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木:科学的悲哀

  写下这个题目,心中忍不住地一阵阵悲伤,为了我自己,为了广大的青年科技工作者,为了那些曾经把毕生的经历献给科技事业的先驱们,更为了祖国的科学事业,这已经是到了一个严峻的历史关头,许多话我们不得不说了,为了尚且存在的理智,为了尚且没有完全麻木的大脑,为了尚且没有丧尽的良知,我们必须说出心里话,哪怕招致的是一片辱骂,哪怕带来的是不尽的厄运,我也要说,中国的科学界该清醒了!不要再做自欺欺人的美梦,不要再徘徊在自鸣得意的死胡同中了!低下高傲的头颅,认真地思索一下这么多年以来我们走过的路,做过的事,研究过的课题,究竟有多少是有实际意义的?究竟有多少是可信的!究竟有多少是自己潜心研究而得出的独到见解?!

  在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广大的博士、硕士、教授、副教授、博导和院士们,你们的贡献究竟有多大?!除了每年在国家的科学基金项目、高科技基金等国库中拿钱以外,你们的课题究竟完成得如何?不要用文章和获奖等等虚伪的数字来欺骗自己,不要用各种毫无意义的头衔来伪装自己,拿出你的实际业绩来让我们信服!不,不能说完全没有,但这其中的份量小的让我们汗颜,因为我们都有着令人羡慕的头衔,有着令人嫉妒的学位和社会地位,也许你还在抱怨,可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当你高高在上、趾高气扬地对着别人指手画脚的时候,当你尖酸刻薄地诉说着社会对你的不公正的时候,你想过没有,你究竟为社会做了些什么?你拿着国家的各种基金和资助,开着莫名其妙的各种学术会议,游览着祖国乃至世界的大好山水,高谈阔论着你毫无用途的学术观点,小到无法验证的微纳米,大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天地宇宙大协调,时髦地用着“绿色”、“虚拟”、“基于”、“面向”、“无限”等等新名词,你自我感觉良好的文章在浪费着大量的纸张和精力,耽误着许多人的宝贵时间,误导着许多优秀的青年学子!

  科学就这样被无情地玷污和毁灭着,可大家还在尽情地叫着好,一个新名词问世的时候,应和者云集;一个新的空洞项目审批的时候,学霸们总是尽力地扶持者自己的嫡系部队,不管水平的高低,不管计划是否可行,更不管项目最后的完成目标,只要钱拿到了手中,这几年有一定的经费,发几篇文章还不是小菜一碟?!至于项目交差时的鉴定嘛,邀请上几个铁哥们,互相帮忙嘛,还能不说好?所以没有交不了差的课题,没有鉴定不通过的项目,这已经是中国科学界的定律了!在这里做学问已经变得十分的次要,科学的精神几乎无处可寻,知识分子讲究的气节和尊严也早已被社会上的乌烟瘴气给熏陶的荡然无存,正所谓:“学问好不如当领导,勤努力不如拍马屁”。

  教授之间讲究的是哥们义气,互相捧场,人缘好自然好办事;学生则讲究大树底下好乘凉,投靠名师名校,不努力也没有关系,天塌下来由导师顶着,课题有名师带头申请,文章挂名师发表容易,毕业论文答辩和评审有名师的“政治局常委”出席,真是万无一失的选择!一个有名的课题,少说也能培养7 到8 个博士,更不要说硕士,简直胡闹都可以毕业!无怪乎上次有个著名的教育家感叹:研究生的质量下降了!可这话谁敢附和呢?附和不等于打自己的脸吗?目前哪一个名人手下没有几个排的研究生队伍?否则岂不是很没有魅力?!

  硕士、博士满天飞,教授、博导一大堆,仅仅从数字上看中國的科技力量是达到了世界的顶尖水平,可看看我们的科技实力吧!如此多的高科技人才,往荣誉上说,没有一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往实际贡献上说,拥有这么多的优秀高科技人才,中国竟没有一个以高科技著称的公司,且不说世界500 强了,连一个在同行业中具有竞争力的公司都没有。我们的许多牛气冲天的公司,也只是在搞一些倒买倒卖的把戏,进行一些copy和盗版之类的勾当,对有技术想研究开发自己的科技产品的人嗤之以鼻,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科技界的悲哀,但更是中国未来的悲哀,我们不可能总是从事这样劳动力密集型的低级体力劳动,我们不可能总是靠剽窃和跟踪别人的技术来发财,长此以往,我们将永远无法在世界面前昂起高傲的头颅,实在也不符和中国人绝顶聪明的天性,我们必须走自己的科技强国之路!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每一个知识分子的心中都象镜子一样明白,这是唯一的路,可为什么我们做不到呢?

