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司法独立与司法改革

  司法独立是司法审判得以公正准确地进行的一个体制保证,是一项重要的司法原则。其包含有以下含义:1 、司法权的独立。即司法权由法院独立行使,不受行政机关和立法机关的干涉。2 、法院的审判活动不受另一法院的干涉。3 、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保持独立,不受各方意见包括检查官控诉的影响,法官按“自由心证”和“无罪推定”原则行使职权。4 、法官在审理案件中发表的一切言论,所做一切行为不受法律追究。

  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的保证,是公民自由的保证。司法独立原则的确立是近代文明在法律领域的突出贡献。追求司法的独立自主性永远是每一社会在进行司法改革时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如同获得公正审判的目标一样,司法审判的独立自主性尽管不可能存在一个统一的最高标准,但是一些最低限度的审判独立标准却是每一个社会的司法制度都应当达到的。否则,人们完全有理由对这种司法制度作出消极的价值评价。

  司法机关与党和其他国家机关保持独立

  中国经常有这样一句话:“公检法三家如何如何。”把司法机关同政府里的一个职能部门相提并论充分表明了中国的司法机关所处的地位。这也就不难想象司法机关如何能够独立审判了。司法独立至少要达到的,最低限度的审判独立标准包括:法院在国家权力结构中应保持人事、财政预算、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相对自主性,而不能在这些方面完全受制于法院外的行政机构,尤其是完全受制于地方各级行政机构;在法官的任职、升迁、薪金待遇、退休、免职、纪律惩戒等与个人身份有关的事务方面,应当有相对客观的标准,并由中立机构依公正程序作出决定,而不能完全受制于某一个人或行政机构;法官个人在审判案件方面应具有一定的独立自主性,非依法定程序,即使是法院的院长等司法行政领导或者上级法院也不能随意干预其审判,等等。法院作为最重要的司法机构,如果不具备这种最低限度的独立自主性,就会在国家权力结构中无法树立起崇高的地位和形象,也就会在人、财、物等各方面受制于行政机构,尤其是地方各级行政机构;法官个人在法院内部也会完全受制于其行政主管和上级法院。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由法官主持进行的法庭审判,还是由审判委员会进行的案件讨论,自然都无法保持其独立性,司法审判必然徒有虚名。可以说,在这些最低的审判独立标准得不到实现的情况下,司法独立是无法想象的。而且司法独立归根到底是要落实到具体的每个法官身上的。

  在这里并不是要求放弃党管干部的原则,而是使这一原则在具体的、实际生活中更加规范地运行。使党在行使这项权力时严格依照一定的规范和程序来行使,对这一权力进行约束。之所以要有这种限制和约束是因为:立法、行政、司法三种国家权力都有各自的运行规律,运行方式和各自的特点,如果不对法官的任免权这种行政权力进行限制,必将导致行政权力对司法权力的侵犯,使司法公正受到行政权力的影响和干涉。应对法官的任职资格进行严格限制,杜绝无法胜任法官工作的人担任法官,使党的人事部门只能在可以胜任法官工作的人当中选择具体人选,然后由立法机关对人选进行确认,保证党的人事部门所确定的候选人符合资格,再由党的人事部门或行政机关进行任命。而对于法官的免职也应当采取类似的程序,但还应加一条:必须由法定理由方可免职。这依然是要确保法官身份有一种可靠的保障,进而保障司法独立和司法公正。

  司法系统和司法机关内部需要保持相对独立。

  一、上级法院本来只能依照上诉程序对上诉案件行使管辖权,而不能在下级法院审理案件过程中对下级法院的审判工作进行干涉和影响。但是我国的下级法院往往由于某种原因将本应由自己独立审判的案件向上级法院请示判决,有些案件甚至一直请示到最高法院。这一行为直接破坏了二审终审制的法律制度,实际上导致了一审终审,无形之中损害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

