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北京沙漠的好处

  据报纸报道,北方沙漠距离北京最近的地方只有70多公里。从有关报道中,我看到了巨大商机,为之欣然,并为之怦然心动。当然,在北京以北或者北京以南附近的人们,在经历了2000年新世纪大自然沙尘风暴的洗礼后,对该沙尘在北方的大风中狂舞迎接春天,可能另有感触。但远在南方的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已经看出了渐渐接近北京的沙漠的经济价值。因此,我要把觉察到的商机说出来,一是给那些有志于在北京搞开发的投资商提供线索,二是给北京一带居民鼓舞士气,加紧准备,为来年更好利用沙漠做好准备,三是为北京旅游部门出谋划策,为扩大北京旅游资源,开拓市场,开发独一无二的旅游线路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当然,有关建议均免费提供,以显示我无私的博大胸怀和乐于行善天下的慈悲心。具备如此无私奉献的精神,有如此独到的投资眼光,我不为自己叫好,不为自己的“四有”新人风格鼓之舞之,那就太作践自己了。当然。我这样做,也是有一点点私心的:我还想以此文和其他有关研究论文作为跻身中国科学院沙漠研究所北京沙漠开发利用中心的铺路石和敲门砖。

  沙漠的最大价值当然与高科技有最大的关系。众所周知,美国斯坦福大学附近有一条闻名遐迩的硅谷。而硅的最大来源,就是沙漠中遍地蕴藏的沙子。硅,据说是地球上除了氧气之外,最为丰富的资源。随着沙漠渐渐接近北京,投资商可以在北京建立硅的提炼工厂,直接为北京中关村硅谷提供原料。这种工厂可以多多益善,不仅解决北京就业问题,而且能够为北京地方税务提供一个新的增长点。由于距离原料地近,运输成本可以大大降低,而且直接开发,直接利用。因降低成本而生产的硅产品,甚至可以向世界各国廉价出口。这样不仅可以一举确立中国作为硅产量最大国的世界地位,而且还可以有利推动开发利用沙漠。由此进一步想,北京的硅谷在最近二三十年中赶上美国硅谷,仅从物质资源方面来说,就完全具备了条件。而北京硅谷附近的各大学也因此兔子跟着月亮沾光,随着硅工业的兴盛发达,在培养人才方面,在将有关硅的开发利用技术转化为生产力方面,一举赶超美国的斯坦福大学等常春藤名校,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据以上分析,硅提炼厂和相关使用硅的高科技工厂,以及与硅有关的科技和工业,都可以作为北京新一轮投资可以考虑的热点。投资北京硅谷附近的大学,也是有利可图的。甚至投资在大学附近开设各种为大学生和硅谷科学家服务的公司,也可以考虑。

  沙子还是重要的建筑材料。南方很多人为了获得这种重要但稀少的建筑材料,不得不在河流中挖取。有些河段最近已经禁止采沙,理由是为了保护河流。如果北京附近出现沙漠,北京的建设工程就可以就地取材,无穷无尽的沙子,可以大大减少成本。建筑工程公司在投标的时候,可以只计算到70公里之外运输沙子的运输费用即可。或者向黄沙供应商讨价还价的时候,可以得意洋洋地威胁,运费不过是70公里,你不肯降价,自有其他供应商肯。那里的沙子简直就可以免费使用。首都北京的建设成本一旦降下来,对老百姓的收费也能随之降低。而且随着沙漠渐渐南移,运输距离缩短,成本可以进一步降下来。有朝一日,沙漠来到眼前的时候,那就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简直就是免费使用的建筑材料。将来获得奥运会主办权,当然要在太上头上动土,有了渐渐靠近的沙漠作为依托,奥运场馆等建设,又容易了很多。根据这个分析,以沙子作为主要原料之一的建筑用预制件厂,可以作为投资方向予以考虑。对于民间小买卖来说,在运输沙子的沿路建设加油站、娱乐中心、汽车旅店饭馆、汽车维修厂、厕所等等,都是可以考虑的投资方向。对于外省的建筑商来说,也是有机会的。比如到时候,国家禁止在其他地方采沙,而将北京沙漠的沙运往全国各地,在各高速公路开通专门通道,就像蔬菜专门通道可以称为绿色通道,专门运输黄沙的通道可以称为黄色通道。各地还可以成立黄沙专卖局,由国家统一管理,这样南方河流因为采沙带来的环境破坏问题也得到了解决,北京沙漠也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因利用黄沙资源而兴盛的,将不仅仅是运输业和高速公路,也不仅仅是北京沙漠管理局,也不仅仅是运沙车制造厂和黄沙运输专用车改装厂,也不仅仅是建筑商。

