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近视:这个春节有点冷

  ●街头毙命- 路人心冷

  春节前夕寒流袭击大地的日子,北京发生一起老人病倒,众人围观却无人相助的事情。“心里很难受”、“不可思议”、“太冷漠了”……这件事在知情的市民和学者心中引起不小的波澜。

  1 月15日下午,家住玉泉路高能物理研究所院内的梁儒祥老人像往常一样,到外面散步。当他来到玉泉路花鸟鱼虫市场时,突然发病,身体难受,抱头扭动,蹲在地上。

  人潮涌动的市场里,闲汉、民工、买卖人忽地围过来看稀罕。人们静观、议论,甚至有人看着老人大幅度的扭动,觉得好玩,竟笑出声来……但没有一个人上前帮一把,问一声,或者报警,打一个急救电话———有手机的人不少,就在看热闹的时候,他们的手机响了,赶忙挤出人群去招呼生意上的事。老人渐渐不动了,躺卧在地上,观者可能觉得没戏了,颇无聊,渐次散去。

  那几天是北京最冷的日子,最低温度摄氏零下17度。人们匆匆从老人身边走过,再无人感兴趣。老人发病倒地两个多小时后,花鸟鱼虫市场该关门了,保安发现有一个黑影躺在那里……110 来了,法医也赶来了,老人却已经死了。老人儿子后来对记者说:“我父亲并没有很严重的病,只不过是高血压。但他却死了。如果及时送到医院,他根本不会死。”

  这件事也引起学者的议论。文明学学者、《中国文明论》一书的作者北野说:

  “这是人极度冷漠的问题,虽然周围人很多,受难者却如同身在沙漠。这也是与我们极为渴望的现代文明社会极不适应的,如果每个人所知道的就是用最快捷的手法捞钱,那么这个现代社会最终是建不起来的,每个人都会成为现代化的绊脚石。”

  作家出版社的编辑室主任杨德华说:中国虽然取得很大成就,但有一个很大不足,就是人的内心的现代化和一个完善的公民社会的建立。在西方,人们有很强的公民感,他们知道第一是要自卫,第二是要报警。一个孩子知道的第一个电话号码就是报警号码……

  被采访的学者不约而同地认为,人与人之间的极度冷漠,是将要落在每个人身上的灾难爆发前的信号。

  ●独自逃命- 车主心冷

  2 月3 日,8 点半多钟,对于乘坐鞍山至北京大客的乘客来说,是一个悲惨时刻。由于车主使用喷灯烘烤车体,引燃车内汽油,大客车瞬间一片火海,大约30名乘客喊叫着上演一幕求生大逃亡的惨烈场面。万幸的是,众乘客顶烟冒火,总算逃生。而大客车焚毁,目前,有8 人在鞍山市鞍钢铁西医院治疗。

  躺在鞍钢铁西医院病床上的伤者,鞍山三冶运输公司的贾某回忆那一刻:“太恐怖了,真是捡了一条命。”2 月3 日晚上6 点钟左右,他在鞍山市站前乘坐鞍山市至北京市的大客车,他此行是准备到甘肃省陇西县一带打工。当时车上乘客大约有30多人,还有司机及售票人员。由于天气寒冷,车窗玻璃全是冰霜,驾驶员前面的玻璃也上霜了,而且车内温度很低,车主打开了车内的土暖气取暖。车内工作人员中途停了两次车,买了些汽油,用喷灯烘烤车体,包括窗玻璃。半梦半醒的乘客还不知灾难即将来临。当车行至盘锦市盘山县一乡村时,惨烈的一幕发生了,前车门一带突然间“砰”的一声巨响,车内顿时起火,大火迅速蔓延,车内乱成一团,呼嚎声顿起。而此时,坐在最前面的司机,见状急忙刹车后,打开车门,跳出车外逃生。寒风又顺车门进入,火势更猛了,车内顿成火海,车内乘客纷纷砸玻璃,企图跳车逃生。但玻璃较结实,很难砸碎,由于烟熏火烧,乘客也逐渐无力。

  据医院介绍,事发第二天晚上共来了9 个人到烧伤科看病,其中一人较轻,没有住院,现在有8 人住院接受治疗。当时值班大夫护士忙了一夜。这些伤者烧伤部位都集中在手、脚、脸等暴露部位,有一个人个别处有三度烧伤,还有一个人吸入性烧伤,二人病情较重。目前,医院正采取综合治疗,有的人需要做手术。