  二、审判委员会有权对所谓“重大”、“疑难”案件进行“讨论”和作出“决定”。但是何谓“重大”、“疑难”的案件,法律本身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作为审判组织,审判委员会会议的核心环节是对案件的“讨论”和“决定”程序。审判委员会对案件所作的决定却是一种极为特殊的结论。这是因为,无论案件由独任审判的审判员还是合议庭进行法庭审判,一旦被院长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并作出了决定,独任审判员和合议庭就必须执行审判委员会的决定。换言之,审判委员会经过讨论所作的决定具有终局性的效力,不论参加法庭审判的法官是否以及有多少人同意审判委员会的决定,他们都必须按照这种决定的要求制作其判决或裁定。由于审判委员会并不在法庭上参加庭审,因而不能充分了解双方当事人的辩论及提供证据情况,只是依据审判长的口头汇报后,就对案件做出决定。由于审判委员会抛开合议庭的法庭审判而进行秘密的讨论,不允许控辩双方到审判委员会会议上当面陈述,这样,由控辩双方参与、由社会公众参加旁听的法庭审判,就失去了直接形成裁判结论的能力,法庭审判的进行就失去其应有的意义和功能。这就恰如看病的人不开药方,不看病的人却敢开药方。在我国还有这样一种情况:经常有检察机关与审判委员会委员共同讨论案件的做法。检察官固然可以行使所谓“法律监督”权,但在由检察机关代表国家提起公诉的刑事审判中,检察官在辩护方不在场的情况下参加审判委员会会议,并可以发表意见,这就等于裁判者与公诉人一方进行单方面“接触”,这是损害被告方的一个明显的例子。现代审判制度建立在这样一个基本假设的基础上:裁判者必须在公开进行的法庭审判过程中形成其裁判结论。换言之,由各方同时到场参与并按照固有的诉讼角色进行职能分工的法庭成为解决纠纷的唯一场所,各方在这里进行理性的对话和交涉,裁判者必须在当庭听取各方陈述、考虑各方意见的基础上,当庭提出一项旨在解决纠纷的方案。裁判者不能在审判之前、法庭之外形成裁判结论,而必须将其裁判建立在当庭采纳的各种证据、当庭认定的全部事实的基础上。为确保审判委员会讨论案件程序的公正性,必须遵循这样一个原则:任何对案件事实作出最终认定的裁判者必须参加法庭审判,直接接触和审查证据,当面听取控辩双方的言词辩论。为此,审判委员会都应该且必须直接参加法庭审判。另外,可否考虑设立几个审判委员会,审理不同类别的案件提交不同的审判委员会,因为一个法官不可能精通所有的法律。再者对于什么情况下可以将案件提交审判委员会裁决法律应当进行严格规定,否则什么案件都提交审判委员会审理,那我们还要合议庭做什么?

  三、目前中国的法院似乎更象一个行政机关,而不象一个司法机关,尤其表现在对于法官的管理上。对于每个法官都希望个人有良好的发展前途和利益。而现今的法院管理体系使法官的这些利益能否实现是掌握在法院的领导甚至是司法系统以外人的手上,这是不利于法官独立审判的,这些因素会对法官的审判工作带来影响。不应忘记司法独立的最终落脚点是法官的独立。因此,在关系到法官自身利益的事物中应当以法律将这些利益的得失加以具体规定和约束。使法官的利益不是某个机关或个人决定而是有明确的法律条文来决定。使有可能影响审判工作的外界因素降至最少。

