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台:从“撞机”透视中国海洋战略忧患

  美国侦察机撞毁中国战斗机事件如何解决正引起国际间广泛关注之际,省思一下中国的海洋战略实有必要。事实上,中国当前正面临中日甲午海战以来最为错综复杂的海上形势:既有“东西”性质的海上斗争,也有“南南”性质的海上斗争,还有国家统一性质的海上斗争。然而,中国海洋战略似乎至今没有全面正视这日趋严峻的挑战,这表现在——政治上,秉承“重陆轻海”的关门主义;经济上,满足於“兴渔盐”“通舟楫”的重商主义;军事上,奉行“近海防御”的保守主义。历史再三昭示,没有强大的海权,中国就只能坐视国家利益长久流失!天降大任,时不我待,中国海洋战略调整势在必行。

  ●“新月形岛链”围堵中国

  如果以战略的眼光审视亚洲地图,人们不难发现,与中国沿太平洋漫长的海岸平行,有一条新月形岛链横锁在中国万里海疆的边缘———北起朝鲜半岛,经日本列岛、琉球群岛及中国的台湾岛、菲律宾群岛、印度尼西亚群岛至印度支那半岛。这条岛链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巨大威慑———只要敌视中国的势力能以岛链为基地发起围堵与攻击,那麽中国东部沿海则无真正安全可言,而这一地带是中国的经济命脉。

  这条岛链的“链主”是美国。朝鲜半岛、日本、台湾及东盟一直是美国亚洲战略前沿的四大支点。50年来,东西方势力在亚洲对峙的阵没有太大的变动,但世界进入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後,这个对峙角色发生了根本变化:从美苏两大势力为主角的对峙演变成中美势力的对峙。

  在岛链的北部,美国竭力将日本与韩国纳入中国坚决反对的“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声称其应对范围包括台湾海峡。在岛链南部,美国加强了与东南亚国家的军事合作。近年来,美国先後向泰、菲、新、马和印尼出售了68架先进战斗机、17艘舰艇。前美国总统克林顿在他卸任之前对其“老对手”越南进行了突破性访问,表示愿向越出售F -16型战斗机,为越改装侦察船。不久前,美菲在苏比克和巴拉望地区举行了海陆空实战演习。最近,美国第七舰队的“小鹰号”航母战斗群又正式进驻新加坡。一段时间以来,美国的飞机、军舰不断在中国近海侦察、示威。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美军重返东南亚後,一改长期以来在南海问题上的“中立”和“不介入”立场,明显偏袒与中国有争端的国家,其目的在於确保其亚太地区的主导地位,联手加强对中国的战略遏制。

  ●“重陆轻海”根深蒂固

  海上围堵中国渐成态势,这对中国“重陆轻海”的国家战略思维提出了严峻挑战。

  “重陆轻海”曾是中国传统民族意识。从历史上看,中国历代统治者一贯缺乏海洋战略思维,绝少想到以扩大海权来繁荣国家,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控制海洋和海上交通。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康乾盛世,中国在亚洲大陆把疆域拓展到2200万平方公里,但面对海洋却裹足不前,甚至颁布闭关锁国的“禁海令”。

  “大陆军主义”可谓根深蒂固——观察家注意到,在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总参谋长这几个军中最高职务之中,鲜有海军、空军将领出任。近20年来有一个例外者是刘华清,据报道他是在海军司令任上被授上将军衔,根据《解放军军官衔条例》规定,应称其为“海军上将”,但他在主持中央军委工作期间却一直穿著陆军上将的服装。反观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由海军、空军将领担任已屡见不鲜,甚至连台湾都出了唐飞、伍世文这类出身空军、海军的“国防部长”。

  一个没有强大海防的民族注定要挨打。据不完全统计,自1840—1940年的100年间,西方列强从海上入侵中国达470 馀次之多,入侵舰船达1860多艘,入侵兵力达47万人,迫使中国签订不平等条约50多个。造成中国长期分裂的台湾问题,就是发端於海战失败的遗祸。

  历史与现实发出双重警告:中国必须拥有一支高质量的海上武装力量。

  ●海洋“家底”心中无数

  “长期以来,中国从没有把自己的海洋当成陆地国土一样进行相应的总体测量,对自己海洋国土的家底知之甚微,很多数据还依赖国外的资料,自主知识产权的东西不多,因此,根本谈不上对海洋进行开发与保护的总体规划。”国家海洋战略研究所一位学者谈及此事感慨系之。

  据了解,目前中国海洋国土的基础数据资料尚处於空白状态,海洋开发前期基础工作不足,给海洋资源开发造成诸多不便。例如,中国海洋大部分区域缺乏实测的基本图(1 :20万至1 :50万);海岸长度、内海、领海、专属经济区等的面积数据不够精确,海岸变化情况不能及时汇总掌握。由於海洋资源的基础调查研究、动态监测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需要,使当前海洋开发活动呈现无序和失控状态,甚至已经造成很多海洋典型态系、生态区功能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和破坏。显然,中国应当尽快开展海洋国土资源的总体调查,查明中国海洋资源储量、种类和质量,摸清自己海洋国土的基本家底,据此制订国家海洋国土开发保护总体规划,以实现对海洋国土进行科学开发与保护。