  当然,对我们南方人来说,北京又增加了吸引力。北京不仅有八达岭长城横亘在郊外崇山峻岭,不仅有故宫巍峨屹立在城市中央,不仅有颐和园碧波荡漾,而且还有沙暴遮天蔽日,气势非凡。我等蜗居南方树丛中的蛮子,原来哪里有这种福气可以一睹这种大自然的风采。本来。北京只有烤鸭和涮羊肉能够远远吸引我,现在,更有了春天的沙暴,使800年帝都凭空多了一层霸王气势。那咆哮放肆,那博大猛烈,那遮天闭日,那无拘无束,那天昏地暗,那因风而起的瑰丽,实在使我蠢蠢欲动。这样想来,江南三月莺飞草长杂花生树的明媚唐诗宋词风景,嫣红姹紫出没于风柳之下的越女钱塘春行,根本就是太婉约,根本就是做作。因此最近已经在打算明年4月到北京畅游,一是为了尽情享受大自然的另一种风采和风韵,另外,也是对沙漠做一番实地考察,对自己已经制订的开发计划和论文有关部分,进行先期论证和先期落实。一想到明年春天北京的天空,我坐立不安了。激动啊激动!

  敦煌是祖国的宝地,只是远在大西北。利用休假日,既要游览北京又要游览敦煌,是熊掌和鱼不可兼得的事情。但随着沙漠的渐渐临近,在北京再造一个敦煌已经指日可待了。当然,在北京再造石窟,可能有些勉为其难,但再造一个月牙泉鸣沙山什么的,简直是太容易了,要根据月牙泉鸣沙山原理,而将北京沙漠旅游景点再造方面推陈出新,也是太容易了。原因当然有好几个。北京乃藏龙卧虎之地,能工巧匠遍地都是。在王府井大街上振臂一呼,是能工巧匠的上车,大概立马就可以招呼一个团。北京又是众多的科学机构、投资机构和政府机关所在地,要调动大量资金,调动大量人力物力,协调全北京乃至全中国的力量,制订和实施周全的开发计划,都是举手之劳。甚至要吸引外资建设北京敦煌乐园,也不在话下。现在沙漠近在眼前,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三因素都有了。依托北京现有的旅游设施,旅游管理,旅游资源,搞好北京沙漠旅游,一定是旗开得胜马到功成。等到北京的敦煌造好,再看北京的假日旅游,会更为火暴。由此引发的其他投资热潮,比如建设三星级宾馆、开设全聚德分店、建立豪华收费厕所等等,会迅速引发经济的迅速增长。假日经济可以由此进一步全方位搞活,为北京的经济发展寻找到了新的增长点。游客平均停留北京的时间可以从原来的二至三天延长到四到五天。即使游客数量不增加,由于时间延长几乎一倍,经济效益也就大大增加。由于固定资产和低值易耗品使用频率大大增加,由于旅游收入将大大增加,更新固定资产和低值易耗品的周期将大大缩短。为旅游业提供这方面产品的工厂也将大大发达,为这些工厂提供各项原材料和机器设备的工厂也将发达,为这些工厂提供贷款的银行等金融服务行业,也将从中得益。其他如商业、税收等等也都将大大得益。而得益后的广大人群由于经济收入增加,又会进一步带动消费,从而进一步拉动其他工业的蓬勃兴旺。而北京工业的兴旺,又将带动全国工业的蓬勃兴旺。因此,可以有把握地说,沙漠每向北京推进一公里,潜在的商机就会扩大一倍,经济效益就会增加十倍。

