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从“西气东输”到舆论霸权

  投资上千亿元的“西气东输”工程在新世纪正快马加鞭,这两年,媒体为推动“西气东输”也不遗余力,一般称为“西部大开发”的启动工程,会给西部经济发展带来巨大好处。在一片呐喊加油的声音后面,显有质疑,或深入探讨的声音。好像这个工程一旦建成,西部人民就会迎来富足的生活。媒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笔者以为,一是因为该问题比较专业,普通人难有深入探讨的资格,二是我们主流媒体的惯性运作模式,形成了较强的舆论霸权,这种霸权导致了舆论界声音的一元性,应该说,这种一元性在政治问题,有稳定大局的作用,但在其它领域却是会扼杀新思维,扼杀人们的质疑权力和知情权力。

  天然气是个比较专业的话题,能源界普遍认为,天然气将成为二十一世纪的能源骄子,将成为替代石油的重要产品,同时天然气是清洁能源,环保价值较高,应该大力推广。天然气可用来发电,较煤炭相比,对环境的污染程度低很多,但发电成本也远高于煤炭。天然气可用作汽车动力燃料,但推广却困难重重,推广成本也不低,目前在北京、广州、上海这些财力雄厚、对环保要求较高的城市,都加快了城市加气站的建设,公共汽车从烧油改烧气的工程也厉兵秣马。但远距离行车加气问题和安全问题不好解决,所以目前基本用于公共交通类汽车,其它类汽车还很难应用。天然气可以作为化工产品的原料,但天然气技术远不及石油化工技术深刻、广泛和成熟,天然气可作民用燃料,也就是民用气。这个市场比较大。

  应用天然气的最大困难就是储存问题、运输问题、应用成本、和应用技术问题。全球正在加紧关于天然气技术的开发速度。这些难题注定了天然气应用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尤其是运输问题一解决,很多问题就可迎刃而解。

  现在媒体上“西气东输工程”热火朝天的实质,其实是国内石油巨头们关于天然气市场争夺问题,因为一旦天然气输气管道建成,其市场垄断的格局就宣告完成,其它天然气资源都要纳入这一管道中来。应该说这是一个国内石油巨头的企业行为,与“西部大开发”并无太大必然联系。

  中国的很多国有企业喜欢把经济行为诠释为政治行为,或在经济行为外面罩一层政治行为的外衣。这样就可以通过媒体为自己的经济行为造势。

  老实讲,“西气东输”工程与西部开发的内在关联并不太大,对西部省区的经济发展的贡献也很有限。因为它所带来的收益主要归于石油巨头,西部省区只能获得较小收益。这种收益一是1000多亿人民币的投资对西部经济的投资拉动,二是这么大的工程量提供很多就业机会,三是优化“西气东输”沿线用气地区的能源结构和环境提升。这些都属于间接收益,其效应不宜估计过高。想一想,前几年的陕北天然气进京工程,当时也是沸沸扬扬,喧闹非常,今天问问北京的市民,有多少户人家用上了陕北天然气?就是今天,该工程还没有收尾。另外,陕北天然气进京沿线的城市又有多少居民用上了天然气?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先热后冷,会出现这种媒体上热,老百姓感觉冷的状况?

  其原因在于,民用气也好,天然气发电也好,都要考虑经济效益。民用气的入户管道谁来承建?改煤发电为气发电的成本谁来支付?等等这都是需要考虑的。

  可见,“西气东输”并不是一个投资到位就能立马见效的工程,其社会效益对西部地区而言也很难与西部地区的铁路工程和公路工程相比。

  所以,媒体对于“西气东输”不要炒得太热,一切都要按经济规律办事。我们的舆论霸权在非政治领域应该少行使,或者弱化其霸权色彩,应该允许一些不同声音出现。尤其对一些经济行为或经济政策,媒体应保持清醒和独立意识,多几分深思,对很多经济行为应该多加探讨。就像股市之争一样。这样我们的很多的投资行为就会少走些弯路,宝贵的经济资源也会得到较好利用。

  当然,“西气东输工程”对东部的能源结构调整会有相当大的作用,也可称为利国利民的千秋大业,但要按经济规律办事。它在本质上是企业经济行为,而不是政府公共经济行为。这与“西部大开发”有本质区别。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从“西气东输”到舆论霸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