  另外,错案追究制也值得商榷。社会上的事物是复杂的,考虑的角度不同,认识自然也不同。即使是真有错误,可是谁又能够保证自己绝对不会犯错误呢,法官如果不犯错误,那我们还要什么二审终审制度呢?实行错案追究制就要首先搞清楚一个问题:什么叫错案。错案的标准是什么?如果错案的认定不是由司法机关来认定,而是由立法机关来认定,一个更大的问题是:这种错案追究制就等于赋予了立法机关以司法权,这是对司法独立的一个直接威胁,从而否定了司法独立。一个法律问题难道立法机关会比司法机关更能够准确地把握么,对于错案的纠正完全可以由上级司法机关来做出。司法不公在我国的产生原因有很多,1 、在相当多的司法不公中不是由于法官本身的原因,而是迫于行政或立法机关出于某种意图施加影响而导致的。在这种情况下导致的错案而要追究法官本人的责任,本身就是不公正的。况且指望一个命令法官办错案的机关去纠正法官的错误是不合逻辑的。2 、由于法官缺乏很高的法律知识、法律素养导致错案。3 、法官收取不正当利益,索贿受贿、贪赃枉法而导致的。第三点才是打击司法腐败真正的目标。我们现在真正要做的是:应对法官以最严格的纪律约束,法官一旦违反这些纪律将承受重大的法律责任;制定严密的审查调查法官行为不检制度;给法官以优厚的待遇。而当其一旦枉法裁判,就意味着将失去这所有的一切。这样就会极大的提高法官违法、违纪成本,从而对法官产生极大的威慑作用;使法官不想、不能、不敢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要解决以上三个问题完全可以用采取措施增强司法独立性、提高法官素质、打击法官收取不正当利益,受贿的方法来解决,而完全没有必要用赋予立法或行政机关以司法权来解决。错案追究制或许能够解决一些错误,但是这种制度将会产生更多的错误。如果我们赋予了立法或行政机关来执行错案追究制的权力,那将意味着立法或者行政机关将可以堂而皇之的干涉司法,后果严重。在中国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的今天,为了更好地保障司法公正,在建立司法独立的制度的基础上,还应当加强法官的流动。即在省内或省际间实行法官交流制度,使法官不在某个地区长期地担任职务,这样也有利于法官的公正裁判。因为我们的社会毕竟是个“人情”社会。

  司法改革的第二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法官的素质问题

  导致司法不公的重要原因就是法官素质参差不齐,法律知识不足以使其胜任司法工作,不具有足够的法律知识来解决法律问题。对法律很少研究,甚至没有研究。这样的人当法官结果肯定是司法不公不公现象大量存在。独立的司法是离不开一个高素质和有力量的司法群体的;这是抗衡于其他社会力量影响的前提条件,否则,在实际生活中却无法兑现。因此,只有实现司法独立,维护法官职业的高尚性、权威性,社会才会有公正的司法。

  世界上有两种人可以掌握人的生死,一种是法官,一种是医生。在中国一个普通人要想成为医生至少需要经过五年的大学学习,甚至还要要更长时间的学习,成为硕士、博士后才能做一个好医生,人们才会信任他们。可是在中国一个普通人成为一个法官却不需要什么特别的要求,甚至高中毕业成为法官的情况都有,成为法官之前是否从事过法律工作也无所谓,即使是大学毕业但其学的是否是法学也没关系。

  司法是一项高度专门化和技术性的工作,没有渊博的知识和丰富的经验,是不可能胜任这一工作的。并非每一个人都能运用它。在司法的过程中,法官要依据法律的规定,运用自己丰富的法律知识和社会经验进行推理和判断,以确定争议的性质和解决争议的方法。但这一过程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法官如果没有丰富的法律知识和社会经验,是难以作出公正的裁判的。正因为司法不是一种人人都可以染指的职业,所以,司法就只能成为一个职业法律家群体的职业。这是一种令人羡慕,令人尊重的职业。另外实行高薪制也有利于将外面的优秀人才吸引到司法系统。由于司法是社会公正的源泉,一旦不具备条件的人进入这个领域,我们所期盼的司法公正便会是“空对空导弹”,将那些不具备法官素质的人阻止于司法的大门之外,是司法的内在要求,对于法官的门槛还是应当抬得高一些为好。这样才能使司法这一社会正义的最后防线真正地发挥作用。

  作者:影子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司法独立与司法改革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