的租金。由于管制、垄断、高关税等等而出现“寻租活动”,就是经济学意义的“腐败”。

  胡鞍钢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租金”主要表现为三大“价格差”:商品价格差、利率价格差、汇率价格差。谁能利用这些“价格差”获利,谁就得到“租金”。随著市场化和汇率改革,三大“租金”正在迅速少,目前,“租金”主要存在于垄断部门。这些部门的垄断价格大大高于合理的市场价格,“价格差X 消费数”的收益则远远超过了合理的利润。

  垄断也导致许多原本可以享受到服务的消费者无法获得服务,形成损失。

  胡鞍钢举了几个例子。

  例子一:中国电信服务连续降价,至今降了三分之一。降价以前和降价以后这个价格差就是“租金”。降价以前,消费者付出的租金是高得几乎难以计算的。

  例子二:保守估计,民航的垄断“租金”每年多达75亿到100 亿元人民币。

  怎么算出来的?他说,就从民航公司可以打折20至30%来经营算出来。

  例子三:中国最大的垄断行业是电力业。根据他估算,每年造成“租金”损失占中国大约8 万亿元人民币GDP (国内生产总值)的0.75至1.5 %。

  胡鞍钢说,即使每度电只有5 分钱“租金”,也是天文数字,因为中国是世界上第二大发电国啊。

  腐败造成税收损失

  腐败造成的第二种损失是税收损失。

  胡鞍钢说,首先,关税莫名其妙地大量流失。从1994年至1998年严厉打击走私止,中国的名义关税从36%一路降到15%,换句话说,期间国家至少有15%以上的关税收入,但是,从一年约1 万1000亿元的进口额来细算,实际关税率只是2.6 至2.8 %。这就意味著一年约有1500亿元至2000亿元应收关税不见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胡鞍钢说,这是大量不规则的“减免税”瓜分和严重走私造成的,连带的也造成增值税、营业税的大量流失。

  其次,土地、能源、矿物资源——中国的三大紧缺资源的税收也大量流失。按世界银行估算,1997年中国自然资源的使用约占GDP 的10%,应收税额大约是1000多亿元,但是,政府并没有得到这个数额,实际税收只是大约七分之一。

  “税收流失是最大的腐败之一。”胡鞍钢说:“一个国家是否现代化、是否清廉,很大程度要看税收系统是否清廉、有效。”

  腐败造成地下经济损失

  腐败造成的第三种损失是地下经济损失——偷税、漏税、非法经济等。

  1979年,中国每宗走私案平均案值仅仅是500 元人民币。到了1990年,走私总案值6 亿元,平均每案5 万元。到了1999年,总案值高达154 亿元,平均每案184 万元。

  “足见走私规模越来越大。而这只是破了案的,未破的案那就不知有多少了。”胡鞍钢说。

  胡鞍钢估计,已查处和未查处的走私案约占中国GDP 的0.4 至0.5 %,相当于中国对研究与发展(R&D )的投入。他感慨的说:“换言之,只要打击了走私,国家就有多一倍的钱来作研发。”

  腐败造成国有投资、公共投资的损失

  腐败造成的第四种损失是国有投资、公共投资的损失。他说,公共投资是世界主要的腐败领域,平均损失占投资总额15到25%, 发展中国家的比例更高。而中国的国有投资和公共投资还有“非直接生产”投资比例过高问题,一般都超过20%,例如盖宾馆、俱乐部、宿舍等,再加上“豆腐渣”工程,盖楼楼塌、建桥桥垮,都是巨大损失。

  胡鞍钢不肯透露他所计算出来的数字,只说“这个数额大得惊人”。

  他指出,公共项目、投资和政府采购,只要一采取国际公开竞标,就平均可节省10至15%资金。

  他说,中国政府已经部分实行政府采购办法,但总额只有100 多亿元人民币,仅占政府总支出的1 %而已。他希望最终能大幅度提高政府采购到占总支出比重20%至30%。这样,每年可节省开支200 至300 亿元,超过国家“扶贫”资金总额。

  “增加政府信息的透明度、鼓励竞争,能有效降低成本,解决腐败的损失问题。”胡鞍钢呼吁中国政府在这些“重点领域”实行重大改革,而不仅仅是抓几个贪官。

  他建议,第一,税收领域大幅度减少具有“寻租”性质的减免税,大幅度减低名义关税率。政府应该加快建立全国的联网稽查和现代化的征税系统。他说,这是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方向一致的。

  第二,财政系统领域须强化监督,预算外和制度外资金要纳入人大监管范围,进一步扩大政府采购招标范围,实行国有企业和单位会计委派制,不让它们有机会“做三本账、五本账”,并实行个人终身追究等等。

  第三,在国有经济企业和公共投资系统领域,所有重大工程和采购须实行公开招标制、终身追究责任制、腐败检举。

  第四,在电力、民航、铁路、通讯、供水、供气、水利业等垄断行业要加快开放步伐,引进竞争机制。除此之外,还应该在长期由国有部门单位垄断的服务领域如高等教育、医疗卫生、体育文化、艺术、出版、电影电视等开放市场,鼓励竞争。“下一步的反腐败就是反垄断。反垄断才能更有效反腐败。”胡鞍钢说:“2000年是反腐败年也将是反垄断年。”

  企事业单位要保留特许经营权?胡鞍钢说,行,但收益应该归国家而不是归所属单位。例如,须向中央银行征收货币发行税,须向中央电视台征收特许经营收入,须向国有烟草公司征收特许经营销售收入,对医药、报刊等等都要征收特许收益。

  胡鞍钢在《挑战腐败》中引了世界银行行长沃尔森的话:“我们不能让腐败的癌症摧毁发展的一切努力。”

  他承认,中国要战胜腐败,障碍很多、问题不少,但他对反腐充满信心,因为“江澤民、朱熔基代表了中共党内和政府的健康力量,代表了改革开放,反腐败也是民心、党心、军心所向”。

来源:联合早报 (沐目转发)

  作者:胡鞍钢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国情研究中心主任胡鞍钢给贪污问题算总帐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