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武俊:强化人大代表的“特权”意识

  为避免语义上的误读,首先需要声明一下,本文所称的“特权”,并非指老百姓深恶痛绝的腐败分子为非作歹所倚仗的所谓“特权”,而是特指宪法和人大代表法赋予人大代表监督“一府两院”的特别权力。毋庸置疑,贪官污吏青睐的“为己谋私”型特权与人大代表崇尚的“为民请命”型“特权”有着本质区别。当然,之所以要用“特权”这种乍听起来有点刺耳的提法,就是旨在有意凸显人大代表的监督权与行政和司法等权力不同的特质———监督权力的权力和遏制特权的“特权”。

  人大代表的这种“特权”,具体包括评议工作权、审议工作报告权、质询权、询问权、视察权、建议权、执法检查权等等。其中,宪法和人大代表法明确规定的“言论豁免权”(亦即人大代表在人代会上的发言不受追究)堪称“特权”中的“特权”。遗憾的是,宪法和法律赋予的这些“特权”长期以来没有为多数人大代表充分行使,这些文本上的“特权”往往成了“看上去挺美”的点缀。依我之见,是否具有鲜明的“特权”意识和是否充分行使了这种“特权”,乃是检验一位人大代表称职与否和工作是否到位的重要标准。人大形象的改善其实与人大代表的称职与否及工作是否到位有着不容忽视的关系。实践证明,惟有切实强化人大代表的“特权”意识,使人大代表敢于和善于通过自己的“言”与“行”来践行监督权,人大代表参政议政的水平和作用才可能有质的提升,人大作为国家权力机关的刚性形象才能真正树立起来。

  北京市人大代表、冰心的女儿吴青女士,就是一位颇具“特权”意识的称职人大代表。这位永远爱较真的人大代表,经常怀揣着宪法文本,每周设“接待日 ”听取选民们的呼声,小题大做到用宪法来管“化粪池”……我颇为欣赏吴青的那句口头禅:“好人”当不了人大代表。诚哉斯言,敢于仗义执言应当是人大代表的职业个性,那种八面玲珑、一团和气的好好先生恐怕很难胜任人大代表之职。“我的力量来自宪法、来自选民”,这就是吴青女士无所畏惧的奥秘所在。诚然,既然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特权”保护伞,人大代表在履行监督职能时就要具有敢于碰硬的胆识,为了取信于民多些棱角又何妨?我真希望我们的人大代表在履行监督职能时能时时鼓励自己:我是人民代表,我不出头讲话谁出头讲话!我希望这种可贵的“特权”意识能融入每一位具有责任感的人大代表的血液之中。

  长期以来,“同立法工作相比,监督工作还是一个薄弱环节,亟待加强改善 ”,几乎成了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年年必讲的套话。笔者注意到近年来监督工作已经提上各级人大重要的议事日程,从过去的讳言监督到暧昧的“寓监督于支持之中”,再到如今理直气壮地强调监督,监督已经成为各级人大的工作重心,“立法与监督并重”已经成为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工作新思路,更令人欣慰的是《监督法》的制定已经列入立法规划并在紧锣密鼓的酝酿之中。中国的人大形象已经从昔日的“橡皮图章”、“表决机器”置换为“立法与监督并重”的重量级“双体船”,这刚性十足的“双体船”承载着沉甸甸的民意。

  与“特权”意识相对应的,其实是人大代表沉甸甸的责任感。理直气壮地行使宪法赋予的监督权,既是人大代表的“特权”,同时也是人大代表不容推卸的职责。人大代表在监督上的“不作为”其实就是一种失职,就是对代表证的亵渎,就是对广大选民的失信。一言以蔽之:人大代表,你无权弃置手中的“特权” .

原载:《南方周末》 (作者单位:司法部司法研究所)

  作者:刘武俊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法律纵横 » 强化人大代表的“特权”意识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