  为什么那么多聪明的脑瓜还在为无聊的文章和名词浪费宝贵的时间和生命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在为无聊的“千篇”“万篇”工程投入几乎全部的精力呢?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一边无所事事地拿着一天一天变多的工资还一边骂着社会的不公平呢?为什么那么多年轻时代为了科学献身无怨无悔、怀着崇高理想和志向的著名的学者,现在变得象学霸一样令人无奈和讨厌呢?难道他们的心中没有怨言和委屈吗?为什么那么多的年轻人原本是做科研的好苗子却不得不改行呢?为什么留在科研单位的人水平和素质都越来越低下?为什么科学今天变得这样的廉价和无奈?为什么今天科学精神丧失得让人都不好意思来教育下一代?为什么今天的科学家是如此的没有精神的号召力和人格魅力?这是为什么?科学界,是该好好地思考了!不仅是领导层的决策,还有我们广大的群众自身,都到了要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的时候,我们拿了纳税人那么多的钱,他们寄托了那么多的美好希望在我们身上,而我们两手空空、谎话连篇、毫无建树,怎么对得起全国的父老乡亲?

  我不想说,科学的今天是失败的,可它确实让我们悲哀,作为知识分子的一员,我为自己悲哀,因为周围的许多人都在痛惜自己选错了人生的道路。政治和科学本应是相辅相成的一对,可在这里,科学仅仅成了一些人的装饰品,我们无法摆脱世俗的束缚,是因为今天我们什么都舍不得放弃,科学给了他们堂皇的理由,变相地实现着他们无法实现的人生信条。整个知识界面临着抉择,我们是维护科学的尊严,还是继续自欺欺人?!

  如果仍然是维持现状,诺贝尔奖离我们会更遥远,因为真正配得到这样崇高荣誉的科学家在中国是无法出头的,首先,他不会趋炎附势,溜须拍马,无法得到领导和名人的赏识,自然无法得到研究经费资助;其次,他不会能言善辩,八面玲珑,无法在同行中得到支持,职称上不去,文章难以发表;再次,他不可能生活在世外桃源,生活问题(仅住房一项)就足以让他每天难以安眠,如何搞科研?长此以往,这位老兄,不是到公司打工挣钱,就是在教研室窝着做人人都同情的可怜鬼。只能如此,不信你看看中國的现状,这不是适合怪才成长的社会和时代,爱因斯坦来了也会无所适从,霍金先生就更没有可能了,身体不合格,还想做什么研究,家里玩去吧!那么多的马围在伯乐的周围溜须,哪有你高傲的份?!

  不做实事,专门追风,吹牛说大话,已经成了当前科学界的风气,十分类似当年“虚报产量、放高产卫星”的歪风。踏踏实实做事的人愚昧,老老实实讲话的是傻子,敢于说出问题症结的人必将成为众矢之的,大家打击的对象,嘲笑的对象,没什么事你找什么事呀?大家都这样舒舒服服地拿着钱不好吗?干嘛坏大家的好事?你不说别人怎么知道,反正那些俗人不懂,认为写文章挺高深的,做学问难着呢!咱们的硕士、博士一年写十几二十篇文章的大有人在,而且倍受关注和表扬,这其中的水分有多少?大家难道不是一看就知道了?!一年能做多少工作、一年能有多少新思想、一年能有多少时间做事?可是,怨得了他们吗?毕业要求必须发表多少篇文章、评职称需要多少篇文章,没有文章能行吗?不写文章能行吗?

  我们常常高举着反对伪科学的大旗,对那些坑蒙拐骗的江湖郎中和气功大师们进行猛烈的轰击,在此同时,知识分子们是否联想到过自己?虽然你的行为不象他们一样直接损害着人民的健康、骗取着大量的钱财、破坏着社会的安定团结,可你一样是欺骗了广大的人民,你拿着国家的钱财做着不痛不痒的学问,你靠着虚无的名声影响着许许多多的有志青年,你对崇尚科学的精神造成了无法想象的破坏,因此,科学的根基已经动摇了,这难道不也是一种伪科学吗?我们是否也应该有人站出来反对这种伪科学?

  可悲呀,知识分子,把你的聪明才智都浪费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不如多用心去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哪怕它小,都会对社会有所贡献的!可悲呀,国家,把大量的钱财投入到许多假大空的项目中,见不到任何的效益和回音,培养着许多的寄生虫,还不停地骂你对他不公!可悲呀,科学,你的神圣,在今天已经被摧残的无处可寻,在这里你象是一个廉价的装饰物,被人肆意地蹂躏和利用,失去了应有的尊严。

  需要清醒了!需要反思了!需要彻底地改革了!需要让喜爱你的人更加贴近你,需要让利用你的人远离你了!科学!让我们期待更多朋友的回音,让我们期待更多朋友的建议,让我们期待更多朋友的参与,让我们获得更多的支持和帮助,让我们尽快走出这误区,让所有人找到他最适当的位置,最适合的工作!还科学以清白,还科学以清静,还科学以神圣!

  作者:木木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科学的悲哀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