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寒秋:市场是一个权力结构

  早就想写一篇关于中国” 入世” 的文章。无奈在下是经济学的门外汉,加之坐井观天,孤陋寡闻,因而迟迟不敢动笔。及看了著名的经济学家何清涟与著名学者韩德强的相关文章,将深奥的道理讲得通俗易懂,明白如话,深入浅出,令人恍然大悟。读后深有所感,不揣微末,也决定写一篇文章,算是班门弄斧,狗尾续貂吧!

  以在下业余经济学的眼光来打量,全球一体化的市场就好比是一个生态系统中的食物链,参与市场竞争的各个国家,按经济实力与经济性质分别处于食物链中的各个环节。也就是说,这些国家将按照政治、经济与科技等综合实力的对比来决定其经济地位与收益。中国作为一个在科技与管理上都比较落后,只能向世界市场提供初级产品的国家,就好比是食物链中的初级生产者,其辛勤工作的绝大多数的成果将被那些居于较高阶层的高级消费者与终极消费者所享有。” 苦恨年年压金线,为他人作嫁衣裳。” 这样做明智合理吗?

  所谓的世界贸易组织其实就象美国历史上盛行的” 老鼠会” 一样,其上层完全靠下层的财富转移来自肥。美国现在在向全世界兜售它的那一套自由贸易,门户开放的原则,其行为模式就象传销的最顶层一样,要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就要找尽可能多的人来上钩,最好是将所有的人都一网打尽,囊括无遗。人人都在做美国梦,不劳而获,轻松发财的梦,这样就不会有保持清醒的旁观者了,弥天之谎就可以传诸万世,不必担心有人来戳穿了。如果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上当受骗,那么这场骗局就绝对搞不起来。

  利润,效率与享乐的最大化,这些动听的口号无非是美国的经济骗子们迷惑天下众生的诱饵。美元、世贸组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世界银行等一切由美国主导的组织归根结底不过是美国统治集团的统治世界的权力工具。根据美国的价值观,按照美国国家利益最大化的原则而建立起来的全球一体化市场究其实质就是一个对美国最为有利的权力结构。

  美国有较为健全有效的政治经济体系,相对于其他国家有文化传播、资源、金融与高科技等优势,并且以其巨大的财力与外交能力控制着各种类型世界性的政治经济组织。因此,美国凭借其综合实力在全球一体化市场这个权力结构中居于最上层与最强有力的地位。可以说,目前的世界政治经济局面基本上就是由美国一手设计、主导与操纵的结果。可以肯定,这个世界的一切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动都将首先有利于美国。至少可以认为,美国拥有最为完备的手段可以将一切变动导致有利于美国的结局。

  而且纵观它在历史上的所作所为尤其是在最近的科索沃危机中的种种勾当,已经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在科索沃危机中,美国表面上是制止所谓的种族清洗,打出了” 人道主义干预” 的政治旗号,其实是为了制止资本向欧洲回流,遏制欧元对美元的挑战。在这场危机中,美国统治集团为了到达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声东击西,浑水摸鱼;借刀杀人,趁火打劫;令人极度憎恨。

  美国统治集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也是如此行事。先是跟交战的双方大做生意,大发战争财。待时机成熟,再加入其中的一方,导致有利于我的格局。一战后,由于英法两国余威仍存,美国无法主导战后的国际统治秩序的设计,便拒绝加入国际联盟。其后一心一意扶植德国东山再起,以牵制英法,并且专门在国际事务上拆英法的台。二战开始时,先是坐山观虎斗,对法西斯德国百般纵容,与日本人眉来眼去。一直到法国败亡,英国岌岌可危,而日本人野心太大,一心要独霸东亚,日美两国无法妥协,美国人才扯起反侵略的大旗与轴心国集团作战。在战后美国如愿以偿地获得了世界新秩序的设计权,建立了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国际复兴开发银行等政治经济组织。热战过后继之以冷战,美国通过这些组织掌握了大半个世界的霸权,并且又率领喽罗们开始了一轮新的长征–遏制并且摧毁以苏联为首的社會主義阵营。

  从这些历史档案看来,美国人所大吹大擂的捍卫自由与人权的正义行动,鼓吹公平竞争与全球合作,共同致富的种种宣传全都是在骗人,他们从来都是在美国的国家利益而战。其在科索沃危机中的种种无耻行径不过是故伎重演,牛刀小试罢了。现在又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迫使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难道又会安什么好心?

