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鸿:无车即奴隶

  也许是清宫的暮气未散的原因吧,东北的沈阳虽素以老工业基地著称,却几十年来除了李素文学毛著成一代新风外,从未见作出什么重大发明创造。进入千禧年前夕,这暮气横秋的沈阳突然迈开了气壮山河的新步伐,狂飙突进,制定了足以永垂人类文明史册的“交通管理办法”,在全国、全世界率先规定行人在快车道上被汽车撞死等5 种交通事故行人须负全责,即“行人违章,撞了白撞”。可以想见,在一万年后的历史学家,在证明21世纪的社会性质问题时,仍会举沈阳的“办法”为有力佐证!据闻,国内已有上海、济南、北京等城市克隆了沈阳的“办法”,不少人违章行走被撞未获得赔偿,还有部分大中城市也作好了克隆沈阳“办法”的准备……

  沈阳“办法”的出笼,显然是急于解决交通拥挤问题。沈阳市交通究竟有多么拥挤,是不是拥挤到书记们、市长们坐在车上已寸步难行,这拥挤的交通到底有多少导因于行人走了快车道等行人违章,笔者确实一无所知。但笔者决不相信沈阳的交通拥挤是因为行人违章,而行人违章问题则只有“撞了白撞”才能解决!建国初期的沈阳,没有实行“撞了白撞”,交通没有拥挤!大洋彼岸的旧金山、洛杉矶,没有实行“撞了白撞”,交通也没有拥挤!为什么今天的沈阳,只要不实行“撞了白撞”,交通就要拥挤呢?

  笔者是中土人士,并非关外的沈阳人,据考证即便是五百年前的老祖宗也不是沈阳人。至于笔者本人,更是前世未去过沈阳,今世不敢去沈阳,恐怕来世也不想去沈阳!绝大多数的非沈阳人,不知道沈阳有什么“条例”——在外地即便想查也查不到——谁知道沈阳的行人是违不得章的,例如快车道是上不得的,什么过街非走人行道不可的,否则上去就“撞了白撞”。什么快车道、慢车道究竟指哪里,恐怕并不是人人都分得清辨得明!若不幸生成象笔者之类南方人,只习惯于用前后左右辨别方向,跑到沈阳这样一个两三百万人口的北方超大城市,人生地不熟,东西南北都辨不清,天晓得会不会哪天糊里糊涂走到了快车道上(即便是快车道入口都挂个牌“快车道,行人上来找死”,在晚上也一样看不见呀!何况还有不识字的人乃至盲人!),乖乖,汽车司机一见,“哼!胆敢跑到快车道,龟儿子不想活了!”向我冲将过来,岂不一缕冤魂,飘入封神榜去也!封神台上不是正缺一个“车下鬼”么,如今“我来也”!

  也许沈阳市的立法者——沈阳市人民政府看到这里,会恳切地说——尽管放心,沈阳的司机们文明得很,决不会故意向你撞将过去,即便撞将过去,也会迅速刹住车,然后向你宣讲沈阳市已经通过了“交通管理办法”,告诫你要小心谨慎,戒骄戒躁,争取更大进步!

  哦,失敬失敬,原来沈阳的司机们高度民主,高度文明,真不愧为礼义之邦!举世仅见的礼义之邦!

  照理说,沈阳既为举世仅见的礼义之邦,必然大报歌,小报颂,“昨有小靳庄,今有大沈阳”,全国各地的省长们、市长们、县长们、乡长们、村长们、组长们,首长们、局长们,书记们、经理们,自然风起云涌,滚滚东进,开赴沈阳取经去也……笔者孤陋寡闻,读书阅报看电视听广播上互联网的时间不少,一直不知已有一超大城市业已建成举世仅见的礼义之邦,而我的顶头上司们、同事们、朋友们也没有前呼后拥,成群结队地奔赴沈阳去取三藏真经,反倒只从报纸、电视等各种传媒上知道沈阳市各类案件层出不穷,而汽车司机交通肇事也屡见不鲜……

  据说,违章的行人撞死活该,是因为行人已经违章,违章者不惩治,那这世界上还有公理么?哦,原来如此——社会管理如此简单,哪用得着成立什么沈阳市人大、沈阳市政府、沈阳市法院、沈阳市公安局……这些劳什子机构统统都用不着了——这既可以精减政府机构和人员,可以节约行政经费开支,减轻纳税人的经济负担,也可以提高社会运转的效率。只要别人违章了,不管他是偷盗、贪污还是捡到拾物不还或者上课讲话,我们“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随便哪个拔出刀来,立即从肉体上消灭他们,不就立马解决了。偷盗也好、贪污也好,捡到拾物不还也好,乃至上课讲话也好,其社会危害性显然并不比行人违章小吧!既然行人违章就得死了死了的,那偷盗、贪污、捡到拾物不还、上课讲话等等,岂不更得死了死了!这样,用不着再搞什么“计划生育”了,中国人口也可以迅速得到控制,不消得三五年,就不再需要“人类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计划地增长”,而是再怎样鼓励也增长不了啦!

