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有为:“先礼后兵”,和战两手并用

         ——中美台三边关系回顾展望论析之二

  中国的这种试探将是有限度的。如果它今后得不到回应,和谈之中路依然闭塞,甚至台湾选举结果更加有害于两岸关系发展,则中国的主战派将更为得势,北京将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转而加强战备力度,从“和”的一手转入“战”的一手,再次诉诸于“以战逼和”,直到两岸重开谈判为止。

  多年来,虽然北京始终没有放弃使用武力,但由于军费不足,武器落后,包括总参谋部在内的军方都忙于经商,对台使用武力只是虚张声势,纸上谈兵而已。直至1995年李登辉访美之后, 北京对台决策才开始往“战” 的一手倾斜。去年“两国论”出笼后更进一步,决定追加军费3000多亿人民币,增加对先进武器的采购与研制,进行战略部署,从各方面加强军事准备,以便一旦台湾局势改变,和谈希望破灭之后实行武力解决。 虽然何时启战尚难定夺, 但加强军事准备,“不独不打, 台獨必打”,必要时不惜一战已成为高层共识。这一点,可以从1月12日《解放军报》发表的一篇长文中得到证明。它强调21世纪的重大战略任务之一“是完成祖国统一大业”,“我军当前面对的紧迫战略课题有两个层面——实现‘打赢’的战略目标和有针对性地作好军事准备”,就是“回答我国可能面临那些威胁,可能打什么样式的战争。”

  当然,中国对台决策,必须考虑到美国因素。尽管北京一再强调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政,不容外来干涉,但在它对美外交的实际运作上却一直希望借助于美国影响来压台湾就范。”1984年12月19日,鄧小平在北京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请她转告美国总统里根:“如果美国认为中国的‘一国两制’方式可取,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做很多事情。特别是里根总统本人,希望他在第二任内,中美合作解决台湾问题。”(邓选未收入这段话)

  一直对美采取诱压两手

  这种想法看来很一厢情愿,但却是事实,而且被中国领导人一脉相承地加以奉行。1998年克林顿访问中国,江澤民始终钉住台湾问题不放,最后,克终于抛出“三不”政策,就是中国所希望并对美施加影响的结果。中国在台湾问题上一直对美国采取诱压两手;中美关系好的时候拉美国压台湾,两岸关系坏的时候通过压美国来压台湾,这是屡试不爽的做法。

  但是中美在台湾问题上既有共同利益,又存在基本分歧。

  中国是要不战而和,以战逼和,以战求统。

  美国则是不战,不独,不统。

  中国无论是和是战,目的在于最终改变台湾现状,实现中国统一,而美国则是以保持台湾现状来防止它落入中国手里。因为美国对中国未来发展不放心,需要在战略上把台湾当作一张制约中国的王牌。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今后必须对台湾问题作出两大根本决策:

  一,统一与发展何者为重?是必须先求统一以利发展,而结果有害于发展呢,还是通过加速发展以加强实现统一的条件?

  二,如果决定诉诸武力,则必须估计到美国卷入的可能性,作好为对付美国卷入的军事准备,也就是为建立一支不仅能够攻台,而且能够吓阻美国卷入的军事力量。在“两国论”出来以前,中国很少从这方面来考虑问题。但在科索沃战事与“两国论”以后,从中国军方反映来看,北京已经把美国卷入台海危机的可能,当作一个将来会发生的实际问题而予以相应的考虑。

  美国保持模糊战略

  迄今为止,美国在是否卷入台海冲突问题上始终保持模棱两可的“模糊战略”。尽管“对台关系法”有责任维护台湾安全的规定,但一旦局势有变美国究竟采取何种立场,至今并未受到考验,仍然存在两种可能性:

  一,从美国本身利益考虑,让台湾落入中国手里必然会改变西太平洋的战略形势与力量对比,严重损害美国战略利益,因而不得不在必要时武力介入。

  二,但如果为了捍卫台湾而决心与中国打一场有限战争甚至互相进行核攻击,是否就符合美国利益,美国非出此下策不可呢?

  科索沃与车臣的例子说明,在卷入外国内部武力冲突方面,美国有两种不同的做法,是否出兵取决于对手的强弱和美国需要付出代价的大小:

  南斯拉夫不堪一击,不妨以强凌弱;

  俄国庞然大物,只好袖手旁观。

  中国不是南斯拉夫

  北京从以上两个战例中得出的结论是:中国不是南斯拉夫,台湾不是科索沃。因此美国将来未必会援引科索沃先例来介入台海冲突。如果中国决心“背水一战”,以牙还牙,作好不惜跟美国拚一下的准备,美国也许会望而却步,不愿付出重大代价来跟中国对抗,美国民意也不会支持政府为了台湾而跟中国打一场大战。

  (作者是华盛顿中国论坛社社长)《联合早报》

原载《新加坡联合早报》

  作者:陈有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两岸关系 » “先礼后兵”,和战两手并用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