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人:日本的沉沦

  小布什为共和党夺回白宫后,美国外交界中主张联日制华的“泛亚派”抬头。正如“文明冲突论”论客山姆。亨廷顿近日接受日本记者专访时强调,美日之间将加强合作“来牵制中国”。在这样的政治背景下,却发生驻日美军最高负责人在电子邮件中辱骂琉球(冲绳)知事稻岭惠一和地方政府是“头脑呆笨的胆小鬼”、“神经病”、“无能”,于2 月8 日不得已而道歉。接着又发生美国核潜艇格林维尔号撞沉日本实习渔船爱媛丸号,造成9 人失踪,12人受伤的惨剧。美日间的矛盾与摩擦一时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

  以笔者之见,美日之间固然存在许多利害冲突,但是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美日联盟只会进一步加强。这里的主要原因,是日本在世界政治和经济中的地位持续下降,代表一种无法挽回的历史趋势。与此同时,日本的二战翻案运动依然方兴未艾,甚至受到来日无多的刺激而加剧。正如亨廷顿多次指出,日本在世界上是个“孤独的国家”,在亚洲更甚。为了实现其二战翻案的目的,日本只能将自己更紧紧地绑在美日军事政治同盟的体系之中。

  日本经济徘徊不前

  日本经济整整十年徘徊不前,从1992年到2000年,国民总产值每年增长仅 1%。对比之下,同期美国经济的年增长率为3.6%,而中国大陆则几近两位数。去年日本经济好不容易出现了改善的苗头,却因美国经济的急速减缓而破灭。破产、失业和自杀(包括祸及妻儿的“全家自杀”事例)等社会问题空前严重。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日本在世界贸易总额中的比重,从1986年达到顶峰后就一直下降。二战后靠大量出口起家的日本,在经济全球化的潮流中,却是世界主要国家中独一无二出口贸易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从1950年代到现在不升反降的国家。对日本未来国力,实非吉兆。

  人口萎缩的危机

  一年多之前,笔者就撰文指出,日本面临的长远危机是人口萎缩。据最新数字,去年日本妇女平均生育率进一步降到战后的最低点1.34,远低于维持人口平衡所需的临界生育率2.08. 《纽约时报》曾分析,日本的工作年龄人口其实在1995年就已经越过巅峰而开始急速下降。当然人口萎缩是个普遍的“后现代”问题,可是其他国家都可通过新移民等办法缓解这个问题,保持国力的增长,而日本由于强烈的排外疑外传统,将是唯一对此一筹莫展的国家,进一步注定了日本沉沦的前景。

  国际地位日益恶化

  在地缘政治上,除了作为美国的忠实盟友,日本的国际地位也日益恶化。中国大陆近二十年来经济的飞速增长,是对日本在亚洲地位的最大冲击。在朝鲜半岛上,两金峰会后,两韩和解加速,朝鲜统一的前景在望,这对日本而言将是另一场噩梦。美军被迫从朝鲜半岛撤退还只是其次,日本至今拒不彻底承认以前军国主义罪行的态度,和它对朝鲜半岛的残酷殖民统治历史,注定了统一强大的朝鲜对日本的敌对态度。亨廷顿早就说过,北朝鲜发展核武,美日惶惶不安,而南韩人却私底认为这是全朝鲜人的核武。美国一直限制南韩发展中长距导弹,表面上是避免“刺激平壤”,实际是别有所忌。如下文提及,日本和俄罗斯的关系不仅毫无进展,因日本对美国“国家导弹防御NMD ”计划的兴趣。反而增加俄国对日本的戒心。印尼苏哈多政权垮台,以后经济和政局每况愈下,更使得日本失去在东南亚的重要杠杆。

  但是这些对日本不利的各种因素,在短期内却反而增加了本地区的不稳定性。由于日本举国上下,从来没有如德国那样认真反省自己侵略别国的战争罪行,日本近年来的二战翻案行为,决不是某些论客认为仅仅是“右翼势力的动向”,而是有着广泛社会基础的运动。日本面临的各种内外危机,反而加强了二战翻案运动的紧迫感,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只会加速,而日本对其近邻的敌意也会大幅增加。

  日本要实施“战略性外交”

  目前日本外交的一个当务之急,便是抓紧机会,在美国新布什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加紧努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据日本《产经新闻》去年年底报道,首相森喜朗提出,从2000年开始实施“战略性外交”,即由阁僚分别对非洲、中东和拉丁美洲进行访问。实施上述外交方针是为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做准备。为此官房长官福田康夫说:“希望从明年(2000年)开始对外交薄弱地区开展活动。”果真森喜朗在元月访问非洲尼日利亚等国时,便为日本的安理会席位大肆活动。

  伦敦《经济学家》杂志2 月8 日报道:随着日本经济困难的加深,日本的民粹沙文主义和对外族的仇视与日俱增,而这种仇恨的主要目标,便是中国和中国人。东京警方最近竟然公然告诫民众:“如果注意到有人讲中文,请报警。”由于自从1988年以后,在贸易方面,一直是中国对日本出超,反映了两国相对经济力量的消长。日本右派已经开始要求抵制中国货品。这一倾向也反映在日本的对华政策上。例如日本即将应右右派政客要求而削减各类“援华”款项。

  台湾自然是日本二战翻案活动的另一主要目标。正如美国论客亨廷顿多次指出,日本在亚洲极其孤立,可说四周皆敌。而台湾硕果仅存的“老皇民”们,便为日本打破在东亚的孤立提供了唯一的机会。届时日本国内大量发行的漫画本《台湾论》之类宣传品,便为其介入台海争端提供了“民意”基础。另外有必要指出:日本现有的“和平宪法”,不允许日本全面参加美国的导弹防御NMD 和TMD计划。而按布什政府的军事计划,美日在西太平洋联合部署各型导弹防御系统是势在必行。

  日本二战翻案运动另一主要目标便是所谓“北方领土”。例如日本《每日新闻》的前执行主编细川龙一郎2 月8 日在半官方的《日本时报》上,以《俄国为何不讲讲道理?》为题,发表一篇咄咄逼人的评论。文中各种高论,需要另评,但是其结尾却充满了火药味:细川借指责俄国,点出了“战争中丢失的领土必须用武力夺回”的主题。

  前些天,有论者尽管观察到“日本对于侵略历史的认识是让人不放心的,日本政治的右倾也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仍然大胆断言:“认为中日会再起战祸,可能是过于杞人忧天了。对日本抱有太多的戒心并非明智之举。”这样的论断,二十年后再讲不晚。现在言之,以笔者之见,未免过早。

原载:《联合早报》

  作者:都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日关系 » 日本的沉沦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2:42:36

    1

    小日本,三十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中国要把你们的人种杀光,奸光,

    回复

  2.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2:48:11

    2

    日本人永远是中国人的敌人,如果我有百万军队,明天就杀过日本海峡,男的杀了喂鱼,女的给×公性交,

    回复

  3.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9日 星期四 @ 02:50:16

    3

    打倒日本佬,打倒曰本佬.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