  这个世界上,某一个时期的财富与权势都是一定的,一人或一国之永久所得就是一人或一国之永久所失。从历史经验与发展的眼光来看,弱国要赶超先进国家,无非就是利用后起优势,利用一切有利的规则,严密地保护自己的利益,削弱强国才能做到。十九世纪后半叶,后起的工业国美国和德国赶超先进的工业国英国就是这样的战略。当时英国在全世界极力推销那一套自由贸易,国际分工的骗术,美国与德国并没有上当,而是制定了高关税的政策,保护国内的民族工业的发展,为赶超英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相对而言,法国由于拿破仑三世过于迷信自由主义以及在外交上有求于英国因而过早地开放了本国的市场,再加上法国缺乏煤铁资源,因而法国经济未能如德国一样在十九世纪赶超英国。在二十世纪下半叶,由于英国丧失了对法国的政治经济优势,两国基本上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英国在二战后还远远好于法国),所拥有的资源与技术大致相等,法国很快就将英国甩到后面去了。而且就目前经济发展的趋势来看,原来一直较为落后的意大利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越了英国。这说明英国当年的种种绝对的优势完全是建立在不平衡的贸易的基础上,并且是经过了嫁祸于人的卑鄙手段才获得的。

  至于当年其它轻信英国的花言巧语,受骗上当的国家,如西班牙与葡萄牙以及这两者的前殖民地国家还有沙皇俄国更不要说那些殖民地与半殖民地国家都深受其害。甚至可以说,俄国十月革命的最终根源就在于俄国无条件地对英国等西方国家开放了国内市场。对外开放削弱了民族工业的实力,使得自己的大工业体系不能建立,出口导向的农业经济完全受制于他人。一旦国际政治经济局面发生变更,自己便深受其害,毫无自保之方,亦无还手之力。

  革命后的俄国迅速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主要原因就是苏联的社會主義经济体系游离于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之外,免受资本主义的体系的盘剥与欺骗,这是一个不损人亦不利己的最好的例子。苏联固然丧失了大规模地利用外国资金的机会,但因此也免受国际资本集团的控制与操纵。要是苏联进入了国际资本主义的统治体系,它还能发展出自己的重工业与超级武装吗?恐怕早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希特勒德国彻底消灭了。这种情况其实也正是英美统治集团热切盼望,极力怂恿的。

  作为由弱转强的过来人,美国人在初步掌握了世界霸权后,对制止新兴国家采取这些离经叛道的行动早就有所防范。先前的关贸总协定以及之后世界贸易组织都是试图将全世界各国一网打尽,教导落后国家,按照国际分工的原则,各安其位,各守本分,不要指望本国经济有大的飞跃。其真实的战略意图是,制止其它国家采用美国或苏联当年的战略,保持美国目前相对有利的地位永久化、绝对化。

  随着苏联东欧的社會主義经济集团的崩溃,社會主義制度作为一种落后民族赶超先进民族的手段已经被废弃。现在美国已经获得了全球性的霸权,更加可以踌躇满志、理直气壮地推行这一切政策了。

  某个国家,享有全面的优势,因而肆无忌惮,为所欲为,这对全世界其它各国来说就是一个最大的噩梦。指望着这个国家洁身自好,兼济天下,教化众生,简直是与虎谋皮,痴人说梦。人们只能作这样的理解,这个国家是在谋求永久与绝对的霸权。除非这个国家愿意自我损抑,否则,不管是” 春秋责备贤者” 还是” 朝廷里原有挂误的” ,都不算冤枉了它。对于其它国家来说,唯一的选择就是使用一切手段来削弱它。

  说来说去就是人性恶、利害关系冲突以及各民族国家争夺权力结构中相对有利的地位的这些客观存在的不可改变。力量对比是由势力消长决定的,对于中国来说,我们不仅是要赶超美国,而且最好是要削弱美国。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什么公平竞争,有的就是巧取豪夺与坑蒙拐骗!英美两国掌握世界霸权的时候,在中国大肆倾销鸦片,以制止贸易逆差。何曾有过一丝一毫的道德?与自由主义的种种价值观更是无涉了!

  掌握权力的人总是滥用权力。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美国统治集团掌握了全世界范围内的绝对权力,势必要将这种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的腐败向全世界人民倾销了,难道不应该对其进行制约?

  如果一个国家不打算谋求经济霸权以及利用经济等级制控制全世界,那它为什么不愿意与其它国家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维护技术专利、知识产权与资金的自由流动的体制到底有利于谁?

  从利害关系的角度出发,我们为什么要接受一个对中国没有多大好处,却对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有极大利益的权力结构?损人利己固然有违于中国人的传统道德准则,那么不损人也不利己或者损人而不利己,是否可行呢?