  看来,全国人大应该认真反省,深刻检讨,居然在《民法通则》中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费等费用;造成死亡的,并应当支付丧葬费、死者生前抚养的人必要的生活费等费用”,又在《刑法》里规定什么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交通肇事罪之类的罪名,弄得人们都不敢伤人、杀人,害怕赔钱、坐牢乃至掉脑袋。这还不算,在《民法通则》里还专门规定“从事高空、高压、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高速运输工具等对周围环境有高度危险的作业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而只有“如果能够证明损害是由受害人故意造成的,不承担民事责任”。而行人上快车道虽有可能是故意的,但对造成损害并不是故意的,这损害只是过失的结果呀!天啦,这不是要肇事汽车承担民事乃至刑事责任么,这不是不准汽车辗人么?汽车不辗人,人就不容易死,城市管理任务这么繁重,怎样完成?计划生育任务这么艰巨,又怎样完成?沈阳的新发明、新创造,又简洁,又实用,居然有了违法之嫌,全国人大能辞其咎么?不仅如此,去年来全国人大还变本加厉,又通过什么《行政复议法》,竟然规定行政行为的相对人对政府的其它规范性文件可以提起行政复议,而经行政复议认定该其它规范性文件违反法律或行政法规的,可以宣告无效。要知道,沈阳市人民政府的“办法”从法律级次上讲,只不过是其它规范性文件呀!(上海市则只是上海市公安局的通告,更仅是其它规范性文件而已!)全国人大不是有意跟堂堂大沈阳过不去吗?进入新世纪,新的千年,不是又要开全国人大了么,辽宁省代表团(沈阳市代表自然居多)应当马上提出人大的一号提案,要求立即修改《宪法》,在《宪法》的第一条就开宗明义地明文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必须遵纪守法,违法者、违章者人人得而诛之”!

  不,不,不,用不着全国人大改什么劳什子《宪法》,改什么劳什子法律,管他妈全国人大改不改,反正沈阳的地方法院自会按沈阳的“条例”判,即便受害人不服判决也不过上诉到沈阳中院而已,照样按沈阳的“条例”判——反正违反《宪法》也好,违反法律也好,不会有人会因此承担什么责任——全国人大的法律谁会管它!

  是不是太扯远了,沈阳的“条例”可只是汽车司机才能“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不是用手,是用车轮!哦,原来“万般皆下品,唯有司机高”!当然,司机要么是自己的车,自己买得起车,有权或有钱人也,能不“高”么?要么是替公家,要么是替买得起车的人开车,有权或有钱人最亲信的人,能不“高”么?司机执法,天经地义!这,才是最讲效率的执法,想辗人就辗人,想辗谁就辗谁!(反正在快车道上,发现行人后晚一点减速或少减点速就可把人辗死辗伤,谁看得出是不是司机故意!若按照北京市的规定则连减速都不必要了,反正在非人行道上就是行人负全责!)谁还要象其他国家、其他省市,居然天真地以为人的生命是无价的,居然设立那么多医院救死扶伤,好不容易抓住个犯了死罪的人要杀,又要公安局提请检察院批捕,又要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法院又要一审二审,审过了还要死刑复核,复核了还得下达死刑执行命令,死刑执行命令下达了遇到罪犯喊冤还得暂停执行……

  在远古的华夏,有两种人,一种叫奴隶主,一种叫奴隶,奴隶的基本定义就是其生命权由奴隶主掌握,即奴隶主有权剥夺奴隶的生命!到了中世纪,由于社会的进步,奴隶没有了,哪怕是仆人也不能被主人随意打杀,仆人有错或是有罪,都只能通过官府惩治,主人顶多不过有权打打板子而已……

  新千年的前夕,奴隶又有了,走路的人的生死由有车的人掌握,用不着什么官府,无车即奴隶!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汽车司机的车轮就是实践,被车轮辗死的奴隶,当然都轻于鸿毛了……

  黄佶推荐

  作者:聚鸿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无车即奴隶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