  在不久前的人大记者会上,朱总理透露,应经济发展新形势的需要,将把国家工商总局、国家技术监督局等职能部门升格为正部级。如果考虑到海洋国土在中国未来经济发展中所具有的巨大价值和重要意义,中国完全有必要将国家海洋局由“局”升“部”。

  目前,中国海洋国土管理机构担负的主要任务,是海上划界、近海资源优化配置与合理开发利用。例如,从北到南,中国需在黄海、东海和南海3 个海域内与8 个周边国家进行海上划界;中国的涉海开发部门大约有20个左右,各个部门、行业分别制订有用海计划和工作方案,相互之间有多种不协调关系需要理顺……

  然而,如果中国要建设海洋经济强国和海洋科技强国,国家海洋局目前的权威和职能显然不够。设立国家海洋部,既能彰显中国有决心、有魄力提升海洋国土在国家发展中的战略地位,也可以更有效地统辖中国在二十一世纪对海洋国土的规划、保护和开发。

  ●万里海疆呼唤航母  历史不会忘记:1989年,中国四川省巴中县中学全体师生,为建造中国历史上第一艘航空母舰捐出了人民币2083元;1999年,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机轰炸之後,山东一位个体户匿名捐出1000万人民币,指定用於建造中国的航空母舰。无论是2000元还是1000万,对建造航母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在那一张张「钱」的背後,凝聚着多少中国人滚烫的目光!

  由於长期奉行“近海防御”的海洋战略,中国过去建造的军舰基本只有单一的反舰作战能力,反、防空能力普遍较差,只能在家门口游弋。资料显示,中国的海军航空兵目前仅拥有岸基飞机和少量舰载直升机。岸基飞机作战半径有限,在中国海洋防的边缘地带,如南沙海区、钓鱼台海区仅能象徵性短暂停留,很难为中国舰队提供有效的空中掩护,更难以夺取制空权。专家认为,为有效捍卫海洋权益,以及为大规模展开海洋勘探与开发提供条件,中国迫切需要建设自己的航母。

  毋庸讳言,中国建造航母困难巨大。根据笔者所查阅的有关资料,美国排水量8 万吨左右的「尼米兹」级核动力航空母舰的造价约为30亿美元;此外,舰载机及初始运行费用也是一笔巨额资金。国际大学的专家告诉记者:「从目前中国海防需要看,中国至少需要2 艘航母,4 艘则较为理想,可组成2 个航母战斗群,分驻东海与南海」。这对经济不宽裕的中国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负担。

  然而,改革开放20年来,中国国力有了长足进步。应该说,中国有力、有可能负担起建造航母的费用。在发展中国家中,印度、泰国等国的综合国力逊於中国,但它们已在上个世纪拥有航空母舰。

  “印度、泰国在二十世纪能办到的事情,没有理由怀疑中国在二十一世纪办不到!”

  ●西进东出两翼齐飞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开发西部为重点”,这是当前中国国家发展战略的一个重要轴心。西进战略的内涵,可概括为12个字:开发西部资源,缩短东西差距。从当前中国国情看,西进战略有其科学性和必要性。但是,如果未来中国将注意力局限於西进,开发力度集中於西部,这种战略却未必能经受住时间之神的考验。

  当前,美、日等国都在积极进行资源战略储备,实行本土资源适度开发,而将重点放在人类公共资源的开发上,如空间和海洋。因此,中国开发西部资源,必须注意西部重要资源的战略储备,一个比较现实的替代方法,是大力兼顾海洋资源的开发。否则,当中国西部重要的有色金属、石油天然气等战略性资源开一空,中国对外部资源的依赖性必然大增,国家经济安全将受制於人。

  因此,中国应当西进与东出举。从地缘政治的角度看,西部大开发与建设海洋强国,这是中国的两翼,西进东出举,犹如两翼齐飞。

  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与俄国、印度、越南等邻国先後实现了关系正常化,基本上解除了陆地方向对中国的军事压力,摆脱了中国面临陆上强国与海上强国两面夹击的战略困境,这使中国终於有时机和实力从大国土、大资源的角度来运筹东出战略———其总体目标是加强以海军为主体的海洋综合力量建设,形成一支包括海军、远洋商船队、海洋科研船队的强大海洋力量;与此同时,走向公海发展海洋产业,使海洋经济逐步成为拉动国民经济增长的主导力量之一。

摘自北京青年报网站原载自《香港商报》)

  作者:夏台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国际关系 » 从“撞机”透视中国海洋战略忧患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