  据伤者和医院讲,司机没有受伤。目前,车主只让其亲属拿来500 元钱给这些伤者看病,司机没有露面。

  ●晚会太滥- 观众心冷

  作为远离大陆特色的中国文化久矣的海外留学生,每年这个时刻对于春节联欢晚会总怀着矛盾的心情。看了犯恶心,不看又想。到底是一年一年看春节晚会长大的。想来想去令我怀念的是早年间笑星们的小品和在官办媒体上难得一见的“港台之音”。这些节目带给了我们这一代人多少快乐和对现代文化和生活方式的梦想。

  同历年一样,今年的晚会又让我恶心的够呛。不想点名针对某个具体节目和演员,每个文艺人对节目成功所付出的心血努力应该得到肯定和感谢。只是整个晚会这一文化形式存在的意义早已受到怀疑。名义上晚会的目的在于给最多数中国人最大程度上的快乐。而实质的目标大家也逐渐归纳的出来,只是今年的晚会更突出些:

  第一,让领导同志看了放心,方方面面、各行各业、各族各地有所代表,最核心的是突出所谓“祥和、火爆”的气氛,正面内容为主,批评内容不触痛痒。第二,有名的演员露出脸来,不要产生某某大腕被同性恋扎死的谣言。第三,满足中央电视台广告赞助创收的目标,以有机会强奸观众感官换取商业利益。

  综上所数,晚会有和色情文化诸多的相似。

  任何作品的艺术价值都是和其主旨的多样化成正比,和给予观众满足感方式的单一性成反比。有人从红楼梦里看到社会变迁,家族兴亡的戏剧性,有人感动于其中爱情的悲欢离合,有人去寻找古代的社会风貌或语言特色,有人则是去搜寻经典艳段。

  相比之下,色情文化的目的最单一,给予观众满足感的方式也最为直接,简单。在这一点上,春节晚会有非常单一的目的,和非常单一的力图使观众满足的手段。其手段一为闹腾,二为煽情。闹腾有赖于主持人和小品演员高分贝的道白,舞蹈形体演员上窜下跳的幅度和人数的规模,再加上舞台设计的绚目,服装的华美,观众训练有素的鼓掌、叫好,闹腾的气氛自然出的来。煽情的手段略需微妙复杂,家人团聚的骨肉人性要煽,坚守岗位牺牲个人的非人性也要煽,海外华人港澳同胞的爱国情要煽,台湾同胞的情要煽,儿女情任何文艺作品都煽,当然也要煽。煽情要体现在主持的汪汪泪眼,颤抖嗓音;体现在拉出个把老太太,残疾人或先进模范(三样一身当然最好)以示众;体现在小品里最令人尴尬、让观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坐立不安的一刻;更体现在歌唱演员一致的深情款款,酸倒牙、腻死人的表情,女演员尤甚(看女演员的这一表情很眼熟,想海外多年,并不常有机会看亚洲美女头,正纳闷,忽想起亚洲A 片倒看了几部,恍然大悟)。

  任何文艺娱乐,都有虚构和夸张。虽然要基于现实生活以不失真实,但必须提供观众以高于生活,现实中不能得到的东西,从而给予观众满足感。色情和现实可及的生活往往最远,给观众以满足却没有任何真实可言。春节晚会与色情的共通之处,每个人心里自然有数。

  卖的贵的色情往往贵在有大腕出场,表演什么无所谓,表演的好坏也不打紧,关键是要满足观众见大腕的好奇心里。PAMLA 的录像带卖的好不因为她在其中技有超人。谁谁的写真集也未必比无名美女的艺术照强。所以晚会上说相声的唱RAP,演小品的耍猴,演电影的唱歌都会受欢迎。大腕们争上春节晚会以求成亿观众的暴光机会,导演邀大腕以求给本来干瘪无味的晚会提高吸引力,观众则为了在合家欢乐之于多点饭后谈资,各取所需,其乐融融。各取所需体现了色情文学和色情服务最核心的精神。没有共同分享的美好体验,没有施者和受者共同的心理震撼,没有被制造者和消费者所共同追求的价值,只有交换和各取所需,这就是商品区别于艺术的关键。

  春节晚会越来越象色情商品集中体现在其赤裸裸的广告利益。现而今的社会,无一物不商品,无艺术不商品,本没什么不妥。电影里被插入的广告弄的支离破碎,已习以为常。但是成功的广告必以趣味和惊奇换取你的眼珠,除非你对其商品真有兴趣。强买强卖从来事倍功半。春节晚会的拙劣广告足以令观众怀疑中央台已上市被各乡镇企业控股了。还弄出抽奖之类花样,几百万电话费似中国电信一精妙促销举措,想想省几块,省几分钟打电话给亲人朋友多好,不理解那几百万打进电话的观众脑子是怎么长的(这个打击面似太大)。反正接线小姐是除夕夜最惨的。