  我们的政治觉悟不高,道德水平有待改进,这是客观事实。我们的政治觉悟与道德水平要真的如我们所希望与宣传的那样高的话,社會主義的经济体系也不至于落得如此下场。但是可以进一步合理地怀疑,难道美国统治集团就是由一群非礼勿视,非礼勿行的谦谦君子组成的吗?既然对手也是一群唯利是图的奸商,我们又有什么办法与手段防止他们损人而利己呢?难道我们只能将一切希望寄托在美国统治集团对待和平与公理正心诚意,面对霸权与暴利坐怀不乱吗?由此而得出的合理的怀疑是,中国有什么切实可行办法与手段可以免受其控制与玩弄吗?

  对于中国来说,接受这个世界贸易组织这个权力结构,就意味着放弃了一切抗争的手段;弱者一旦接受了强者所制定的游戏规则,就只能听天由命了。承认了不平等的国际经济体系,到了深受其害的时候,就只有高呼” 欺骗无罪,剥削有理” 的口号来为自己辩解。难道我们就只有承认自己命中注定,罪有应得?一开始就心存侥幸,最后的结果必然就是愿赌服输。

  我国固然不必不惜一切代价,不计成败利钝,独自与公开地与美国对抗,但是也决不能对此毫无防范之心。”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对于中国人民与中国政府来说,唯一要维护的就是实实在在的国家利益本身,而不是什么虚幻的中美人民之间的友谊与理解或者全世界人民的理解与合作。和平的滋味并不是那么甜美,如果它是以自甘屈辱和自我削弱的代价换来的就更是如此了。

  不管中国是否愿意与美国对抗,在美国统治集团看来,中国作为一个政治大国的现实存在与作为超级大国的潜在可能性没有彻底消除之前,它是会无所不用其极来削弱中国。直到中国四分五裂,彻底从大国舞台上消失,或者变成清朝末年那样的代理人政府的局面。只有这样,才能令美国统治集团高枕无忧,心满意足。

  根据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极力宣扬的神圣的等价交换的原则,谁在这个世界上得到了最大好处,谁就应该对这个世界负最大的责任与尽最大的义务。中国政府与中国人民不必摆出一付道德上的高姿态,什么礼让三分,以大局为重。其实所谓的大局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它只存在于某些善良单纯的中国人的想象之中。尔虞我诈,弱肉强食,所有国家均为捍卫国家利益进行激烈的斗争,这种状态下自会产生一种平衡,这就是西方人所念念不忘,津津乐道的国际均势。所谓的大局,指的就是这种残酷竞争与无情淘汰的现实。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残酷无情的命运所要索取的代价将毫厘不爽!在闭关自守,百般呵护的条件下,还不能使中国经济成熟与强大。幻想着开放国门之后,强烈的,濒死的刺激会激发出求生本能与意志,固然有几分可能。不过,从历史上来看,这种教条的,冒险的,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经济政策从来就没有过成功的例子。倒是有另一种更大的可能,那就是,精英集团终于会发现,经过计算权衡利弊,按照” 成本的最小化” 与” 利益的最大化” 的原则,与其背水一战,不如全盘投降。如此事少而功多,买者卖者皆大欢喜。至于国家利益,民生幸福,按照自由主义的原则,随遇而安,听天由命吧!

  某些人认为推己及人,与人为善;不走极端,诚信为上,这是中国文明延绵五千年不绝的灵丹妙药。靠这些手段,中国人成功的同化了多次入侵与统治中国各类野蛮民族,对待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蛮族,似乎也可以如法炮制。

  笔者认为,中国文明具有强大的包容性,中国人民具有坚强的生存力,这固然是事实。不过时过境迁,美国的庸俗浅薄的通俗文化较之博大精深,高贵典雅的中国传统文化具有更大的传染性。而且美国人本质上精明势利,刻薄寡恩,还处于”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的人类历史上原始种族国家的发展阶段。美国统治集团无比崇尚的还是生存竞争,弱肉强食的,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诸原则,对中国人民有大大的不利。全副武装,十项全能的美帝国主义远非当年那些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游牧民族可比。

  再说,美国人信奉的是基督教新教的” 个人救赎” 与” 先定论” ,公私分明,立场坚定。理性至上,绝不带感情色彩,在尘世间所获得的一切恩惠都感谢抽象的上帝,决不会感谢施恩者。从他们当年以种族灭绝来回报北美印地安恩人的邪恶行径就可以知道美国人的凶残本性了。(现在美国人还保留了感恩节,听说是为了纪念印第安人的恩惠。不过,以美国人忘恩负义的本性,应该还是将一切恩惠归功于上帝吧!)

  如此看来,现在统治这个世界的以美国为首的盎格鲁. 萨克逊集团还是一些食人生蕃。熬到与中国人民亲如一家,合食通财的水平,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俟蕃之熟,人寿几何?不必再痴心妄想,一厢情愿了。丢掉幻想,准备抗争吧!

来源:读者投稿

  作者:李寒秋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市场是一个权力结构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