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中国农村问题怎样解决?从每年一度的春运高潮说起

  每到农历新年来临,中国铁路都要经历一次严峻考验,几乎所有的列车都爆满,尤其是那些开往人口大省的列车,更因装满了外出打工返乡的农民而拥挤不堪,像沙丁鱼罐头一样。而此时的长途汽车也同样人满为患,这就是中国特有的春运高潮问题。

  好像这些年人们一直在探讨,如何解决好春运问题。但总是收效甚微。因为在春运高潮的背后隐藏着中国社会发展最大的问题,那就是农村问题。虽然中国社会目前存在很多隐患,但其它问题都可以摆平,而且正在摆平,农村问题却困难重重。

  在笔者看来,中国的农村问题中最棘手的有两个,一是提高农民收入问题,这关乎中国经济能否持续高速发展,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硬伤;第二个问题是农村基层政权问题,这关系着中国广大农村的社会稳定,也关系着中国农村发展。

  春运高潮的主要成因,即是大量外出打工的农民要在同一个时期回乡过年,客运市场因需求远大于供给而引发一系列危机。春运场景堪称世界大观,中国八亿多农民中只要有一小部分同时乘坐火车和汽车,那场面都堪称壮观。中国农村拥有大量素质较低的剩余劳动力。这部分劳动力虽然在理论上可以称为经济资源,是大量的廉价劳动力,但事实上由于本地不能提供太多合适的就业岗位,使得他们长期处于失业状态,要找工作只能远离家乡,到外地打工。而那些没有走出家门,在家里又挣不到钱的农民更是长期处于贫困边缘,成为社会危机的隐患。

  可以说,这是个经济问题也是个社会问题。

  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找不到工作,农民收入提高缓慢,使得农村消费刺激不起来,中国最广阔的市场处于荒芜状态,中国经济因缺乏农村消费推动,而显得步履凝重。

  而大量农民由于收入增长迟缓,对某些地方政府的多种收费抵触很大,极易发生官民对抗,这又是社会隐患。

  要提高农民收入,这是个大问题,笔者以为应当分层次,分地区解决,尤其要步入良性轨道。

  一是在长远规划中,把乡村城镇化,县城城市化工作作为一项长期的战略性工作来抓。尤其对于县城改造,国家要给以政策支持,鼓励有钱的农民进城买房落户。不要设置户口门槛。事实上有很多地方做得很不错,只是有些地方对户口问题还是有一定限制,国家应在这方面有统一政策支持。因为城市化和城镇化是搞升消费的必然。县城城市化和农村城镇化可以提供一些新的就业机会。

  二是国家继续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尤其是中西部地区,要大修水利、建设公路网络、修建铁路等等,为素质低下的农业剩余劳动力提供就业机会,同时也改善这些地方的投资环境。

  三是通过税收杠杆鼓励私人到农村办厂投资,或是收买濒临破产的乡镇企业,鼓励民间资本到县级市和城镇办厂。

  四是对农民的经济行为大量减税,坚决止住乱收费的势头,把农民的负担降下来。

  五是对部分自然条件恶劣,资源匮乏的贫困地区采取移民拓荒方式扶贫。

  当然,上述方案有的已在运作中,但有些方案却碍于种种原因运行迟缓,或者说没有形成良性的运行机制。其中重要原因就是农村政权问题,尤其是县乡两级冗员过多。使得中国农村的经济环境相当恶劣。

  这也是中国农村的第二个问题,即农村政权问题。

  农村政权问题在表象表现为腐败现象屡有发生,欺压农民事件频频出现。而本质上,却是农村政权如何定位的问题。

  由于传统观念下的大包大揽管理农村方式,使得中国农村政权人数太多,农村财政成为吃饭财政。农民负担之所以减不下来,农民的税费之所以过重,都是因为地方财政紧张,不够养活众多公职人员,不足费用就只有向老百姓要,向当地企业要。而由于政权对经济干预较多,寻租现象就不能避免,大大污染了当地的经济运行环境。

  农村政权应该干什么?

  笔者以为,中国农村政权应该定位在四个方面,一是抓好科技和教育工作,普及农业科技,为农民提供致富信息,同时抓好普通教育,提高人力资源的素质。二是抓好计划生育,控制住人口。三是搞好社会治安,维护社会稳定。四是搞好土地管理,这里包括宅基地管理和城镇化建设。

  在这样的职能定位下,要大量削减农村政权的冗员,下放削弱县乡政府的权力。县乡的集体和国营企业都应进行民营化改造,降低税收,鼓励这些企业扩大再生产,增加就业。县乡对当地的经济应当是引导和创造一个宽松环境,而不是具体办项目。

  解决中国农村问题关键在于减人和减税,减了人才能减税减负担,减了税减了负担,才能刺激民间投资,提高农民收入,刺激农村消费,搞活农村经济。

  这样,中国农村问题才能步入良性轨道。

作者邮件地址 ljs868@0451.com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中国农村问题怎样解决?从每年一度的春运高潮说起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