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为:两岸关系面临新契机

         ——中美台三边关系回顾展望论析之一

  古罗马神话里有一个名叫雅奴斯(Janus) 的守门神,脑袋前后都长着一双眼睛。因为他具有既回顾过去,又注视未来的特点,所以罗马帝国制定的公历,就用这个守护神的名字来命名每年的第一个月,把它称为January。

  现在人们正站在千禧年的历史门槛上,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跨进了二十一世纪的头一个十年。对于大多数大陆中国人、台湾中国人与全世界的华人来说,在九十年代历尽曲折反复的两岸关系与中美台三边关系,进入新的世纪之后将如何互动,对中国发展、台湾安全以及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产生什么影响。确实是令人十分关切的重大问题。

  回顾九十年代,它是在中美关系与两岸关系的紧张状态中开始的。天安門事件使中美关系降到了冰点,苏联垮台更使两国失去了共同对敌的战略合作基础。而中美关系恶化的最大受益者是台湾,因为它使台湾与大陆拉开了距离,与美国提升了关系,并乘机扩展了它的国际空间。

  克林顿入主白宫强化对华政策,加重了中美关系的阴影。但中国国力增长,江澤民权位巩固,邓后中国局势稳定,使美国不得不在九十年代中期重估形势,调整对华政策。从人权至上到人权与贸易脱钩,进而采取全面“交往”政策,与中国实现首脑互访,终于使中美关系走出低谷,恢复正常,并有所回升与发展。

  在过去十年中,中美之间虽然在人权、贸易、武器扩散、知识产权、劳改产品出口、宗教自由等等问题上存在分歧矛盾而且不断发生争执,但是真正能对两国关系产生巨大冲击,使之陷入危机的,唯有台湾问题。事实上,九十年代发生的中美台三边关系中三次重大的危机与震荡,两次来自李登辉的挑战,一次由于美国轰炸中国驻南使馆事件。虽然李登辉自以为得计,但两次挑战的结果适得其反,引起北京强烈反弹和美国不快。到了九十年代末,台湾在三边关系中无疑处于进退维谷的不利地位。

  潜伏着危机因素

  现在,中美台三边关系又带着各种不稳定的因素进入了新的世纪,而台湾问题则是其中一个最不稳定,甚至潜伏着危机的因素。

  早在八十年代,鄧小平曾经把解决台湾问题作为中共需要解决的三大任务之一。但是八十年代过去了,九十年代也过去了,如今进入21世纪,台湾问题的妥善解决仍然看不到一个眉目。

  原因是两方面的:台湾民意与台湾当局不愿与大陆统合,要保持自立于中国之外的分裂分治局面,因此在统一问题上和中共相对立,“三十六计,拖为上计”。某些政治势力与党政领导则企图操纵民意,伺机谋求台湾独立。从大陆方面来说,则政策僵化,无视台湾现实,一贯采取高压姿态,致使台湾民心日益疏离,两岸距离越拉越远,从而成为台獨势力扩张的口实。

  但是这种悬而未决的状况不可能永远拖延下去。进入21世纪之后,有多方面的原因使中国增加解决台湾问题的紧迫感:

  1,香港澳门回归之后,台湾与大陆统一问题必然提上议事日程。

  2, 作为中共第三代“核心”,江澤民必须在其任期内对推进中国统一有重大作为和建树。

  3, 随着中国国力加强,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有所增长,对解决台湾问题形成更大压力。

  4, 北京担心台湾政局久拖生变,台獨势头失控,将来更加夜长梦多,因此长痛不如短痛,晚动不如早动。

  5,李登辉的所作所为,从反面加强了中国主战派的影响和地位。

  中国对台一向采和战两手

  因是之故,随着二十一世纪的到来,中国必然会加紧谋划,推行“和战两手”策略,在国际上争取有利形势,对台湾多方进逼。

  江澤民的新年讲话虽然调子比较温和,表示两岸对话“什么问题都可以谈”,解决台湾问题比港澳“更为宽松”,但这并不表明中国已经有了真正能够化解两岸关系僵局的腹案,使人抱有乐观的期望。相反,从江断言统一大业“更加突出地摆在”中国人面前,坚信台湾问题“一定能够得到顺利解决”的语调中,人们可以感觉到北京将不惜一切,全力以赴争取早日解决台湾问题的决心。

  中国对台政策一向采取和战两手,和为上策,战为下策。但是和的一手始终未能取得进展。如果撇开台湾方面的原因不谈,单从北京方面来看,问题并非它不想和,而是完全按照它的一套办法根本和不起来。

  近年来,中国对台工作部门,无论北京上海,都私下承认苦无良策,拿不出一套真正有效,能够切实解决台湾问题的办法,不得不被李登辉牵着鼻子走,被动地作出反应。只要北京脱不出老框框、旧思维来思考问题,抱着居高临下,以我为主,企图强加于人的僵硬姿态,台湾问题就不可能有突破,中国也就必然会习惯性地把一切责任推在台湾头上,在死胡同里转。最后,不是局势发展到迫使北京被动地作出巨大让步,就会“出此下策”,唯有从诉诸武力中找出路。

  由于台湾问题严重关系到中国发展以及中美关系的稳定与否,北京并不希望这种多年僵持,孕育危险的局面无限期地继续下去。钱其琛最近在纪念“江八点”会上的讲话,具有值得注意的新内容。他一方面宣称只要台湾搞独立“就是两岸之间的战争”,以遏阻台獨势力和预防李登辉在选前采取突然行动,同时又表示北京愿意与台湾重启谈判与对话之门,“什么问题都可以谈”,包括结束敌对状态,“三通”,台湾的国际空间,以及台湾当局的政治地位问题。

  北京又抛出和解信号

  这是在台湾大选即将来临,李登辉时代已经屈指可数的关键时刻,北京对台湾又一次抛出的和解信号与政治诱饵。它表明,经过两岸关系的多年曲折反复之后,中国将利用新的时机,实行“先礼后兵”,首先在“和”的方面加强力度,采取行动,进行试探,在对台政策上表现出务实态度与新的灵活性。因此,可以说,台湾大选与北京的相应对策,为重新推动两岸关系与谋求解决台湾问题提供了一个新的契机。

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

  作者:陈有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两岸关系面临新契机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