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山人:尴尬或光荣,你别无选择——中国记者众生相扫描

  2000年11月8 日,中国记者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节日,虽然一般而言,节日都是给弱者提供的特殊大餐。像教师、女人、少年儿童,但记者这几年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是在逐渐提高。因为,随着媒体舆论监督功能的日益强化,记者在社会中的重要性也水涨船高。所以,中国记者们拥有自己节日时,并不觉得尴尬。而且从中国记者节后,中国媒体对很多大事的报道,速度明显加快,力度明显加强。尤其是对石家庄的惊天爆炸案和江西某小学的爆炸事件,舆论呈现出多元化倾向。似乎,中国记者们成为勇揭现实黑幕的剑客。

  但是,老实讲,中国记者行业的芸芸众生们,远不像人们想象得那样富有正义感和自由度。中国记者可以分为以下几大类。

  第一类是侠客式记者。这类记者富有很强的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敢于揭露现实黑幕,敢于行使舆论监督权。他们所供职的媒体都是在当地有相当影响,以市场取向为主的媒体,或者后台很硬的媒体。如一些都市报、晚报,比较著名的是《南方周末》、央视的《焦点访谈》、广播电台的《新闻纵横》等。这类媒体中本身具有培育侠客式记者的土壤,记者而且也有行侠仗义的能力和资格。

  第二类是嫖客式记者。这类记者多供职于中央媒体或省市的党报,所在媒体在当地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由于在舆论监督和新闻报道方面还留有很强的计划经济特征,很多禁区不能碰,但他们本身拥有很大的权威性和权力。所以这种权力就演变为某些缺乏社会责任感的记者的嫖客权力。嫖客式记者,就是以自己在媒体的优势,直接参与下属地区的经济活动,在采访过程中也经常接受下级单位的性贿赂。此类记者有的是以嫖为乐,有的则以嫖为苦,不嫖又不行。

  第三类是妓女式记者。此类记者所供职媒体也都是有一定影响的。别人有求于他,他可以把手中资源换取人民币。甚至为了钱搞虚假报道。妓女出卖的是肉体,他们出卖的是良知或社会责任。

  第四类是乞丐式记者。这类记者多供职于一些边缘媒体,像某些小报和杂志,影响不大。手中基本上没有可以交换的资源,而经济上又很拮据,只能靠行乞为生。完全靠脸皮厚来换取和蒙取经济赞助。采访时,往往三句话没说完,就张嘴要钱,或拉广告,或拉赞助。

  第五类是僧侣式记者。这类记者多供职于影响类不大的媒体,但经济上还算宽裕,或者虽身在强势媒体中,但地位较低。虽有满腔正义感和社会责任感,但却不能行使,或者本身也很平庸。所以只能混日子,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经济上不算富裕,也基本能自给,也允许过一种僧侣式的混日子生活,新闻采访也是听命于上封的安排。他们多供职于一些部门或企业办的媒体。

  中国目前侠客式记者和嫖客式者都不太多。多的是僧侣式记者。

  中国社会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演变,已历十余载,但媒体是计划经济色彩最浓的行当,上级对之的计划控制也较严。私人资本和社会资本还是被排斥在外。中国的媒体还是被定义为宣传工具。也许这正是中国记者群体的尴尬之处,大部分记者渴望光荣,但由于这一行业的计划特征太明显,媒体之间的壁垒也太高,很多媒体也都如国有企业一样,冗员太多,所以选择光荣的门槛很高。对于大多数中国记者而言,尴尬或光荣,你别无选择。

  当然,随着社会的进步,和改革的深化,媒体的坚冰正在被逐渐打破和融化。尤其是一些市场化媒体的浮出水面,以及党和政府对舆论监督的重视,侠客式记者群体呈壮大趋势,僧侣式记者呈减少趋势。而对于假新闻的打击和媒体的整顿,嫖客式记者、妓女式记者、乞丐式记者也呈下降趋势。这实在是中国新闻界的幸事,这个过程在很多人看来,还嫌太慢。选择尴尬,还是光荣,中国记者目前虽然没有太多的选择权,但中国记者们的前景还是光明的,就是道路曲折些罢了。

  作者电子邮件:ljs868@0451.com

  作者:京东山人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中国观察 » 尴尬或光荣,你别无选择——中国记者众生相扫描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