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志伟:生命之轻户口之重

  据2 月18日《中国商报》转载《重庆晚报》报道,去年底,重庆綦江彩虹桥惨案的死难者赔付工作宣告结束,然而,由于对城乡死难者赔偿的差额不同,遭到家属质疑。除每个死者获得相同的2.2 万元精神慰藉费外,死亡补偿费按城镇户口和农村户口分了两个档次,城镇死难者每人4.845 万元,农村死难者每人2.2万元,死难儿童分别减半。

  逝者长已矣,生者却还要继续为他们讨回个公道,未免有些残酷。我不怀疑有关方面对那些无辜飘逝的生命实施赔付举措所持的认真态度,从他们制定的理赔标准(数额精确到小数点后几位),便可见一斑。然而,正是这种倾斜的“认真”和“细致”,反让人感觉到了一股寒意。根据城镇户口、农村户口甚至年龄大小将生命赔偿分出不同档次,既是对罹难者的不公,也是对生命的蔑视。在封建专制时代,把生命价值圈出三六九等并不奇怪,那个时候,身份地位往往可以决定人命的贵贱。而今,我们所处的是一个民主法制社会,按理说,类似现象本不应重演。可是,我们却悲哀地看到,当发生意外事故并对生命构成重大损失时,有关方面居然可以按照明显含有歧视性的“城乡差异”、“年龄差异”规则进行赔偿,究竟有何公平公正可言?

  面对死难者家属的质疑,今年1 月4 日,负责具体赔付工作的綦江县城乡建委负责人解释说,他们的做法是按国家政策办的。我不知道他们按照哪条政策并根据什么标准实施,我只知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事实上,早在1995年,我国实施了国家赔偿法。该法的出台,把国家机关与公民个人置于一个法律地位平等的平台,体现了我国立法取向从原来的以国家为本转化为以人为本。依法办事,维护每一个公民的合法权益,是衡量一个法制社会的重要象征。不可否认,在少数地方,仍不同程度地存在诸如户籍歧视、性别歧视等恶习,法制观念相对淡薄,受此制约,显然很难保证法律的公正实施。个别地方甚至闹出过国家法律敌不过当地“土政策”的让人笑不出来的笑话。

  生命本是无价,但从某种意义来说,它又是有“价”的。无论出于法理公理,它都应当享有充分的庇护和保障权。所以,需要人们珍爱生命,尊重生命,善待生命。我们不能想像一个生命的失去会对其家庭造成怎样的痛苦,谁还忍心再往生者身上的伤口撒盐?!

原载:《人民法院报》

  作者:谢志伟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生命之轻户口之重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