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马戏团总监们的最后决定——评美国总统选举的闹剧

  美国四年一度的政治马戏大奖赛终于结束了。

  在最高法院驳回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戈尔的关于重新计点佛罗里达州选票的申请后,旋即戈尔宣布承认失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小布什早就迫不及待地摆出了一付当选总统的架势,此刻更是当仁不让,宣布组成新政府,随时准备接过管理国家的重任。

  对这场在平庸无能方面势均力敌的两个选手之间进行的政治拳击比赛,我开始并不感兴趣,只是听新闻媒体介绍说,戈尔普选票有可能超过小布什,但在选举人票方面又有可能落后于小布什时,我才感觉到,美国历史上又将出现在全国普选中得票领先的总统候选人将在总统选举人的投票中被击败的情况了。

  以古鉴今,此案更有许多蹊跷之处。

  佛罗里达州的计票工作其实是个障眼法,甚至可能是一个巨大阴谋的组成部分。按照美国司法制度中的对普通公民无罪推定与对政府行为有罪推定的原则,为什么就不能对选票作重新计点?为什么不公开对选票设计者的调查结果?选票为何要重新设计?这能消除正常的人的怀疑吗?谁知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为什么不对此进行全面的、严格的调查?

  美国政府追究别的国家的差错时是那么穷追猛打,为什么对本国的政治舞弊事件竟如此纵容?看来山姆大叔真是“责人以严以至于苛,则己以宽以至于无”,把自由主义的清规戒律对外输出而把专制主义恶劣作风对内消化,关心别人胜过关心自己,这符合盎格鲁. 萨克逊人精明势力、自私自利的本性吗!

  八年前,以布什总统的冷战的终结者、海湾的解放者与苏联帝国的埋葬者的巨大荣耀都没能阻止当年的越战逃兵、嬉皮士兼吸毒者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林顿上台,天理何在?人心何在?此情何时已?此恨何时消!

  资本主义现在处在历史上从未有过的最强大的时刻,贵族们早已被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穷鬼们造反所建立的政权已经不战而败,大批自由战士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自由主义的全面与彻底的胜利。资本家们终于可以高呼,历史已经终结了!

  在美国政治经济寡头们看来,社會主義作为一种政治势力已经元气大伤,已经不具有国家力量与地缘政治上的威胁,要民主党这帮野鸡媒子作甚?跟无产階級争夺接班人吗?分化打击革命力量吗?资本家的江山万万年,穷鬼们滚到一边去!权贵们的政权代代传,儿子接上老子的班,实属天经地义。

  小布什的竞选伙伴切尼对新闻媒体坦承,为了防止个别共和党总统选举人受舆论的影响在投票选举总统时叛变,他逐个给共和党的总统选举人打电话,要求他们坚定政治立场,不要受外界的谣言的影响,一定要将手中的神圣一票投向小布什,不要辜负广大共和党党员对他们的信任。

  间接民主制度尤其是间接选举总统的优越性,在这件事上体现的最为明显。优越性就体现在为资本家贿赂与舞弊提供了必要的时间与手段,这就是间接民主制度的社会功能。如果在普选中发生了某种超出资本家集团控制的情况,选民们把选票投给了资本家们所反对的总统候选人,他们也能在最后的总统选举人投票前把一切搞定。这样就不必搞政变与革命了!

  资本家们有的是金钱,有的是精力,有的是时间,威逼利诱一个或一群在道德上有瑕疵、缺乏大智大勇的政治代表迫使其就范,真是易如反掌。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资本家收买不了的人!万一有一两个死不开窍的榆木脑袋,就交给黑手党去对付吧!

  某个总统候选人在普选中领先却在选举人投票时落后,这说明胜者全得的计票规则是极不合理的。

  胜者全得其实是一种极为残酷与极为野蛮的制度,其渊源于人类在野蛮时代争夺食物、权力与异性的交配权等等,败者被杀死甚至被吃掉,当然不会东山再起,引经据典,吵吵嚷嚷要获得自己应得的一份了!胜者全得的制度本质上就是弱肉强食与消灭弱者,绝对是反民主的!

  看来资本家们高举的民主自由的幌子掩盖不了美国政治文化中最原始野蛮的本质!

  说来说去,还是资本家有力量。民主政治无非就是一场木偶戏,谁上台谁下台都由资本家看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与国际权力斗争的需要而定。

  特定社会里的权力结构不可能通过一场选举来改变,相反设计选举程序却要迂就现存的权力结构,防止过分损害强者与富人们的权益,防止这些人狗急跳墙,诉诸赤裸裸的暴力。

  最高法院的九个德高望重的伪君子无非是资本家集团集体雇用的律师,说不定本人就是资本家,也有可能是当年的革命贵族之后!抱定了巩固资本家与名门望族联盟的奋斗目标,为粉饰与遮掩黑社会专政尽职尽责。

  在这场政治马戏越演越荒唐,眼看就要穿帮时,这九个马戏团总监不得不挺身而出,制止这些荒唐的表演。你们还要不要维持马戏团的集体荣誉?以后还打不打算再闯江湖,继续招摇撞骗?还有没有资本主义政治家的自觉性?还有没有维护资本主义制度的大局观?闹得鸡飞狗跳,人怨沸腾,成何体统!都是资本家的代理人,都是为老板打工,有什么好争的!

  告诉你戈尔,总统轮流做,四年一换班,你们民主党的嬉皮士大总统胡作非为,把美国搞得乌烟瘴气已经八年了,过足了瘾吧,该让小布什一显身手了!人家是继承了父兄的光荣传统,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美丽坚权力无限责任有限股份公司的全体董事都对他投了赞成票,可谓众望所归,我们这些监事们就只好随大流了!

  你那些小股东的支持不算个啥,根本没有决定性的力量,还是回去认真研究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好好改造自己的普罗大众的世界观,检讨自己的政治立场都站在哪里去了,要树立全心全意为资本家服务的信念,你还年轻,来日方长,东山再起未可知嘛!你为维护资本主义大局所做出的牺牲与贡献,董事会是会给你记功劳簿上的,将来是要论功行赏的。

  明眼人看来,共和党与民主党其实都是一丘之貉,谁当选后,美国政治制度与社会制度都不会有什么根本的变化。

  可以肯定与保证的是,如果小布什的声望下降,或者遇到了莱文斯基似的性丑闻,他是不惮于用伊拉克或别的“恐怖主义国家”人民的鲜血来为自己洗刷罪名的!

  即便戈尔冲破了一切阻力顺利地当选为总统,要是他敢于动摇美国政治黑社会的老规矩,敢于损害强者与富人们的利益来使弱者与穷人得利,中央情报局与联邦调查局是决不会袖手旁观的。中联二局既然敢于谋杀当年威望如日中天的肯尼迪,干掉戈尔这样的平庸之辈就更不在话下,说不定给予戈尔一个口头警告,就会吓得他改弦易辙了!

  当然时代进步了,说不定是因为中联二局不愿意再重操旧业,因此干脆就在大选时排除政治上的不可靠分子,如此事少而功多,一举而数得,既可保全民主制的形式,又能维持政治法统的连续与稳定,还有利于塑造资产階級专政机关的良好的公共形象,何乐而不为呢?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马戏团总监们的最后决定——评美国总统选举的闹剧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