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佶:对政治经济学教学中难点问题之一的思考

  《思想理论教育导刊》的编辑老师,你们好:

  我在今年(2000年)贵刊十月号上读到你们正在征集对“两课”教学中“难点”的解答,有些想法,供参考。

  我在大学里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也存在很多不能理解的地方,毕业后我仍然在思考这些问题。经过数年研究,我得出结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先天就存在严重的问题。

  你们列举的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教学中的第一个难点是:

  1 ,为什么说只有劳动创造价值,活劳动是价值的唯一源泉?……

  可是马克思他老人家在《资本论》中对“物化劳动只是转移自身的价值”的论证是极其缺乏说服力的。

  马克思说:“假定这种劳动资料的使用价值在劳动过程中只能持续 6天,那末它平均每个工作日丧失它的使用价值的 1/6 ,因而把它的价值的1 /6 转给每天的产品。一切劳动资料的损耗,例如它们的使用价值每天的损失,以及它们的价值每天往产品上相应的转移,都是用这种方法来计算的。这十分清楚地表明,生产资料转给产品的价值决不会大于它在劳动过程中因本身的使用价值的消灭而丧失的价值。”(《资本论》,人民出版社,1975年,第一卷,第230 页)

  这一证明的依据是人们在计算产品成本时通常采用的计算方法。但是,在计算产品的价值时,认为工人的工资等于工人劳动创造的价值,则被马克思认为是完全错误的,他认为应该透过现象看到本质:工人创造的价值并不等于他们的工资,而是大于工资。所以,仅仅根据人们在实际生活中看到的表面现象,仅仅根据人们习惯使用的“计算”方法,就下结论“物化劳动只能转移价值”,也是缺乏说服力的。

  我对《资本论》的研究表明:人们交换各自产品的本质动机不是“互通有无”,而是“节约劳动”;商品不是等价交换的;机器和动物等物化劳动可以代替人类劳动;商品实现其自身价值的过程存在风险,承担商品生产过程中的风险也是一种劳动——第三种人类劳动:心力劳动。

  因此,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要真正作到能够解释客观世界、能够彻底消除“难点”,使教师教得心安理得,同学听得口服心服,至少在两个方面必须进行重大修正:

  一,扩展“劳动”概念:

  1 ,劳动有两大类:

  (1 )人类劳动

  (2 )物化劳动代替人类进行的劳动,例如牛拉车,机器自动加工零件,电脑代替人脑计算数据、查找资料、翻译外文

  2 ,人类劳动有三种类型:

  (1 )体力劳动

  (2 )脑力劳动

  (3 )心力劳动——为了降低商品生产的成本,必须使用专业化大规模的生产手段,这就必然存在部分甚至全部商品卖不掉、价值无法实现的风险,因此,承担这一风险也是一种付出,也是一种劳动

  二,承认资本利润存在非剥削性来源(并不否认同时可能存在剥削性来源):

  (1 )资本家从事心力劳动创造的价值

  (2 )物化劳动代替人类劳动创造的价值(属于物化劳动的购置者,即所有者)

  (3 )“消费者酬谢”

  我们应该注意到:商品生产采用了专业化大规模的生产方式,其成本(“价值”)远远低于消费者自己少量制作所花费的劳动,因此,即使商品价格稍高于其价值,消费者仍然能够节约大量劳动,不会拒绝购买。

  因此,商品不是“等价交换”的,“贵卖”可以长期稳定地存在,广大劳动人民就是“只贵买不贵卖”的階級。

  价格高于价值的部分,我称之为“消费者酬谢”,因为生产者大大地节约了消费者的劳动。

  生产者得到这部分价值,不是“无偿”的(帮助消费者节约了劳动),因此不是剥削。

  如果对以上观点的详尽论述有兴趣,请见我的《资本异论》一书(发表于因特网,网址为 http://www.topsin.net/z),随信附该书摘要“《资本论》中的八个原则性错误”,供参考。

  我很清楚,上述两大修正影响极为巨大,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得到广泛认同。但是全中国那么多最优秀的年轻人花费巨大的精力硬着头皮死记硬背明显脱离客观实际、连任课教师自己都在怀疑、都无法自圆其说的理论(我的一位读者来信形容他在大学里因为马克思政治经济学中的“难点”而“想破头”),是多么巨大的浪费啊!

  欣闻中国高考以后不再考剩余价值理论,我相信你们为此一定也花费了大量心血,承担了极大的风险,我愿借此机会向你们表示最诚挚的敬意。

  祝好!

  黄佶 2000-11-12

  补记:

  本文投《思想理论教育导刊》,四个月来杳无音信,说明“难点”问题并非“难”在问题本身。

  黄佶 2001-3-9

  作者电子信箱:huangjib@online.sh.cn

  作者:黄佶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对政治经济学教学中难点问题之一的思考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