  象世界杯一样拥有亿万观众的晚会构成人类社会一种奇特的文化现象,一种登大雅之堂的,由成百上千极有天才和没有天才的文艺人努力制造的,为亿万电视观众津津乐道的文化消费,其浮华张扬、劳民伤财,可想而知;其肤浅不实,娇柔造作,有目共睹。若将其和东方红、样板戏归于一类,好象并不公平。以今天开放的国门,见多识广的知识人,艺术人,红火的商品大潮,多样的娱乐方式,归咎于有关部门,有失偏颇。谁也没逼着你看!但国人经常作很多不想做又不得不做,自己活受罪的事,比如大办婚礼。我想这和色情一样,其价值不在人们对它的评价,而在于消费它的人欲罢不能。

  ●车票涨价- 旅客心冷

  春运是我国铁路运输中特有的社会现象。每年春运,我国铁道部门都把春运当成压倒一切的任务来抓,采取各种措施全力以赴。但几乎每年都难尽如人意。

  据查,从1954年起,铁道部就有春运记录,但客流与今天相比相差很远,日均客流73万人次,高峰客流90万人次。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民经济发展对人力资源需求加大,民工潮兴起,铁路春运输送旅客人数急剧上升。现在,我国铁路日常每天客流230 万人左右,而春运最高峰时日达到420 万人。像广州日常客流每天7 万多人,而春运最高日达14万人;北京日常客流每天8 万多人,春运最高日达24万人;南昌局日常客流每天6 万多人,春运最高日达到24万人。

  春运期间,有时定员118 人的一节车厢,可挤进380 多人。人满为患,压实车辆弹簧,随时危及行车安全,有时还发生挤伤、挤死人的现象。特别是遇有特殊情况,如1998年春运时一场大雪,民航停飞,公路封闭,上百万民工和其他旅客涌向广州站。全国铁路紧急支援广州,连夜调援空车,停运了京广、京九铁路南段的所有货车,几分钟就开出1 列客车,付出了非常巨大的代价,才及时疏导了滞留的旅客。

  春运期间,旅客乘车困难,抱怨买不到票是常有的事情,而铁路部门也说自己出力不讨好。铁道部有关人士称,每年仅车辆配件备品等损坏就达8000多万元。全路在春运期间增开的7000多列临时客车,近一半属单向客流,仅此一项就损失几亿元。此外,铁路增开大量的临时客车,是以严重挤占或牺牲货运能力为代价。增开一列客车,就必须停开两至三列货车。这样会直接造成货运收入的大量减少。

  客流剧增,车票涨价,“金”色春运财源滚滚,春运实在是铁路部门的聚宝盆

  虽然春运期间车票涨价,但没有阻挡住人们出行时对铁路的青睐。今年春运,铁路再次成为客运行业的大赢家。

  铁道部负责人日前表示,铁路运输收入节前实现了新的增长。节前12天,客票收入日均完成1.5801亿元,同比增加3750万元,增长31.1% ;全路运输收入累计完成44.1588 亿元,日均完成3.6799亿元,同比增加6441万元,增长21.2%.

  从春运开始到除夕的15天里,北京西站和北京站这两个铁路客运大站,客运票收入总和接近3 亿元,同比增长50% 左右。

  铁路专家算过一笔账,一个中远程直通旅客的行程,相当于40个短途旅客的行程,其客票价格也高于短途的几十倍。而春运中中远程列车的增长,也有利于铁路、公路的分工,各方均得效益。

  直通客流的上升给铁路春运带来相当可观的运输效益和经济效益,春运客票收入呈连年递增之势。1998年春运中,仅客票进款比上年同期增长70% ,多收入16多亿元。2000年春运客票收入比上年增长达5.9 亿元。

  有专家指出,要真正使铁路春运得到各界满意,变成社会共同的财富,归根到底是改革旧有的运营体制,合理配置短缺资源,这对中国的交通运输来说才是至关重要的。铁路涨价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调整春运中客流,但并不能有效地“削峰平谷”。

  据悉,我国铁道部门即将成立拥有独立核算能力的客运公司,逐步推行客货分家,此举将进一步推进铁路的市场化进程,并在一定程度上减少铁路的季节性效益差异。旅客货主将真正受到重视,铁路服务将发生根本改变。

原载:万用网大近视

  作者:大近视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这个春节有点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