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吞了亿元,奈他不何

  全国500强民营企业之一、辽宁丹东永立集团6年间向丹东商业银行贷款1.03亿元,利息4000余万元,从未主动偿还本息。1998年商业银行要求其偿还本息,于是,一场假戏开场———永立集团董事长张一立叫人制作了向张一立的弟弟及女婿各借了2000余万元的借款协议等“证据”,然后其弟弟及女婿到法院状告永立集团欠债不还,并索要利息4000余万元。假戏自然很快收场,永立集团当庭同意还钱。法院将张一立在商业银行贷款抵押的永立大酒店9000多万元的资产执行给了这两个“债权人”,国家近一亿元资金就这样装进了张氏家族囊中。

  商业银行发现张一立有欺诈行为,即向丹东市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在调查中,从一份“证据”所用信纸上的电话号码发现破绽……可是,实施了欺诈行为的张一立等五人蹲了数月班房后,却又自由了,这是为什么?!

  欠债1亿元不还,却突然———还要揽上四千万元债

  辽宁丹东永立集团,全国500强民营企业之一,企业股东由集团董事长张一立以及他的妻子、儿子、女儿、女婿组成。集团主要靠银行贷款滚动发展而成。据《工人日报》报道,1992年至1997年,永立集团先后在丹东商业银行贷款63笔,从未主动偿还本息。1998年底,永立集团共欠贷款1.03亿元,利息4000余万元。

  1998年8月18日,永立集团的还款日期日益临近,张一立再次向银行提出贷款展期和新增贷款的要求。商业银行鉴于永立集团的经营和数年还款情况,拒绝了张一立继续贷款的请求,并要求其偿还本息。

  张一立担心不能偿还银行贷款本息使抵押的财产被银行抵偿债务,便开始策划对策。

  1998年8月至10月,张一立指使集团劳资人事处长戚鑫涛制作了一份永立集团向张一立的弟弟张一生私人借款2000余万元的借款协议,借款时间为1996年2月18日。同时又制作了一份永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向该公司副总经理张一立的女婿宋殿雷私人借款2000余万元的借款协议,时间是1992年12月6日。

  张一立还指示戚鑫涛制作了两份时间分别为1994年和1996年的催款函和催款回复,将底稿交给集团办公室主任宁其久。宁其久等人据此制作了两份催款回复,将时间定为1994年12月8日和1996年12月6日。同时,张一立又组织了一批财会人员作了两个月的“假账”,将张一生、宋殿雷的4000多万元“私人借款”分20多次“借给”了永立集团。

  三人庭上做戏,近亿财产入袋已抵押给银行的大酒店借法院又转到张氏家族

  借款协议、催款函、催款回复、“花账”做好后,1998年12月12日,张一生、宋殿雷攥着这些“证据”到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状告永立集团欠债不还,并索要利息4000余万元。

  1998年10月30日,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该案,两原告向法庭出示了借款协议、催款回复、收款收据等几十份“证据”。

  假戏开场快,收场也快。当庭永立集团同意还钱,本金4380万元,利息4739万元。双方表示调解解决。法院“快刀斩乱麻”,于当日作出了(58)号调解书,当日送达。到此,一日之间,国家的近一亿元资金已从法律上装进了张氏家族的囊中。

  1998年12月15日,张一生、宋殿雷又以永立集团拒不执行法院调解为由,申请强制执行。法院便将张一立在商业银行贷款抵押的永立大酒店9000多万元的资产执行给了“债权人”张一生、宋殿雷。这一次,国家的近一亿元资产已实实在在放在了张一立的口袋里。而商业银行的贷款本息悬空。

  一张信纸露出破绽

  法院发现错误撤销裁定书,公安局以刑事起诉书形式将案件移送丹东检察院

  丹东市一年的财政预算是2.7亿,张一立拿走了一半,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商业银行发现张一立有欺诈行为,向丹东市公安局报案。丹东市公安局在立案侦查期间,张一立自认为其手续“完备”,“天衣无缝”,表现得“铁嘴钢牙”,但百密一疏,丹东公安局侦查员在查阅相关证据时发现,宋殿雷提供给法院的一份1996年催款回复所用的信纸上有一行2811788的电话号码,而丹东市电话改成281局是1997年的事……公安局又将证据送到《中国刑事警察学院》作了文件检验,结论是:“1992年、1996年、1994年的证据均是1998年8月至10月形成。”

