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星小雪:新世纪的祝愿

  洛阳一把大火,震惊了许许多多正打算兴高采烈迎接新世纪的人们。也使我们能够超越个人的常常有些小资情调的悲欢,把眼光投向更大的人群。让我们能够有机会停下来想一想,我们究竟处在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我们是否曾拥有过生的权利,如果有的话,是怎么样一种权力,是像人一样有尊严地活着,还是如同肮脏的猪狗和渺小的蝼蚁。

  2000年是灾难频发的一年,沉船、车祸、坠机、塌楼、爆炸、火灾,动辄几十、上百人的死亡。更有冷漠者说,我们国家的人口实在是太多了,有限的几个生命,本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我们对他人生命的不正常消逝表现出如此的漠然,那么,没有人能够给我们保证,下一次这样的事一定不会轮到我们。

  我的家乡在贫困的小山村。夏天时我和妈妈去探望一门多年未见的亲戚,看到的情形令我久久难忘。当时这家的女主人(50多岁,文盲)刚从乡里的“学习班”放回来不久,是乡干部在检查计划生育工作时找不到她的儿媳(躲出去超生了),就把她抓回来带到乡里(自然没有人给她出示任何一种手续)。和她一起进学习班的婆婆们还有十多个。

  所谓学习,就是把他们统统关在一间屋子里,吃饭时把饭从窗口递进去,屋里没有厕所,她们又不能出来,许多天只能在这间吃饭、睡觉和活动的房间里随地大小便。半个月后她被放了回来。我去的时候正是最酷热的天气,她家的堂屋里倒是挂了个吊扇,但因为交不起电费,村里把她家的电给停了,每天天一黑就只好睡觉。床上是光溜溜的一张烂席和一张发乌的粗布床单,没有枕头。妈妈和我想给家中80岁的老人洗洗头,女主人找了半天,拿来了半袋洗衣粉和一把掉了许多齿的梳子。除了那个不会转的吊扇,房间里的一切都和我二十年前在她家时没有太大的区别,而那时我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我想很多城市里长大的朋友是很难想象在改革开放二十二年之后,我们的农村还有这样的贫困。说到计划生育工作,我想起一个同学告诉我的几句顺口溜:“上吊给你绳,喝药(农药)给你瓶,宁添一座坟,不添一口人”,作为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我知道计划生育工作在农村的难度,知道乡干部们的无可奈何。但是,我依然对他们的工作方式表示怀疑。对于那些愚昧的贫困的农民,我想这样办“学习班”的方法将更令他们不知尊严和美好的生活为何物。需要做更多工作的,是我们这些所谓有文化的文明人而不是他们。

  当前在农村,干群关系的激化是非常突出的现象。我在南方周末上看到,有一个地方的农民集体上访(或者用干部们的话叫“闹事”),局面控制不住,上面派了武警部队去,这些部队并没有采取太大的动作,他们只是把村里的街道扫了扫,然后每家发了50块钱、一袋大米、一壶油,村民居然就给他们跪下了。我的纯朴的可怜的父老乡亲!就是这些给一袋大米就会喊“共产党万岁”的农民,很多基层政府却还会和他们闹得势不两立。就在前面所说的那个贫困的乡村,我知道几年前他们乡政府六、七十号人曾集体到苏杭公费旅游。

  我的家乡还有很多小煤窑。瓦斯爆炸之类的事故很多年来似乎就没有停止过。就在去年,一次煤矿事故一下子就夺去了老家的村子里的六条生命。都是二、三十岁,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最后的结果是每家给了四万元的抚恤金。从村民的议论中感觉到他们认为这事的处理还算不错。

