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阁:欲求清官,制度为先

  最近一个月,中央电视台(CCTV)《一套》播出了一部电视连续剧《一代廉吏于成龙》,在观众中引起较强烈的反响。据央视自己的

  网上在线调查称,11月下旬自该剧播出后,立刻掀起收视旋风,收视率居高不下,这在央视《一套》节目中前所未有。有媒体形容该剧播出的情景是:“于成龙”火烧荧屏。

  这部电视剧为什么能引发人们如此热烈的反应呢?

  看《于成龙》,盼出青天

  让我们先看看于成龙的简历。于成龙是山西方山县人,青少年时苦读诗书,勤学不辍,中年科举入仕,在清顺治、康熙两朝为官,时间长达20余年。顺治后期,初入仕途的于成龙被朝廷远派至广西罗城,出任知县。罗城地处山区,穷乡僻壤,当时恰逢明末清初大动荡,匪乱未平,流民四窜,盗抢肆虐,百姓生活十分困苦。面对诸多难题于成龙并未畏缩,而是深入民间,体察民情,采取一系列措施稳定民心。通过整饬土豪劣绅、扶弱抑强、鼓励农商、适时减轻赋税,数年后罗城面貌焕然一新,一切被治理得井井有条。因政绩斐然,于受到上司推荐,升迁至湖北黄州任同知,不久,又升任武昌知府。以后,他又陆续到福建、直隶、两江数地为官,做过巡抚(相当于现在的省长)、总督(管辖数省的地方大员,地位高于巡抚)等高官。无论是知县一类的七品芝麻官,还是两江总督那样的一品地方大员,于成龙20多年来一直都是布衣粗米,以青菜、豆腐为餐,被百姓称为“于青菜”。他不仅清正廉明,爱民惜民,而且敢于碰硬,严惩贪官污吏,深受康熙皇帝器重。

  现在,人们之所以喜欢看于成龙的故事,就是因为人们喜欢清官的缘故。这几年演过的《包青天》、《宰相刘罗锅》、《康熙大帝》等,都是老百姓津津乐道的、歌颂清官廉吏、圣主明君的故事。最近一年推出的反映当代反腐惩贪、触及时弊的影视片,如《生死抉择》、《雷霆出击》等,也是如此。人们喜欢清官出现、大力整治贪官污吏、并最终获胜的场面。尽管现实社会中出现这种情况的机会不多,但人们希望把理想表达出来。于是,小说、影视等文学作品便成为人们寄托理想的方式之一。虽然与现实大相径庭,但至少可以自娱自乐,得到某种程度的心理满足。

  没有制度,清官难盼

  人们渴望遇到一个清官、好官,盼望能得到一个圣明君主或英明领袖之类的好的统治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这也是中华民族经过五千年文明积淀所造就的一个根深蒂固的民族意识。但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在权力高度集中、缺乏有效约束和分立制衡的体制下,所谓清官、好皇帝并不多。更多的则是贪官佞臣、昏君暴君和独裁者。中国历史几千年,象唐太宗、康熙这样的好皇帝又有几个?而且这些比较优秀的统治者,既非民选,也不能定期更换,有谁做到了善始善终?

  关键:有人民选举、监督的制度

  因此,与其渴望得到一个好的统治者,不如创建一个好的制度。在这种制度下,首先要解决权力过分集中、权力的运用缺乏有效监督制约的问题。这就要权力分立。尤其是行政权与立法权、司法权的分立,以便相互监督、相互制衡,防止一种权力(特别是行政权)过分膨胀,任意侵犯公民、企业或其它单位的利益。以立法机关、司法机关制约行政机关,用权力来监督权力,才是比较有效的监督。

  同时还要引入一种监督,即舆论监督(俗称“第四权力”)。只有保障新闻出版自由、言论自由,才能保证人民有效地参与,也才是真正的舆论监督。

  其次,要建立政党竞争和民主选举制。这可以保证在政治中引入不断吐故纳新、优胜劣汰的竞争机制,使得各级行政、立法、司法等权力机关的主要官员的产生来自于民意,并且是通过民主程序定期地、不受限制地直接选举产生。在这种选举制度下,即使不慎选出一些品质不佳的人,他们也不可能干出太多的坏事。这些人为了自己的前程,如将来能够连任或升职,反而会克制自己恶的一面,尽可能依法办事,多做一些符合大多数选民需要的事,以迎合民意,而有利于未来竞选时争取多数选民支持。否则,当选者若使自己的恶欲任意张扬,他就很快会落选或遭罢免。这里的关键,就是一切取决于民意而不是上意。由民众投票决定,而不是靠讨好上司、经黑箱操作、由少数几个人指定产生。如果提拔全凭上级任命,只需讨好上司、满足上司的要求即可,他们何须重视下面老百姓的需要?

