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焱:上海:中国的外企新都

  “大量的外国公司选择了重新回到上海。”最近,一家国外媒体在一篇关于上海的报道中这样写道。

  多少年来,这座“海上之城”一直顽强地保留着自己身上的那份神秘基因。现在,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重新起飞,这个城市重又吸引了全世界的目光。在浦东那些现代化的写字楼的客户名录上,有的甚至是清一色的跨国公司。

  来自上海市外国投资工作委员会的数字表明,世界《财富》500强企业中已有254家跨国公司在上海投资。

  许多跨国公司将自己的中国总部甚至亚太总部设在这里,其中包括世界第一大公司通用汽车(GM)。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近一两年来,更有许多跨国公司将自己中国或者亚太的总部从别的地方迁往上海————比如香港,比如广州和北京。如果说从香港迁往上海更多地与中国内地的整体号召力上升有关,那么,从广州和北京迁往上海则更明确地发出了上海成为经济“新中心”的信号。

  2000年,中国总部从北京迁往上海的跨国公司有4家,其中包括德国最著名的日用消费品公司———汉高。一个“商业城市的政府”

  据2000年搬家到上海的法国家乐福中国总部的内部人士透露,家乐福离开北京————这位世界第二大零售业巨头在中国的最初创业地,原因之一就是 “上海的政策好”。

  上海市外资委有关人士在谈及对外资的优惠政策时强调,上海并没有太多特别的款项,并且随着中国加入WTO,上海跟其他地方一样,对外商外资的待遇将越来越趋于国民待遇,但毋庸置疑,上海市及其属下数十个开发区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给予外商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包括特殊的租赁条款、减免税收和关税措施还是极大地吸引了外资公司。

  以浦东为例,1990年9月10日由上海市人民政府发布的《上海市鼓励外商投资浦东新区的若干规定》一共29条,从各个方面甚至于对外籍员工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上都有相应的优惠。浦东有今天的繁华,这个《规定》功不可没。

  但是比优惠政策更重要的,是上海有一个相对具备服务意识和相对高效的政府————正如上海市外资委人士所说,上海出台的优惠政策均在国家所允许的范围之内。事实上,某些城市出台的优惠政策,力度并不输于上海。

  在很多城市的嘈杂的开发区,都有这样一个奇怪的“产业”————带路。因为路口通常没有路牌。在上海,你看不到这样的景象。

  一位外企人士说,在中国的很多地方,你不知道一个批文要办多长时间,上一个步骤下一个步骤是什么,要去哪里,你都不知道。但是在上海,你会获得一个程序图,上面是清清楚楚的。

  上海市外资委就是上海市政府为了方便外商而设置的特别机构。“这里在努力和国际接轨,依照国际惯例办事。”这位外企人士说。

  在采访中,中国社科院跨国公司研究所的鲁桐和上海社科院亚太经济研究所的王泠一均对上海市政府的办事效率和服务意识表示了肯定。

  据说,在下个月,上海的政务信息将通过互联网及时向社会公布,决策机制将更加透明。王泠一说,上海的政府比较具有一个商业城市的政府的特点——— 对商人平等,注重礼仪。

  其实,记者对上海市外资委的采访是最不顺利的一环,花了两个星期才找到可以采访的人。对此,王泠一笑言,上海人务实,而说话是务虚,换作是外商谈投资、谈项目,一定是畅通无阻的。

  作为一个“商业城市的政府”,上海市政府在致力于营造国际水准的“营商环境”。除了软件方面,硬件方面更是日新月异。

  有人说,上海是目前世界最大的建筑工地,城市里林立的吊车多过柏林市。上海的快速立体交通网络已初步形成:内环线高架道路、外环线快速道路、南北高架道路、延安高架道路、沪闵路高架、杨高路、沪嘉、莘松、沪宁、沪杭、京沪等高速公路、地铁一号线、地铁二号线、轻轨、浦东国际机场、郊区外环线… …曾经拥挤的城市正变得面目可人。

  上海的信息技术、智能化水平、电子商务都已达到世界上的先进水平。

  完善的社会和文化设施,齐全的会计、咨询、工程、电信等服务,使居住和工作在这里的人越来越舒适。一个商业和金融中心

  十里洋场,这是一个曾经让上海爱恨交织的词汇。近一个世纪以来,作为上海标志性形象出现的一直是那条繁华的大街————外滩:欧式的古典建筑,车水马龙的大道,熙熙攘攘的人群……而今天,到处可见的是那幅更富激情的照片 ————更加宽阔美丽的外滩以及它的对岸,浦东那些与东方明珠塔比高的摩天大楼群。

