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淦:由“第三只眼”说开去

  大概有一个月了吧,我再也没能进入“第三只眼”。

  “网易——第三只眼”是我最喜爱的网页之一。

  记得那上面有一句栏目警语:在很多时候,睁开眼睛就意味着痛苦。记得那儿有“静观者思”,有“网言無界”,有“百姓纪事”。记得我们一班网友曾在那儿畅谈“申奥”,讨论“高薪养廉”,抒发对农民过重负担的感慨,争论造成十二亿人口的巨大压力该由谁来负责;我们曾听楚风先生回忆其成长的过程,更为潇浏女士对上个世纪的平淡质朴的描述而感染。我个人则与臣学冬先生、志林先生为某个问题而进行过激烈的争论,还有曼陀铃、京东山人等等,虽未谋面,却仿佛一个个呼之欲出。。。。。。

  然而突然有一天,“第三只眼”上不去了!从网页显示来看,是因为有“严重错误”,“你的请求被禁止”了,画面上只留下一张哭泣的面孔,旁边是两行类似于调侃的大字:“哦!?出错了。。。”好在再往右还有两行对“出错信息”的解释:“该栏目正在进行技术升级;我们正尽快进行处理,同时对您造成的不便表示抱歉!”

  哦,原来是这样。在我的想像中,“技术升级”是要不了多少时间的。于是几天之后再上去试试。哪知一个月过去了,也不知试了多少回,仍然是那个哭泣的面孔,仍然是那不痛不痒的“抱歉”!为什么,为什么?是不是“第三只眼”的言辞过于尖锐,过于偏激,触怒了某些手握实权的人物?是不是国人本来就不该有那冷静观察的“第三只眼”?或者你即使冷静观察了,也只能藏在心中“腹诽”,却不能形成文字,示之于人?于是,我又由“第三只眼”而想起了“中国报道”。

  “希网网络”的《中国报道周刊》也是我最喜爱的网页之一。名义上是“周刊”,实际上有时候每天都有,有时候两三天、三四天出一期。然而在春节之前,忽然整个星期见不到它的踪影了。终于,2001年1 月11日,第152 期《中国报道周刊》又和大家见面了。原谅我当一回“文抄公”吧,因为那一期的“篇首寄语”实在太好了:

  “经过一番波折,《中国报道周刊》终于重新开放了。另外,经过编辑们的努力,中国报道的网页(http://www·mlcool·com)也正式开通了,按20大类收录了150 期的共721 篇文章。希望我们大家能共同爱护、珍惜我们这一片小小的天地。

  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每一次倾听的声音,每一双握过的手,每一条走过的街道,每一座凝望的村庄,都没有忘记,都留在心里。

  每一声呼喊都有回应,每一次关注都让我们感动,每一种鞭策都是力量。

  也许我们的声音有些喑哑,所以你不曾听见,也许我们的背膀有些酸疼,而你正需要扶持,那么请你也张开口,因为你的声音就是我们的声音,请你也伸出手,因为你的力量就是我们的力量。

  每一次击响键盘,每一次端起相机,我们都和你在一起。

  因为你的善良,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因为你的坚韧,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因为你的痛苦,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因为你的希望,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因为生命像鲜花一样美好,爱像阳光一样动人,因为真实像岩石一样坚固,良知像野草一样劲生,我们一直没有放弃。

  一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世纪就这样过去了。如果未来,我们还能回答一直没有放弃,那么现在,就请你和我们一起努力。

  明天就是新世纪。“

  噢,朋友,我不知道您读了这段文字有什么感想,而我的脑海中只有两个字:希望。而且,我还想悄悄地告诉您:我那不争气的眼眶,竟然有点湿润了。您瞧,最新的、今天的《中国报道周刊》(2001年4 月5 日第183 期)又到了,内容我还没看,标题中就有这么一篇《就中美撞机事件的不同看法》。

  今天,“第三只眼”沉默的时间已经远远超过了《中国报道》,它当真是在进行那艰难的“技术升级”,还是也碰到了“波折”,不得而知;它“升级”成功或冲破“波折”后,会不会换药不换汤,被阉割了灵魂,也不得而知。然而,如果它确实碰到了“波折”,作为他的老读者与老作者,我倒不能不说几句。

  掌握“网易——第三只眼”命运的人啊,你难道不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吗?与其堵塞,何如疏导?俗话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周厉王拑制言论,弄得道路以目,结果怎么样?国人一暴动,就被赶下了台。子产不毁乡校,开放议政风气,却使郑国得到治理。也许你不屑一顾:老掉牙的故事,又是几千年前的旧事,怎能拿出来与现在相比?我们比周厉王的力量强大得多了,何必学那子产迂夫子?那好,你既然声称要坚持“馬列主義毛泽东思想”,马克思的话总该听几句吧?1841年底,普鲁士政府颁布了新的书报检查令,马克思立即于1842年初撰文抨击,这就是马克思的第一篇政论文章——《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其中有几段绝妙文字:

  “你们赞美大自然悦人心目的千变万化和无穷无尽的丰富宝藏,你们并不要求玫瑰花和紫罗兰散发出同样的芳香,但你们为什么却要求世界上最丰富的东西——精神只能有一种存在形式呢?”

  “每一滴露水在太阳的照耀下都闪耀着无穷无尽的色彩。但是精神的太阳,无论它照耀着多少个体,无论它照耀着什么事物,却只准产生一种色彩,就是官方的色彩!”

  是不是还要举些更实际的例子:当年国民党身为执政党时,几乎动用全部的宣传工具,大骂共产党“穷凶极恶”、“共产共妻”。你说奇怪么?共产党非但没有被骂垮,还日益壮大,并最终打败了国民党,取得了除台湾以外的全国政权。现在呢,天下已经打下来了,某些神经衰弱的人,难道连“第三只眼”中一些比较尖锐、偏激的言辞也不愿听、不敢听,必欲除之而后快么?

  我明白,别说什么大禹治水、周厉王、郑子产的故事打动不了某些掌实权的人物,打动不了能够决定“网易——第三只眼”之生死的人物,在他的眼中,区区这篇文章,更是不值一哂。即使伟大如马克思,那又怎么样?普鲁士政府的书报检查令,大概也不会因为马克思写了那篇抨击文章而废止吧?然而,水要流动,堵是堵不住的,这应该是个真理吧?新兴的互联网更是具有强大的生命力,“第三只眼”上不去了,“中国报道”仍在,还有“热门话题”、“中国研究”;还有层出不穷的新网站,还有令人目不暇接的新网页。。。。。。即使那“第三只眼”果真被封掉了,还会有新的“第三只眼”产生。因为,人们需要它,时代需要它;因为,还有一大批“没有放弃”的人们,他们正在“一起努力”。

  回来吧,第三只眼。

  作者电子邮件 sgl@pub.nt.jsinfo.net

  作者:沈淦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杂感随谈 » 由“第三只眼”说开去 浏览数

没有评论 »

  1. 游客 说:,

    2005年05月15日 星期日 @ 16:31:10

    1

    国民党快来劝劝xx党吧,让它莫蹈他们的复辙了。

    回复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