谓君:谁亵渎了深圳精神?

  2000年,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0周年。“拓荒牛”雕塑、“不争论”思想、“小平同志在深圳”宣传画构成了深圳的观念体系和精神景观。

  2000年8 月24日晚,一幅簇新的“小平同志在深圳”换下了原来同样画面的宣传画。矗立在红岭路和深南路交汇处的这幅画依然是300 平方米的画幅,小平的微笑、深圳现代化的景观和红红的杜鹃这一组生动而典型的视觉画面成为人们心中永远的形象。

  ●二线存在的前提

  你一定要相信,小平的目光这样注视着深圳的时候,他想的从来都不是给深圳一个特殊的优惠,而是通过深圳的实验给全国人民带来更好的社會主義和更好的生活。

  鄧小平理论之所以成立,是因为小平思想中摒弃僵化的极大勇气和敢于创新的高瞻远瞩;中国特色的社會主義是否成立,不是理论问题,而是一个巨大的体制行为。在没有确立一个新体制之前,决策者和人们都普遍相信,全国范围内生活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必须推迟一些时间,以便容许有资金积累和代表更高生产力水平的体制实验;这一需要将至少在短期造成不同地区的生产力水平差异和局部矛盾,“不争论”其实并不是一种模糊的思想,它只是以一种貌似模糊的方式保证了一个体制的实验顺利进行。

  这就是特区的意义:进行一种新体制的实验,以超出常规的方式使贫穷远离我们,让欠发达地区快速迈入文明社会。当这种制度得以成立并向全国推广的时候,这一意义上的特区因此就不再成立了,就如同国务院特区办业已撤消。

  二线铁丝网存在的意义是由此衍生出来的。实验是有风险的,因此需要一种制度的隔离;而毗邻港澳的敏感位置也需要一个屏障进行过滤,让我们既看到世界,又尽可能不被另一个世界的弊端所伤害;而且,实验的初期我们的国力并不强大,深圳是在全国人民的哺育下成长起来的,正如“国务院关于深圳、珠海经济特区边防管理若干管理问题的决定”(1985年8 月31日)中说的:深圳经济特区管理线主要是监管经济特区与内地的物资往来。那么今天,我们要二线铁丝网作什么用呢?

  ●深圳新心理

  特区已经不是一个特殊的地方了,其他大城市所有的一切深圳也同样具有;只有铁丝网成了深圳一个比较特殊的问题。

  深圳恒通律师事务所的宫冰先生描述了二线铁丝网存在的现实意义:20年来,深圳、珠海从一个小镇发展为今天处具规模的现代化都市,正是因为在二线关内的经济特区的资源、管理、各项指标得到保障的前提下取得的,只有这样才能以内部积累向外部辐射,带动更多区域共同的发展,实现以先富带后富到共富的终极目标。

  是的,深圳人总是友好地对待贫困或欠发达地区的人民,除了完全自私的目的以外,他们希望其他地区的发展取得成功,希望他们尽可能地发展成象深圳一样。但我们从这里还看到了一种地区优越感的自然冲动,这种冲动只是在最平静的发展阶段中体现出来,一旦出现变化,它马上就会转化为关闭守成的个体利益倾向,一种非经济性的决定因素暗藏于绵延90多公里的二线关之中。

  反思深圳的发展历程就会发现,深圳用它的铁丝网给了全国人民一个非常不公正的心理结果:我们认可了发展起点的不平等,但圈内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已经没有了恢复旧体制的忧虑,开始享受改革成果;而又力图把各种麻烦拦在铁丝网之外,送给圈外的人,让他们承担改革的代价。这是不是与建立特区的初衷距离太远了一些。盐田区委宣传部的曾相莱说:由于中国目前地区经济发展的不平衡,而深圳又代表目前中国经济发展的最高水平,一旦放开二线关口将造成越来越多的劳动力竞争越来越少的就业机会,而且容易形成社会不安定因素,影响城市投资环境和经济发展。

