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洋网:春节晚会八大怪揭密

  第一怪门票从不往外卖

  一位北京观众说:“春节晚会搞了十几年了,每年都想到现场去感受一下气氛,可这个愿望就是一直实现不了。”据每日新报报道,有关人士介绍,出于安全、录制效果等原因,春节晚会审查、预演以及直播的票基本是在广电部和文化部内部消化,除了在首都工人体育场举办的那一届,就从来没有对外卖过票,甚至可以说从未对外赠过票。首先,每次出席春节晚会的都有重要人物,卖票或赠票会给安全保障增加很大难度;第二,现场直播需要观众做大量的配合,而且直播时间很长,如果对观众不做要求,很容易出现冷场、中途退场及局面超出控制等情况;第三,央视春节晚会目前已创下世界收视率最高的吉尼斯纪录,在直播中出现任何问题都是重大失误,如果卖票,入场观众人员复杂,一定会有负面影响;第四,中央电视台目前设备最好的演播室就是800 平方米和1000平方米,很难容纳更多的观众,而在大型体育馆举行势必影响一些语言类节目的表演效果,这也限制了观众的人数。因此,普通老百姓不能身临其境,充分地体验一下春节晚会的现场情况也就在所难免了。这个问题暂时还得不到解决,而且也很难解决。

  第二怪男星没有几个帅

  只要看过春节晚会的人都会发现,晚会上的靓女是越来越多了,帅哥却越来越少了,近一两年更是“丑况空前”,不光相声、小品,连歌唱、主持队伍也都有丑星加入,大家不禁要问:“那些帅哥都躲到哪里去了?”

  春节晚会在世界几十个国家都有转播,也代表着我们在国际上的形象,那么这些丑星哥哥们就是我们形象的代言人吗?这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

  “天下无丑汉”,这是谈恋爱时用的格言,用在晚会上就未必准了。连卖苹果的都知道把大个的、红透了的摆在前面,而我们现在把青苹果全端上来了,红的却雪藏起来。

  不让帅哥上春节晚会,也许是因为他们太帅了,演技却差了些。这话未必就没道理,丑星个个都有逗人一乐的本事,可人们看电视的第一感觉是视觉刺激,视觉真受了“刺激”,再乐也未必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陆毅要上春节晚会。”前几天的这个报道着实让不少人激动了一番,记者跟陆毅通了电话,得知这件事情目前已经没有结果了,主要原因是时间安排不开。其实,为了满足大家的愿望,对这样的演员为什么不能网开一面,减免一些不必要的审查程序呢?希望导演给帅哥一个机会!也给观众一个机会吧!拜托了!

  第三怪明知挨“毙”也要来

  春节晚会有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许多演员明明知道自己无论是知名度、演技还是作品都不过关,可是还要报节目,到底是为什么?

  其实这个问题看起来微妙,说起来就非常简单了:央视春节晚会可以说是把所有的好节目一网打尽了,各地方台也要搞春节晚会,节目来源就是那些中央台砍下来的节目。实际上很多小腕儿的目的就是借机推销自己的节目,各地方电视台的一些导演和联系人也早就候在了外面,只要一听说有哪个节目被“毙了”,马上就有无数个电话打了进来,先是一通吹捧,不外乎是“某老师,您的这个节目太好了,我们都非常喜欢,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会被中央台枪毙呢?您看,我们也正在搞晚会,能不能把您的这个节目带到我们那里去。”接下来,谈价钱,签合同,皆大欢喜,演员的节目也有了市场,地方台的节目也有了安排。其实,央视春节晚会早就变成了全国最大的节目集散地,不折不扣的文艺零售兼批发市场。

  其实某些大腕儿参加春节晚会至少也要预备三四个节目,即便有一个节目在审查中“毙”了,还能有预备节目马上填充,而且可以为走穴做准备,只要有人找来,临时背词都来得及。结果无论上去的,还是下来的,无论中央的,还是地方的,差不多所有的演员、导演都得了实惠,观众却要看很多临时拼凑的节目。中央台的节目受影响,地方台的节目更是完全没有质量可言。

  第四怪再好的节目也得改

  “有错就改”,这是应该的,但如果没错,或者说已经挑不出错了,还是要你改,听起来就好像不讲理了,其实,央视春节晚会就有这么个怪现象。

  在春节晚会的历次审查中,不乏一亮相就获得好评的节目,但是,不管怎么样,也会有人提出意见,因为既然审查你的节目,就一定比你的水平高,假如让你轻松通过了,那审查你的人多没面子。不过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许多演员已经揣摩好了这种心态,干脆就在节目中留下“刀口”,等着审查的人去“拉”———其实这个作品早就改好了,只要你的修改意见提出来,马上就会有改好的节目送到你手中,审查的人面子也足了,演员、作者则“没事儿偷着乐”,大家都happy ,不亦乐乎。

  当然,其中也有已经把节目做得很好的,上面提不出什么具体意见,干脆告诉你:“这个节目不错,但是还有不理想的地方,还要修改。”演员、作者便无所适从,又不敢去问人家究竟要改哪里,反正不改是绝对不行的,怎么办,自己绞尽脑汁去想主意吧!