  这就是上海的商业中心。这样的一个商业中心,与纽约的曼哈顿(MANHATTAN)、巴黎的新城(LA DEFENCE)和伦敦的牛津大街(OXFORD STREET)相比,都毫不逊色。

  这还远不是这个城市的全部。南京路、淮海路、新客站、徐家汇、人民广场、老城隍庙……山重水复式的店铺随时随地给游客和生意人花钱的机会。在欧式的咖啡厅和酒吧几步之外,里弄两边露天的食品点心摊会让你觉得时光在瞬间倒流了100年。传统与现代毗邻相居,如此和谐,在中国的城市里,只有上海有这样的容量。

  目前,欧洲排名前三位的零售业巨子————家乐福、麦德龙、欧尚都在上海定都并且开了多家大型超市。与他们竞争的还有泰国的易出莲花、日本的罗森、法国的CASINO……

  家乐福在上海已经开了5家店————这是中国的城市里最多的。它在上海的古北店,每天平均要售出近200万人民币的商品。这样的营业额不比它在巴黎的任何一家店逊色————这也是它迁都上海的另一个重要原因。2000年,家乐福在香港的4家店全部关门,置身香港的亚太总部是否将移至上海,也未可知。

  上海更是一个金融家云集的城市。早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这里就曾是远东的金融中心。近年来,一个以国有商业银行为主体、多种中外金融机构相互并存、共同发展的金融体系在上海逐步形成。这些银行和证券交易网点遍布全市的大街小巷,可以运作多种信用卡的取款机更是数不胜数,上海市民的日常生活也已经与这些金融机构密不可分了。

  自八十年代末以来,中国政府在其发展计划中总是给予上海优先的待遇,在银行和金融领域尤为如此。鄧小平就曾经说过,“钱是现代经济活动的核心。作为中国的金融中心,上海将决定未来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

  曾经有消息说,美国最大的商业银行————花旗银行已将亚太总部迁往上海。当记者向花旗银行求证此事时,花旗虽然予以否认,但对于是否有这样一个计划,回答则是“现在没法说”。对于一个世界性的金融机构,上海的诱惑是不可抗拒的。

  一个商业中心兼金融中心吸引的自然不光只是跨国的商业企业和金融企业— ———这里是产品销售的桥头堡,这里有雄厚的金融支持,这里也就成了其他产业的跨国公司的聚集地。

  迄今,已有28000家外国公司正式在上海注册成立分支机构或代表处,上海累计批准外商投资项目20456个,到上海投资的国家和地区已达到85个,实际到位的外资近280亿美元。在上海各类开发区中,外商投资企业数占80%。

  同时,以上海为中心辐射开去,是江苏、浙江、山东这些工商业发达之地,在上海扎寨,也就等于在这些地区立足。

  大量跨国公司的集聚,又使得上海成为国际性商务活动在中国的首选地—— ——这意味着在“扎堆效应”的作用下,上海又日益上升为一个国际的信息中心。精明重利的上海人

  2000年1月,法国最大的电信企业阿尔卡特将自己在澳大利亚的亚太联络中心撤消,在上海设立了亚太总部。将亚太部分的神经中枢放在中国,是因为在阿尔卡特的16个亚太市场中,中国是最大的———投资额为5亿美元。

  阿尔卡特自豪地称自己是头一批将亚太总部放在上海的重大的外资企业。而对于上海的选择,除了阿尔卡特在上海有最大的生产基地和研发中心之外,上海的人才是最为吸引它的方面。阿尔卡特说,各地都会有很好的政策,而政策也不只针对自己一家企业————只有人力资源,各地是不一样的。

  去年年中的一项调查表明,上海第一次超越北京,成为中国就业机会最多的城市。看来,有很多的公司像阿尔卡特一样,愿意把就业的机会给予上海人。

  如同中国另外的一些大城市一样,上海有很多的大学,培养了很多高素质的年轻人。为什么上海的人才会更具吸引力呢?

  王泠一说,上海是个传统的移民城市,一向比较宽容,比较具有兼容性,不同地区的人都可以在上海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

  这是一种新鲜的说法,因为在人们传说之中的上海人,常常是十分排外的那种。

  王泠一对此的解释是,上海人通常是务实、重利的,对于能给上海带来利益的人,对于能给自己带来利益的人,上海人是不排斥的。

  近年来,上海相对宽松的户籍政策,较为合理的房价,以个人收入所得税充抵购房按揭的政策,吸引了相当多在上海求学以及从海外学成回国的年轻人加入到“新上海人”的行列。在上海这种讲究合理的“性价比”的氛围中,大部分人的价值都有合理体现。王泠一认为,这种合理“柔性交易”,符合经济上升时期的特点。

原载:《南方周末》

  作者:刘焱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上海:中国的外企新都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