  张一立、张一生、宋殿雷“抗不住”了。

  1999年5月,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发现了自己将近1亿元国有资产执行给张一生、宋殿雷的错误,撤销了该院的58号民事裁定书。

  公安局于1999年6月,以刑事起诉书的形式将张一立、张一生、宋殿雷、戚鑫涛、宁其久一案移送到丹东市检察院。认为张一立构成贷款诈骗罪;指使他人伪证罪;妨害作证罪;帮助仿造证据罪;偷税漏税罪。

  辽宁省检察院认为张一立等作假的五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

  蹲了数月班房就获自由

  面对数项罪名,张一立岂甘“坐以待毙”。时隔不久,事情发生了变化。先是辽宁省人民检察院令丹东市检察院以向上级检察院报请案件的方式,将案件提到辽宁省检察院。之后,辽宁省检察院于7月30日通知丹东市检察院,对张一立等五人由逮捕变更为取保候审。

  1999年11月29日,辽宁省检察院给丹东市检察院作出批复,张一立等五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也不构成妨害作证罪、帮助仿造证据罪。

  今年1月10日,丹东市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并送达张一立等五人。

  记者在采访永立集团时,受集团指派,该案的“案中人”宁其久、戚鑫涛接受采访。但他们均声称对该案不知情。

  张一立等五人实施了欺诈行为,造成了近1亿元国有资产向其家族的非法转移,他们肩扛着数项罪名,蹲了数月班房,随着辽宁省检察院的一纸批复,他们重新得到了自由。这是为什么呢?

  巨额国有资产装进私人腰包真的就无罪可定?

  采访中,丹东市公安局仍然认为张一立构成“贷款诈骗罪”。我国的《刑法》第193条关于“贷款诈骗罪”的款项共五条,具体规定是:“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欺诈诈骗银行……1、编造引进资金、项目等虚假理由;2、使用虚假的经济合同;3、使用虚假的证明文件;4、使用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5、以其他方式诈骗贷款。”

  张一立用合法手段取得了1亿元的贷款,然后采取欺诈手段,虚构事实、制作假证、向司法部门提供不真实的证据,通过法律程序转移财产拒不还贷,对这种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法律没有明文规定。检察机关根据“罪行法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的原则,认为张一立合法取得,非法占有的行为不符合《刑法》193条“贷款诈骗罪”前四项的规定,无罪可定。张一立跳出了法外。

  刑法193条第五项“以其他方式诈骗贷款”自由裁量极大,有罪无罪从某种意义而言,与执法人员对法条的理解关系甚大。一种意见认为:不构成贷款诈骗罪。本罪的实施行为应当是先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欺骗银行等金融机构,从而骗取贷款。 而张一立是合法取得贷款, 然后转移部分抵押物,不应认为是《刑法》193条第五项规定的“以其他方法诈骗贷款”的行为。另一种意见认为:贷款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假方法,诈骗银行或者其它金融机构贷款,数额较大的行为。1、张一立实施了欺诈手段不偿还银行贷款的行为;2、张一立具有非法占有银行贷款的主观故意;3、张一立的行为侵犯了国家的金融管理制度和银行对贷款的所有权。应构成“贷款诈骗罪”。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即使张一立不构成“贷款诈骗罪”,他实施的欺诈手段本身也应构成妨害作证罪、帮助仿造证据罪。

  针对上述两种意见,辽宁省高检“裁量”一番后认为,张一立不仅不构成贷款诈骗罪,而且也不构成妨害作证罪、帮助仿造证据罪。张一立又跳出了法外。

  如果一个人,以欺骗手段伪造证据,和我们的司法制度玩游戏,利用法律的漏洞和一些人有条件的“自由裁量”,将巨额国有资产装进私人腰包,而法律却对其奈何不得,那么,到底是哪出了毛病?

原载《羊城晚报》

  作者:陈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社会透视 » 吞了亿元,奈他不何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