  从这一点来讲,语言类节目的优势明显得多,只要稍加改动,所有人在下次审查时都可以看出来;歌舞类节目则麻烦得很,让你改却没具体意见,在某个旋律上稍做改动,只有专业人士才能听出来或看出来,说不定哪位没看出来的还会给你扣上个“顽固不化”的大帽子,那就算彻底“完了”。得了,惹不起,还是干脆换个节目吧!今年董文华的《秋天的诉说》不就是这样吗?让你修改,怎么改?别费那力气,干脆换成《我用胡琴和你说话》,这改得多“瓷实”,态度多好,结果再审就是通过了!

  第五怪哪个“婆婆”都得拜

  春节晚会“婆婆”多,方方面面都要照顾到了,要不哪个“婆婆”的一句反对意见都能让你“歇菜”。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演员就对记者说过:“想上春节晚会的节目就要无思想、无主观、无个性,一切行动听指挥,作品拿出来时是你的,几次修改后大概就不是你的了。”

  春节晚会的人员众多,负责人也多,导演、制片、策划、撰稿、导播、监制哪个你敢得罪?谁的意见都是上方宝剑。

  演员们的宝贵经验就是四多四少:“多听宝贵意见,少发表个人意见;多陪笑脸,少绷脸;多干实事,少说费话;多联系人,少得罪人。”可见,平时威风八面的腕儿们到了这个时候也是如履薄冰。

  集体的智慧是无穷的,可集体的意见也是最没有个性的,央视春节晚会这锅没个性的“大锅饭”何时才能打破呢?

  第六怪大腕“金碗”打不坏

  今年的春节晚会虽然还要等待1 月3 日的最后一次评审结果,但是如无意外,在除夕晚上露面的几乎还是那帮老面孔:主持人还是朱军、周涛,估计倪萍大婶和赵忠祥爷爷也会走个过场;相声演员、小品演员里除了和潘长江合作的闫学晶,也都是熟人;唱歌的虽增加了叶凡和在歌手大赛中获奖的王宏伟,其他也还是那几位。

  央视春节晚会一直打着推新人的幌子,今年的口号更是“新人类、新生活、新变化”,可到头来仍然是换汤不换药,再新的节目还是那几个人来演,还是那个风格。

  某导演告诉记者:“大腕儿在春节晚会上捧的是金饭碗,大腕儿演技好,差不多都有自己的创作班底,并且经验丰富,能够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维护好人际关系。相对来讲,小腕儿和新人演技未必差很多,但财力、人力都有限,很难抓到一流的作品,单靠个人的智慧是行不通的。孰优孰劣,一判便知。”

  记者做过一个民意测验,在多次参与春节晚会的大腕儿中,也只有冯巩、赵本山等几个人在观众中的受欢迎率超过50%.我们的晚会那么多钱都花了,为什么就不能在包装新人上花些功夫呢?

  第七怪歌舞劳民又伤财

  近年来春节晚会的歌舞节目“成本”越来越高了,一个独唱,后面倒有几十个伴舞的。结果是每段歌舞的费用都高得吓人。

  歌伴舞在视觉效果上会给人很强的刺激,但也并非所有的观众都喜欢,许多中老年观众就反映,春节晚会的歌舞太“闹腾”,很难接受。一首歌曲未必需要伴舞,这由歌曲的意境决定,春节晚会上的歌曲大多是喜庆的,但也有非常感人的,像前几年董文华的《春天的故事》,加了伴舞的效果反而不伦不类。一段优美的独舞可能很能调动观众的情绪,但是后面加上一群人跟着捣乱就完全失去了它本身的艺术魅力。

  春节晚会的费用一年倒比一年高,伴舞就是一大开销。今年为了省钱出了一个新举措,各地的舞蹈在排练期间不进北京,央视派导演到地方指导,到直播时再统一进京。这是个好现象,最起码我们开始考虑怎样节省了,可是,省的只不过是大批人马在北京的住宿费而已,伴舞的人员仍是有增无减,舞蹈的服装、编排也越来越复杂,从这个意义上讲,到底还是省不了啥。节目不是搞得越大越好,骡子大马大能干活,节目大了只能浪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该到了反思的时候了。

  第八怪小道消息传得快

  央视近几年的春节晚会在播出之前,一直对媒体封锁消息,甚至连央视自己都不做报道,结果怎么样?第一天审查,夜里出了结果,第二天报纸就登了。其实也许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新闻炒作越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就越是有人感兴趣。结果是有路子的记者照样能拿到第一手情况,没路子的记者急得火上房,实在红了眼,干脆就造几个新闻,一样可以拿稿费。前几日不是有报道说“李湘要当央视春节晚会的主持人”吗?一听便知这是杜撰的,央视春节晚会的规矩是不用地方台的主持人,你告诉大家湖南卫视的李湘要来主持,这不是开玩笑吗?看来,造新闻也是要讲点儿常识的。

  对观众来讲,提前了解一下春节晚会的内容,最起码说明大家还在牵挂着,未必就像某导演说的那样:“提前知道了晚会的内容,观众没有新鲜感了,收视率就会降低。”

  其实晚会防着记者,最主要的还是怕有些记者瞎写,影响了晚会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可是适得其反,小道消息满天飞,反倒把观众搞得无所适从,假如把记者请进门去,开诚布公,真假不是一判便知吗?真的希望央视的春节晚会能够增加一些透明度。

原载:大洋网 www.dayoo.com

  作者:大洋网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文化视点 » 春节晚会八大怪揭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