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过去的一年,是记忆中天灾人祸最多的年头

  有人说,国家大,灾害多一点,正常。这没有道理。河南的幅员不会比中等国家大到哪去,但河南的天灾人祸是一般中等国家可比的吗?广东的幅员不会比中等国家大到哪去,但广东的天灾人祸是一般中等国家可比的吗?四川的幅员不会比中等国家大到哪去,但四川的天灾人祸是一般中等国家可比的吗?

  这里仅就我们已经知道的而言。我们不知道的,被捂了盖子的天灾人祸不知还有多少。加起来,恐怕是一个更惊人的比例。

  天灾人祸为什么对中国如此情有独钟?

  当江门爆炸发生,我愤怒了;当武航空难发生,我愤怒了;当焦作惨案发生,我愤怒了;当东莞塌楼,我愤怒了……但天灾人祸并没有因为我的出离的愤怒而减缓,而是好像故意跟我作对似的愈演愈烈。

  现在,我不愤怒了。

  我没有力气愤怒了。这是一个原因,但根本的原因在于,接踵而至的惨案不能不使我冷静,我不能不思考:为什么?为什么不是美国,为什么不是英国,为什么不是日本?为什么偏偏是中国?我只找到一个解释,那就是──天惩!

  这是苍天对中国的惩罚!

  这是苍天给中国的警钟!

  中国,醒醒吧。

  披阅史籍,常常黯然神伤。

  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很穷,但那时的中国人有关怀,有歌声。因为关怀,因为歌声,虽然祖国在灾难中,在深渊中,但一个一个硕士博士,一批一批硕士博士,还是从美国、从英国、从法国回来了,无怨无悔,象燕子筑巢一样苦心构筑着中国近代科学体系、近代教育体系、近代实业体系……。新中国不单是枪杆子打出来的,新中国也是从科学救国、教育救国、实业救国的艰苦实践中,从前辈们的关怀中、歌声中一点点发育,一点点生长起来的。为了祖国和人民,前辈们付出了他们的全部。他们无愧于历史,无愧于后人。可是,当我们面对前辈的亡灵,我们可以无愧吗?看吧,美国使馆、英国使馆、法国使馆、澳大利亚使馆、加拿大使馆门前一队队等候签证的中国人的长龙,茫茫大海上一艘艘满载中国“人蛇”的航船,多么壮观,总让我想起暴风雨前夜仓皇逃离的鸟群。和二十世纪上半叶一浪高过一浪的归国潮相比,这是多么鲜明的对照。

  是的,在物质上,我们无疑比二十世纪上半叶富足得多。而且,据说我们的经济仍呈不断增长的态势。但,物质的富足,经济的增长,并没有能够改变一个悲哀的现实,那就是:中国正在变成一个越来越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国度!那么多同胞不惜倾家荡产、不惜妻离子散乃至不惜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用脚投票,只能从这里得到根本解释。物质的富足,经济的增长,仿佛一座一座钢筋混凝土建筑。但人类需要的不仅是钢筋混凝土建筑,人类还需要广大的植被──森林、草坪和湿地。沙漠中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恶浊空气笼罩的钢筋混凝土建筑,无论怎样富丽堂皇,都绝不是人类的乐园,只有广大的植被──森林、草坪和湿地──才能净化空气,才能保持水土,才能营造一个美丽清新的世界。如果说,物质的富足、经济的增长是钢筋混凝土建筑,那么,梦和爱和歌就是植被。而我们现在除了钢筋混凝土,还有什么?

  和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知识分子相比,现在的中国知识分子是堕落的一群;和二十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人相比,现在的中国人是堕落的一群!没有关怀,没有歌声,也没有善心;没有敬畏,也没有后悔;三十年政治力二十年经济力交相摧迫,把传统的文化摧残得一干二净,把我们民族变成了一个基本人伦扫地以尽只信奉赤裸裸的丛林法则的民族,一个对外如绵羊般软弱顺从对内却象毒蛇猛兽一样残酷无情的民族。五十年最大的损失不是经济的赤贫,五十年最大的损失是文化的、精神的赤贫,是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的无限堕落!从渔村上创建一座钢筋混凝土城市可以在短短的几年中完成,经济的赤贫可以在短时期内改变。但要彻底扭转文化的、精神的赤贫,要营造文化意义、精神意义上的广大的植被,要恢复社会生态的平衡,要重正社会道德标准,却不是几年十几年能够完成的,那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上百年的努力!而现在,我们却连努力的起点在哪里都还浑然不知。

  于是,就有了贪污腐败的肆虐;于是,就有了假冒伪劣的肆虐;于是,就有了血汗工厂的肆虐……。据说党有党纪,但党纪管什么用?据说国有国法,但国法管什么用?我们这个民族已丧失了耻感,一个没有耻感的民族是不可能有自知之明和自制力的,单单依靠它自己的力量,单单依靠人间的力量,已经不能清除它的肮脏和罪恶,已经不能制止它的堕落!

  苍天震怒了,苍天要惩罚我们民族!

  于是有了江门大爆炸,于是有了武航空难;于是有了焦作惨案;于是有了东莞塌楼;于是,有了洛阳东都那惨烈无比的圣诞之火……

  其实,每一次天灾的降临并不都是坏事。每一次天灾都是警钟,而每一次警钟,都是苍天给我们的一个机会──猛醒的机会。苍天是要用我们的血震醒我们。但是,我们抓住了那一个个机会吗?甚至,我们是否感觉到痛,我们是否还有痛感,都是一个疑问。元旦之夜,中国大地上,不是依旧歌舞升平?我想起来一件事:就在元旦之夜,武汉──著名的“六二二空难”就发生在这座城市──举行焰火晚会。开始时间是晚上八点半。八点十几分,天空还是清澈澄明。焰火腾空的前几分钟,就几分钟时间,突然大雾弥漫,两百米以外一片混沌。成千上万的市民在两岸翘首相望,结果,只听见了隆隆礼炮,一朵焰火也没看到。真是天意啊──那么多灾难不见下文,那么多尸骨未寒,我们有什么理由,我们有什么资格,欢享这良辰美景!成千上万人失意而归,可失意而归的人群中,又有几人,能够领悟这份天意的存在?他们不照旧在灯红酒绿中度过元旦之夜?一觉醒来,他们不照旧在官场在商海以邻为壑、尔虞我诈?昨天的关怀,昨天的歌声,昨天的善心了无痕迹,似乎永远不能找回。我们民族的血液中已经太多病毒,不仅人间的力量无力清除,就连苍天的一次次警告也乏功可陈!丧失耻感,丧失痛感,耳盲,眼盲,心盲!再什么样的悲剧也难得惊醒我们民族!再什么样的警钟也难得惊醒我们民族!这才是我们民族最大的悲哀!

  报应在等待着。当一次次灾难被我们漠视,当一次次警钟被我们忽略,当一次次机会从我们的指缝漏掉,当苍天终于证明我们民族已经彻底丧失了自省自救的可能,那柄高悬已久的达摩剑,就要真正落下来!这是最后的灾难,这是最后的惩罚!我们民族将万劫不复!!!

  我悲观,我绝望,我求苍天多一点耐心,求我们民族早一点惊醒。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作者:笑蜀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过去的一年,是记忆中天灾人祸最多的年头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