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构:中国对美国软在哪里?

  1999年5 月8 日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美国的导弹击毁,造成严重的人员和财产损失。美国人明明是故意而为,却敢于抵赖;中国明明是被欺负,却只能说说而已。2001年4 月1 日美国军用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斗机后在中国海南岛降落。美国明明是侵入中国领空和领土,却大言不惭地说成是例行公事;中国明明是自己的家门被别人武力窥视,中国政府的表态却让人感到直不起腰。

  那么,美国何以如此胆大妄为?中国何故软弱难为?

  1.中国的军事力量不足以对美国的军事挑衅进行对等的还击。这是因为,有限战争、局部战争,中国都没有优势;全面战争可以对美国构成威胁,但是中国不可能采用全面战争的方式解决局部的冲突。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只能以“和为贵”、“大局为重”、“长远利益”为外交战略的出发点。

  2.中国经济水平的维持,以及经济的进一步发展,都需要和平的国际环境,以及美国的市场(中国已取代日本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逆差国)。当然,这与中国实施的城市保护主义政策有关,这种政策使中国失去了巨大的经济增长动力。

  3.美国的经济力量、政治力量、军事力量、文化力量、舆论力量都远远超过中国,因此美国拥有“指鹿为马”的能力,并使美国的行为具有“名正言顺”的效力。因此,即使中国“得道”却未必“多助”。

  4.中国有大量的高层官员子女或亲属在美国及其盟国定居,这些人随时可以被美国扣押成为人质。

  5.中国有大量的已经暴露的或尚未暴露的腐败官员,早已将巨额非法所得的财产转移在美国及其盟国(美国政府有可能掌握这些人的名单)。这些官员会以种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绝对美国采取强硬策略。与此同时,需要“高薪”才能“养廉”的中国官员,很容易被美国收买。

  6.中国的城市,以及大型建筑物和大型工程,缺少有效的国防保护。例如,黄河大堤一旦决口,将使中原地区数以亿计的人民陷入灭顶之灾;三峡大坝一旦被攻击,长江中下游地区不战而溃(拟议建设的陆路南水北调工程,将使依赖这些水资源的北京市以及广大北方地区,成为新的战争讹诈对象)。

  7.美国是一个公民社会(即公民平等地享有政府提供的服务和保护),其政府利益与国民利益一致或基本一致。中国是一个官府社会(详情参阅笔者《社会不是主义:论中国现阶段的官府社会》一文),其官府和官员利益与国民利益有时候一致,有时候不一致(看一看郑州市“馒头办”的丑陋行为,就知道官府社会的特点了)。按目前公认的国际准则来说,美国政府行为的合法性,比中国政府行为的合法性要高,这也是西方认为“人权高于主权”的观念基础。

  8.美国历史虽然不长,中国历史虽然悠久,但是中国却在用一个19世纪西方人的观点指导21世纪的生存与发展,这当然不会令美国人增加对中国人的尊重。

  综上所述,美国人的国际人权和国内人权都高于中国人,因此美国人有条件要求比中国人更多的安全度。中国人可以不满,可以生气,可以愤怒,可以口诛笔伐,但是在目前仍然无法获得与美国人平等的人权。除非我们中国人能够把上述问题解决好,否则民主、人权这类美好动人的词汇并不属于中国人,美国人当然也不会把对自己人讲的民主和人权,平等地讲给中国人听。

  当然,即使在目前的情况下,中国外交仍然有极大的活动空间,因为13亿人口的生存权利是任何国家都必须重视的。与此同时,中国的外交也有许多策略可用(参阅笔者《21世纪联合国如何变得对中国有利》一文),其中包括充分利用国内法来谋求国际利益(这正是美国常用的手段),例如人大常委会对美军侵入中国领土事件举行听证会,或者进行紧急立法、补充立法,从而使中国在此事件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作者:重构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中国对美国软在哪里?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