  我也曾经多次体会到城乡公共汽车的超载。急于赚钱的车主拼命地往车里塞人,有时能超员一倍以上。更有一次居然有人把一个液化气罐带到了公共汽车上,司机也视而不见。每每在这种时刻,我都感到心惊肉跳,但常常是别无选择。还有一次,我看到一辆装满柴禾的三轮车,上面又密密麻麻坐了十几个男女老少,司机居然是刚从酒桌上下来的。而这些常常让我捏一把汗的事情,当地的农民们似乎并不介意。因为物质和精神的双重贫困,使得安全的考虑对于他们而言成为一种奢侈。看到有些地方因为超载发生重大事故,我常常想像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不出事只是幸运,出了事却是必然。

  还有艾滋病的事,几年前我们甚至还认为它是一种“富贵病”,只有那些生活不太检点的人才可能罹患此疾。但是,现在太多的报道告诉我们,有很多老实得近乎木讷的农民只是因为卖血却染上了这种无法治愈的疾病。因为贫困而卖血已经是一个悲剧了,因此而染上艾滋病无疑是更大的悲剧。染上了却不知道,只以为是一种“怪病”而成批甚至成村的死去,则是悲剧中的悲剧。

  如果说农民是因为贫困和无知导致他们生命的脆弱,常常像蚂蚁一样被轻易地踩死,那么我们现在把目光转向城市。

  特大火灾这两年已经发生很多起了。总是在事后披露说这些地方本来就存在着严重的消防隐患。但是一日不出事,他们便可以在当权者的维护或者漠视下继续营业。有一次我和朋友去当地最有名的一家迪厅。因为有一个当红歌星的演出,所以那天的人多极了。灯光、音乐,喧闹的人群,密布的电线,空气似乎划一根火柴就能点燃。全封闭的歌厅只有一个狭窄的出口。几百个人拥挤在小小的空间里,一旦发生火灾那真是不堪设想。诸如此类的还有很多商场。它们总是令我在某个时刻忧心忡忡,我总觉得灾难正埋伏在这样的环境深处,一俟有机会便会出来狞笑。

  那么好,我们不去娱乐场所、甚至商店总可以了吧。时至岁末,却又传来大面积发现毒米的消息。我们终于不能不问,我们是否还可以安全地免于恐惧地生活?

  新的世纪就要来了,我的心中除了沉重之外,毕竟还有很多美好的希望。

  我希望新世纪的阳光洒在那些苦难的农民的身上,让他们可以生活得稍微好一点,让他们的孩子能够念书,以便将来可以象个人一样地生活。

  我希望阳光洒在那些打工仔的身上,使他们在感受都市的物质文明时也能得到应有的尊重与体谅,从而保有一颗正直的、向上的心灵。

  我希望阳光洒在城市下岗职工的身上,让他们能够凭自己的脑力和体力保持有尊严的生活,抚养孩子,赡养老人。

  我希望阳光洒在中小学教师的身上,给他们较好一些的待遇,使他们不为生活苦恼,能够以健康的心态培养和教育我们的孩子们。

  我希望阳光能够洒在政府官员的身上,希望他们中有更多的人能够具备他们的位子所要求的良知、正直和责任心。

  我希望这个世界上的“假”少一点,让老实人的付出能够得到应有的回报,而不是让越来越多的骗子一夜暴富。

  我也希望阳光能够洒在每一位中华儿女的身上,位卑未敢忘忧国,自由、民主,平等、尊严,健康、富裕,这些好的生活,从来都要靠我们自己去争取,做自己所能做到的,力量尽管很小,可是很多人的合力必将推动社会的进步和政治的清明。

  我希望我的祖国,在新世纪能够强大,使她的优秀儿女不会再成群地流落海外,更不会被莫名其妙地炸死在异国的土地。我希望海峡两岸的同胞,能够携手欢笑在新世纪的阳光之下,而不是以武力互相残杀。

  我希望我的祖国,即使短期内不能十分发达,也要具有基本的国格与尊严,在国际上得到他国的尊重而不是轻视乃至欺凌。

  我希望我们的孩子,将来能够有更好的生活,更干净的空气,更安全的世界和更自由的表达。

沐目摘自“索易:热门话题”

  作者:零星小雪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新世纪的祝愿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