  由于沙漠渐渐逼近,在沙漠植树也变得容易了。可以在沙漠周围建设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专门为全国各地游客到北京游玩时植树创造条件。原来,要去看沙漠,需绕道大西北,实在是太远了。而且专门为看沙漠,要把这么多会议放到大西北去,即使是公费旅游开会,好像也不太吸引人。即使是要为绿化祖国出力,到大西北种树,也太远了。现在好了,北京有了沙漠,我们完全可以乘着到北京出公差或者自费旅游的时候,到沙漠去体验一下英雄主义的气魄,体验一下与天奋斗的快乐是如何无穷无尽的。在沙漠附近住一下,种三两棵树,也就是为绿化祖国出了力尽了心。北京每年要开多少国际大会,开多少全国性大会,吸引多少来自全国各地的人,只要广告做好了做到位了,吸引其中20%的人前往沙漠游览顺便种植爱国树,或者种国际主义绿色和平之树,是没有问题的。每年评选种树英雄,进行种树有奖竞赛等等,都是可以扩大知名度的好方法。各位从中看出商业机会了吗?提前开辟苗圃提供树苗是可以考虑的长期投资方向。开设专门为开发利用北京沙漠做宣传的广告公司也是颇有前途的。至于清扫沙尘的工具,系列防沙器具的开发销售,植树的工具,杀虫剂和喷灌设备等等,市场之大,不是一两家公司就能独吞的。

  如果接近北京的沙漠目前还没有命名的话,至少现在就可以马上搞一个全国性的命名运动。取个叫得响的名字,比如帝都大沙漠,比如天京大沙漠,比如北京大沙漠,比如中国大沙漠或者新世纪大沙漠等等,名字响亮,实在是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或者可以向全国拍卖沙漠冠名权,让全国企业竞买,甚至让国外公司也参加拍卖。如果将来把这个沙漠称为娃哈哈大沙漠,或者微软大沙漠,或者福特大沙漠,或者杜邦大沙漠,那将有多么大的广告效益啊。我相信,仅仅靠这个商业策划,赚到的钱就至少能好几辈子吃不完用不完。

  名字是非常重要的,一旦众位商家看到了沙漠的利用价值,看到了该沙漠正以每年多少米的距离缓缓接近北京的速度,就能看到其中的巨大价值。如果何阳先生当年看到了沙漠的利用价值,就不会处心积虑去想那么多的歪点子,也不用跑到宁夏去发财。一个闪失,竟有了牢狱之灾。如今英雄气短,即使是诸葛亮再世,要想在短期内逢凶化吉,大概是不太可能了。如果他当年慧眼独具,驱车70公里,到北面一看,以他的天赋,那点子,肯定会像天上地下的沙子那样多得不计其数。现如今,何先生大概只能是烈士当年壮心不已老骥伏狱志在千里,在高墙后为开发沙漠出谋划策了。要品尝亲临第一线的激动,大概要等很久以后了。