  现状:权钱交换.勾结走私

  再看现今中国。不少官员以权换钱。商人们以钱换权,再图谋更多的钱。这种以权谋私的现象,经济学上称之为“权力寻租”。前中共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市长陈希同因贪腐被判刑16年一案还历历在目,人大副委员长、前广西自治区主席成克杰和前江西副省长胡长清又步其后尘,最终被处以极刑。至于其他以权谋私的省厅级中高层官员,如前广东副省长于飞、湛江市委书记陈同庆、四川省交通厅长刘中山、山东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等等,仿佛韭菜一般,割了一茬又一茬,而且一茬比一茬长得旺。

  最引人注目的是走私行为日益猖獗。沿海的山东、广东、福建、浙江等地,接连发生了一系列重大走私案件。广东湛江走私余波未息,福建厦门又被揭露出远华集团走私这一惊天大案。一个以远华集团为主的走私集团,在1998年案发前的数年间,大肆走私进口成品油、植物油、汽车、香烟等货物,价值530亿元,偷逃税款300亿元,涉及福建省和厦门地区党政、司法、海关、金融等部门大小官员数百人,包括福建省公安厅副厅长兼福州市公安局长庄如顺、厦门海关关长扬前线、副关长接培勇、厦门市副市长蓝甫、副书记刘丰、中国银行福建省分行行长陈国英、副行长陈建銮、中国工商银行厦门市分行行长叶季堪、厦门市公安局联络处长王可家、武警福建省总队海警二支队长张永定等。另有报导称,此案还涉及公安部原主管出入境事务的副部长李纪周、总参情报部原少将部长姬胜德(这两人均已被捕候审)等中央高层官员。

  观察厦门走私案,政府官员大面积腐败令人触目惊心。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远华集团头目赖昌星,以金钱女色等为手段,拉拢腐蚀一大批政府官员,为其走私活动提供帮助和庇护,不仅损害了正常的经济秩序,造成政府大量财政税收流失,而且视法律为儿戏,践踏市场经济公平竞争的原则,诱发了大量腐败现象,严重损害政府官员在当地老百姓中的信誉,对社会政治经济生活造成重大危害。

  远华案对民众心理的摧残是严重的。它践踏了许多起码的道德标准,破坏了社会伦理,降低了道德底线。昔日显赫的远华集团、远华足球、远华影视城,高耸入云的远华大厦,使远华二字在厦门无处不在,在福建乃至整个中国也时有所闻。当地人曾为之骄傲。如今远华真面目的揭穿和审判,整个厦门为之蒙羞。近闻福建省最高负责人陈明义被免除省委书记一职,也是因为爆发了远华案,至少应承担失察失职、管理不力的责任。

  贪污腐化并非由于低薪

  现在的腐败,已不仅仅是个人素质、道德品质的问题,而是体制性问题。有人觉得国家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不够高,不足以保证他们的廉洁,因而建议大幅度提高公务员的工资,以达到“高薪养廉”的目的。这种看法不切实际。首先,目前公务员工资水平虽说不在全国属于最高的,但至少应是比较高的,可以保证正常的生活。除了电信、金融、房地产等少数行业和企业经理层、私企老板、外企白领等少数高收入阶层外,公务员工资水平要比其它大多数行业高。广大国有企业工人和农民更是与之无法相比。而且,公务员工作比较稳定,有比较完善的社会保障,福利待遇好,没有养老、医疗、失业之虑,是受人羡慕和向往的职业之一。其次,那些腐败的往往是握有一定权力的官员。这些人的收入在公务员中本来就属于高的。他们腐败的原因并不是收入过低,而是现体制下对权力的监督不够,各式各样的行政审批过多过滥,权力导阻的空间太大。另外,中国的民情是:全民的法治意识淡泊,官本位制、人治情结浓厚,重人情关系远甚于法律规章。这一切,使得官员们觉得以权谋私付出的成本不高,相比巨大的收益,较小的失败概率不足以令他们收敛。

  人们喜欢看清官、好皇帝的影视片,表明人民追求正义、公理的心理,同时也反映了一种人治心态。这种民情,昭示着要在中国建立一个运转有效的政治民主制度是多么的艰巨和漫长。当然,现代传播技术的发展,互联网、广播、电视的日益普及,终究会使现代民主理念日益深入人心。

摘自<<万维读者网络-天下论坛>>

  作者:伊阁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欲求清官,制度为先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