  不是说不解决这些因素,但与铁丝网联系起来,我们就看到:把自己搞成特立独行的铁丝网标志了让深圳人拥有发财特权的深圳新心理。

  ●不拆除铁丝网才是问题

  要求保留二线铁丝网的深圳人能知道有多少人受到了铁丝网的伤害吗?能知道深圳在他们心目中的另一种形象吗?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接受拉起铁丝网的决策是被动的。这种被动中,经常存在的就是对执行这一政策的抵制。没有必要再次重复围绕着二线铁丝网所发生的各种丑怪现象了,但政府必须看到,在前提消失后,人们已经开始起来反对强加给他们的不公平,二线实际上已经构成了一个包含许多不确定因素的巨大问题区域。在治安上,二线的「治安保险」功能只是一种假象,深圳的治安发案率并不比没有铁丝网的城市低。相反,二线素有防君子不防小人的说法,这种现象只给人们带来正常进出的不便,对歹徒没影响,熟门路的人从多处均可进入深圳。在效率上,在南头、布吉等边检站,由于机动车道和专用车道少等原因,导致过关缓慢,秩序混乱,有时造成严重塞车。

  在发展上,深圳现正走向大都市化,但有二线存在无法按城市化的方式建设,呈现出特区内集中高标准建设、特区外则分散建设低效利用资源的“二元”形态,特区内再偏僻处的楼价至少四千元一平方米,而特区外最旺处也只有二千元一平方米左右。

  在经济上,1999年,通过特区管理线多个关口进入特区的人数多达2.5 亿人次,汽车1.07亿辆次。我们可以重复一个过去的推算,目前进出深圳二线检查站,人、车平均滞留时间至少在三分钟以上,2.5 亿人次的过关率,等于浪费1.25亿小时,以8 小时一个工作日计算,浪费了1562500 个工作日;仅以深圳蓝领人平均日工资80元一天计算,共浪费1.25亿元;再加上1.07亿辆汽车535 万小时的滞留损失8.025 亿元(仅以每小时144 元计算),加上“二线”的管理人员、设施开支,深圳特区每年因“二线”而带来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0亿元左右,至于间接损失更不可计量了。两项损失总和,有人估计至少也在1 百亿元人民币以上。

  在管理上,“无证有钱就进关”已成为不是秘密的秘密。2000年二线关一次性边防证的价码是100-150 元,二线关手续已成为滋生腐败的寓所。1999年,特区检查站各个关口查获持假证件、涂改和冒名顶替者等违纪违法人员70多万人次。

  也许有人问,对很多已经成了公开密秘的现象却为什么得不到有效的治理,尤其是对深圳这样高效的政府。我们必须说,引起小而缓慢的变化比大而迅速的变化常常不是更容易,而是更难。特别是,一个年轻的政府,并不永远是靠宏大的发展战略取胜的。铁丝网已经转化成了治安管理的手段和产生腐败的温床以及城市管理者无能的代表物。

  ●移民心态固化以后是更为顽固的封闭

  深圳目前有405 万人,其中户籍在册人口仅占三分之一,平均年龄仅有29岁。可以说,这座年轻的城市圆了无数来自五湖四海、渴望成功者的梦。没有人去否认深圳的成就,而且人们也都看到近年来很多“羽毛渐丰”的深圳人具有一个共同的朴素情结,就是饮水思源。

  按照羊城晚报的消息,向内地投资的深圳企业目前已达到近千家,兴办项目近2000项,投资总额超过200 亿元。这一数字相当于20多年内地对深圳投资的总和。

  而作为改革开放“实验场”所形成的许多宝贵经验,对全国更是一笔宝贵的财富。遍布深圳的300 万“打工仔”和“打工妹”在深圳接受了新知识、新信息、新观念的熏陶,又源源不断地把资金、技术带回内地,在不知不觉中成为深圳“打造”的新型劳动者,为内地经济提供了一大批生力军。

  在这些事实上讨论二线问题,反对拆除铁丝网的人就会进一步固化他们的理由。其实,争论铁丝网对深圳的发展有什么实际的影响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重要的是,必须认识到铁丝网已经从最初的必要变为一种观念的阻滞。深圳所代表的抱负和理想在中国的各个部分扩散,但经过一个讨论,我们却发现即使在深圳也仍然有许多人没有做好系统吸收它们的准备,一部分深圳人的心态开始老化和没落。铁丝网在今天的存在没有一处不是对深圳精神的亵渎,但仍然有人保护着它,保护它背后的某种观念。

  移民心态固化以后是更为顽固的封闭。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开放、机遇、理想、效率、奋斗等等曾是深圳的精神,但精神的外化成果实现以后,所有的精神就变成了审视的目光、封闭的心情和好高婺远的发展战略。

  对法制精神的背离今天,建立“深圳经济特区二线”的另一个具体原因也已不存在了:1997年7 月1 日,香港顺利回归祖国,从一个英属殖民地变为中国的一个行政特区。深圳与香港的关系,不再是涉及中英两国的国际边界关系。深圳作为“国境边防禁区”的特殊性质已经基本改变。

  与此相关,香港一度认可偷渡者有转香港永久居留权利的英国制度,已经彻底结束。“深圳二线”作为缓冲偷渡香港的战略意义亦已解除。

  ●让二线关存留的法律依据还存在吗?

