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媒体与腐败

  我对媒体有一种恐惧感,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是媒体的霸权时代。

  去年夏天,我接受了一家电视台关于高考语文试卷的采访,我说了这张试卷的好处,但也对其中的三道题提出了批评,但出现在节目里的,只剩下我对试卷的表扬,我对试卷的批评被剪得干干净净。观众只能从剪辑出来的节目里看到我对这张卷子的赞赏,并不了解我的全部态度(至于我是否有资格对高考试卷提出批评另当别论)。由此我想,所谓民意,也是可以剪辑的。他们完全可以根据需要强“剪”民意。报纸和刊物也是一样,只要他们需要,没有表扬,可以制造出表扬,没有批评,也可以制造出批评来。一个刚刚从大学毕业的小编辑、小记者(我说的是他们的年龄小),就可以制造出所谓的新闻热点。

  媒体尽管有它可恶的一面,譬如说强“剪”民意,譬如说弄虚作假,譬如说制造热点,譬如说肉麻煽情,譬如说无耻吹捧……但媒体也有它伟大光荣的一面。在某些地区的老百姓心目中,媒体甚至是一个比人民法院还要公正还要有力量的地方。许多按照正常的司法程序长期得不到解决的问题,只要在媒体上一曝光,很快就会得到解决。许多本来不太可能得到公正解决的案件,因为媒体的介入造势,激起了巨大的民愤,执法部门也就轻易不敢徇私枉法。

  譬如前几年的郑州公安张金柱开车轧死人命案,譬如最近的霸州公安杜书贵开枪射杀平民案,如果没有媒体的介入,这两个恶棍大概很难被判决死刑。即使在媒体的穷追不舍下,霸州市委的负责人不是还公开宣称杜书贵是为了自卫才无意致死人命吗?按照该官的说法,杜书贵不但不该判死刑,而且还应该记功。为什么媒体会有这样大的力量?我想,是因为在媒体上曝了光的东西,很有可能被某个领导批示,领导一批示,下级们就忙不迭了。那些官员们怕的不是媒体,他们怕的是他们的上级,怕他们的上级撤了他们的职,对某些“人民公仆”来说,他们最大的痛苦不是死了爹娘,也不是妻离子散,他们最大的痛苦是丢了官,反过来说他们最大的幸福就是升了官。

  对某些官员来说,升官是为了发财,千里做官为发财,不为发财哪个来?但也有的人做官不是为了发财。在中国,做官做到正县级以上(当然是指有实权的,不是泛泛的县处级干部)其实已经可以不和人民币打交道了,住房、用车、看病养老,一切都有了铁的保障,小到吃饭穿衣、喝酒抽烟,都不必自己操心了。我不相信一个地委书记甚至一个县委书记还用得着自己去商店买烟买酒(他们的太太把别人进贡的烟酒放到商店里代售倒是常有的事),而在老百姓的心目中,官员们吃点不花钱的肉,喝点不花钱的酒,抽点不花钱的烟,甚至泡个把不花钱的妞,都是应该的,根本算不上腐败,只要不弄得太过份,大家也就认可了。我想,给一个县委书记每月开一万圆工资,不算低了吧?但从此之后,他们的住房要自己买,他们坐车要花钱,他们吃饭要掏钱,他们看病要花钱……我看未必会有几个人愿意要这高薪。只怕是工资长到了一万元,那些不花钱的享受和待遇一样也不少。这样,老百姓或者说是纳税人才成了真正的冤大头。前几年吵吵闹闹地要对领导干部的用车进行改革,很多家报纸都发了消息,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为什么?还不是怕用车补助发到了个人手里,但该坐公车的还是坐公车!另外,说当官就是为了钱也是冤枉了人家,有许多东西是有钱也买不到的,那种前呼后拥、颐指气使的感觉,那种种的特殊待遇,都是无价的。许多发了财的大款,成了名的什么家,宁愿花钱或是走门路弄个政协委员、人民代表什么的当当,虽不是什么正经八道的官,但也可以神气神气,也可以挡风遮雨。譬如说在饭店或者在公园干什么色情事被人当场捉住时,就把牌子一亮:老子是政协委员!老子是人民代表!当然如果碰上了愣头青公安,就会说:抓的就是你这委员代表!但大多数情况下还是管用。

  民间传说:“做牛要做印度牛,当官要当中国的官”,这从某个角度说明,大部分中国老百姓对官员们的要求其实很低。在中国,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做官,最风光的事情也是做官,如果为了贪钱把官丢了,那就太不值得了。像成克杰、胡长清这个级别的官,只要你不犯错误,或者说你不犯大错误,你生前的事儿不必说,连你死后的骨灰盒、悼词、墓地、鲜花,一切的一切,党都为你准备好了,你还要钱干什么?难道你还有什么东西需要用钱来购买吗?有人说了,人家可能是要为妻子儿女攒点钱,且不说马上就要开征遗产税,且不说留钱等于害子孙,其实,只要您不把头上的纱帽丢掉,您的妻子儿女孙子孙女在您的余荫下还能缺了钱花?有成千上万的工人下岗,有成千上万的农民外出卖苦力,别说大官了,您找找看,能找到一个下了岗的县委书记的老婆吗?能找到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头的县长的儿子吗?

  离题太远了,还是说媒体。正因为中国的媒体能够间接地甚至直接地影响到官员的升迁,所以中国的媒体就具有了独特的力量。媒体是反腐败的工具,也是搞腐败的工具;媒体是揭露黑暗的工具,也是遮掩黑暗的工具;媒体是揭穿谎言的工具,也是制造谎言的工具。中国的媒体向来就是独特的媒体,在眼下这个独特的历史时期的中国媒体更是独特中的独特,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课题,值得有心人研究。

  作者:莫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媒体与腐败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