  从培养跨世纪文学人才来说,沙漠出现在北京附近也是利大于弊。文学中最不景气的,大概就要数诗人了。小说家散文家最近都曲线发财,写写肥皂剧什么的,或者写写自己身体某一部位的特征和感受,终于成名成家。惟有诗人仿佛气数殆尽,近年来唯一可以一看一读的,大概就是电视剧《太平公主》及其剧本了。那台词,真个是酣畅淋漓,美焕美伦,完全有资格在中国百年戏剧史书中被大书特书。只不过少有人欣赏,也没有人把写剧本的人当作诗人。可见诗人之落泊。我以为,诗的落泊,完全是因为诗人没有到过沙漠。想我大唐时光,中国诗歌出现高峰,完全是边塞诗人一手造成的。据说是先有边塞诗歌,才有盛唐时的李白杜甫,然后才有宋词元曲。边塞诗主要诗人写自己的边塞经历,而边塞,主要就是沙漠。大漠孤烟直,这种千古名句,也是后来的人没有办法写出来的。原因就是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去沙漠,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沙漠与诗歌的根本内在关系。到了宋朝,据说中国是没有沙漠的中国,诗人当然只好写写没有沙漠的词。现在北京出现了沙漠,为中国诗歌的复苏和振兴,提供了绝好机会。闲赋在家的大群大群诗人,终于可以重操旧业,可以直接体验当年唐朝诗人的心情,体会他们如何为求功名而远走沙漠,体会绝地沙漠的风暴如何洗涤他们的灵魂,体会他们的风格如何经过这种精神升华而发生变化。这就为中国诗歌的振兴创造了可能性。完全可以预计,随着沙漠临近北京,中国的诗歌,将首先在北方再一次繁荣,进而创造中国诗歌的新高峰。(以上关于中国古代诗歌繁荣和衰败的原因以及疆界的划分,是本人独家研究成果,知识产权所有,未经许可请勿引用。考试或辩论中,身处狗急跳墙的险境时,更勿引用,否则被追究时后果自负。)

  不过,最为可恶的,可能要数韩国政府。据报道,韩国政府为了免受风沙之苦,居然提出要跑到中国来植树治沙,而且偏偏抢在中国政府之前表态。其用心何其毒也!是可忍孰不可忍!记得我们老祖宗有句话说,非我族类,什么什么的。说的就是这些人。如果他们的用心一旦得逞,那么北京的经济发展必定要受到限制,旅游发展也会停滞不前,百姓收入也会减少很多,与此有关的各种商机本来会像化学反应那样出现连锁良性反应,但如今就可能会遭殃。不仅如此,还连带我加入中国科学院北京沙漠研究中心的计划成为水中月镜中花,我费尽心血研究的各项发财计划也会成为一纸空文,甚至我本来计划发沙漠财后将所得的三分之一捐献给希望工程的美好愿望现在也有可能成为泡影。人生能有几回搏?好不容易机会就要来了,韩国政府却想从中作梗,为了他们国家的利益,不惜毁了我的发财计划,真是太可恶了。这样的资本家政府我不谴责,我活在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但幸好,天下没有能够在改革开放第一波中先富的人,与我一心的太多太多,都指望着利用北京沙漠,一举摆脱贫困,从而成为中国后富起来的人。韩国政府想要梦想成真,也没有那么容易,他们首先要过我这道坎。各位,你们想我会同意吗?多少人想在北京落脚,多少人围绕着北京谋生。天降沙漠于北京,就是叫那些有商业眼光的人发财。沙漠来了,财富还远吗?开发沙漠的人蜂拥而至,我卖水发财的日子已经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了。

  不过,动心的人不如动手动脚的人。多罗那他主编已经先我一步赶到北京。不知道是不是英雄所见略同,他也看到了北京沙漠的潜力。如果是这样,有他在北京大展宏图,我想单干已经是不可能了。看来我必须先写好决心书,争取投到他的麾下,以便我将来赶到北京实施我的伟大计划时,有一个落脚点和根据地。

  最后,以一首歌表达我对沙漠的热爱。沙漠沙漠,我爱你,你的伟岸风姿,让我心仪,你的潜在财富,让我又爱又急。我爱你的春天,因为春天里你铺天盖地。我在城外60公里的地方,等着你。沙漠沙漠,祖国的沙漠,你爱北京,我爱你。

  明年春天,如果各位看见有人在北京街头高唱此歌,手舞足蹈的姿态直追奥斯卡影帝的,那一定是我。

来源:网易

  作者:点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北京沙漠的好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