  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主任岳成指出:对于深圳人而言,他们看重的是“二线关”所带来的安全感及身居深圳的优越感;对于外地人而言,“二线关”的存在则给工作和学习带来诸多不便,有损其权益。

  然而,法律作为社会关系的调整器,从来就是一柄双刃剑。在国家、社会、集体和个人利益相冲突时,它只在相互利益平衡中确立自身的价值取向。维护谁、限制谁,是一定时期内整体意志根本利益的体现。所以,在当时国家对深圳经济特区实施“二线关”的特殊保护政策,是为了维护深圳特区的健康发展,为了确保香港的平稳回归,这是对国家利益的法律保护,其历史价值和意义不可否认。

  那么,对于法律所调整的社会关系出现重大变化时,对于该法律,是进行相应修改或直接废止,还是采取变通、松动的方式去执行实施呢?岳成认为应采取前者而非后者的方式。

  公正的法律应该有三个特质:第一是有普遍性及抽象性,第二是平等地用在所有人身上,第三是确定性。毫无疑问,《深圳经济特区与内地之间人员往来管理规定》是一个不应长时间存在的地方行政法规:第一,它不具备普遍性。同为经济特区的汕头、厦门和海南,从未实行这种限制特区之外人员自由进入特区的管理法规。这证明并非经济特区就是要如此“二线管理”。

  第二,它不具有平等性。深圳特区面临的流动人员治安问题,全国各大城市皆存在。只让深圳等经济特区享此优惠,而不让其它城市学习照办,实属法律偏见,这与党中央“依法治国”的现代法治精神背道而驰。

  第三,法律也同样存在实效性的问题,尤其是制度的壁垒,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行不再具有现实性时,社会自己就会自发的将其突破;公正至上,效率自在其中。

  西部开发需要铁丝网我们来看一个有趣的统计:前不久,中华英才网对深圳百种职业的声望进行了排行调查,翻译排名第八位,比1998年上升两位。被调查者对翻译的理解大多是指国家领导人身边的翻译,也有少部分人理解为公司处理外事业务的翻译。大多数被调查者都认为翻译最诱人的地方就是经常跟随国家领导人或其他重要官员出访各国,这对于办理出国旅游申请颇为不易的中国百姓来说,是具有诱惑性的。对翻译的向往也反映了人们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完全可以把深圳人的这种心态与诸多向往深圳的内地人的心情相类比。用一种证件、一条铁丝网隔离一种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似乎并未构成十分现实的对发展的限制和障碍,而且还可以用很多人不愿意反对它来加以证明,但人们的向往表达的含义是明白无误的:隔离起来的、加以限制的特殊发展区域是我们应该想办法进入和为自己争取的。按照这样的法则,西部大开发同样需要铁丝网,如果深圳还需要铁丝网的话。

  西部大开发从深圳学到的先进理念是一个好的机制,是体制创新和科技创新;国家计委也明确表示西部开发无特区,深圳的铁丝网情结却给了许多西部开发者机会主义的想法,他们要求得到与深圳类似的东西,因为不平等的增加可能是经济增长的条件。所幸这不是一种主流想法。

  ●国际花园城市桂冠

  美国当地时间2000年12月4 日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召开的2000年度国际“花园城市”评委会宣布中国的深圳经济特区荣获最大规模级城市花园城市称号。这是中国城市首次获此殊荣,也是深圳经济特区生态环境建设和园林绿化的一次国际认证。

  这是深圳人民的骄傲,也是中国的骄傲。今天,经济特区内的绿化覆盖率达4500多公顷,绿化覆盖率达44.6% ,人均绿化面积35.2平方米,接近国际绿化先进城市水平。

  确实,深圳是中国最美丽的城市之一。在将迈入新世纪的时候,这座城市又获得了一顶美丽的国际桂冠;但一条90多公里长的隔离网总让我们感到一种阴翳的感觉。

  把新世纪的话题说的太多,让我们都有了一种虚妄的期待;其实更实际一点的做法是拆掉铁丝网,以便让新世纪的曙光更少一点阴影地投射在深圳的土地上,新深圳将因此产生。

原载《视点》

  作者:谓君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百家争鸣 » 谁亵渎了深圳精神?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