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拉:香港人开始落在大陆人之后

  吴正绝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北京德士司机。他除了在城里四处运载搭客之外,还向他们提供一系列高级服务项目。

  他在车内醒目的地方贴了一张用塑料薄片粘合的小广告,告诉乘客他有哪些专长。他还提供与旅游有关的服务——运载游客游览北京市容;给那些需要炫耀自己的人当(他们的)私人司机;兼做各公司的跑腿差事;等等。

  他的小广告的标题是:“本人向您提供最热情和最满意的服务”。

  那些仔细看过他的小广告的搭客了解到,他有6 年驾车经验,对北京各个街道了如指掌,对北京名胜古迹相当熟悉。他还自称对修理汽车也很在行。

  更加有趣的是,这位有经商头脑的德士司机(26岁)还可以随时帮你修理电脑,保证你的电脑正常运作。

  他微笑着说:“那是我的老本行。我过去有自己的生意——组装和维修家用电脑。”

  他说,他过去经常在两家百货公司租用两个摊位;不过6 个月前生意失败了,因为一家百货公司倒闭,而他在另一个摊位的生意也不景气,收入还不够应付开销。

  尽管如此,他的生意有一阵还挺红火,因为越来越多家庭拥有电脑,需要找人帮助掌握和维修。于是他就买了一辆汽车并学习驾车——这后来变成又一个有用的谋生手段。

  虽然吴正的生意最终破产了,然而他是个成长中的青年人,他打算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当老板。他说:“时机一成熟,我就可以重操旧业。我还年轻。”

  吴正那遏制不住的雄心壮志是当前数以亿计的大陆人思想状态的典型例子——他们力图摆脱贫困,迈入新世纪。中国二十年的经济改革使不可能的事情变为可能。机会正在敲门,吴正双手欢迎。

  文森特。戈捷(赫维联合商行人力资源部高级顾问)说:“人们往往倾向于忽略中国人的这一志向。在西方同行和香港同胞发觉之前,中国人将会悄悄地超越他们。”

  香港大学生达不到标准

  他表示,决心取得成功的意志深深地扎根在中国人的脑海里。他在上海任职5 年,最近刚刚回到香港。他说,中国人数百年来遭受压抑,因此他们现在决心恢复民族自豪感。

  与此相反,香港年轻人看来却玩世不恭;他们认为世界就在他们家门前,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正落在大陆年轻人的后面。他们之间的技术差距也暴露无遗,而且有迹象表明这种差距越来越大。香港特区官员已被迫承认,香港大学毕业生根本达不到标准;同大陆大学毕业生比较,他们的基础知识、商业技巧、语言能力等简直很差。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荫权在最近的预算报告中说,香港在未来5 年内将面临技术工人短缺问题,需要12万有更高学历证书的技术人员。他宣布了几项补救措施,如允许更多大陆专业人才到香港工作等。这显示香港特区将转向大陆,以便多多少少弥补技术人才的短缺。

  文森特。戈捷认为,香港学生所缺乏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大陆学生那种显而易见的学习动力。

  他说:“我认为大陆青年和香港青年最大的差别是,大陆人感到饥渴——不是肉体上的饥渴,而是他们如饥似渴地要求学习、追求知识、自我提高的愿望。”

  北京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严志杰认为,大陆青年人的特点是胸有大志,这是因为中国经济属于发展中国家范畴,而香港是发达的经济区,在那里极少有一夜发财的故事。

  严教授说:“一个普通农民现在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咖啡连锁店的老板,他是在短短几年之内变成亿万富翁的。如果你听到许多这样的故事,那你就无法阻止其他人也做发财梦。”

  王岳生就是一个例子。他在贫穷的山西省一家农场里长大,后来单枪匹马到北京寻求发展,在北京大学南侧的马路上开了20多家咖啡店。这个地方名叫中关村,是中国的“硅谷”。

  他的成功使在这一带工作的教授们和成千上万资讯科技专业人士大吃一惊。他们称他为“天才青年”,并且后悔他们为什么没有效法他的榜样,猛干一场。

  中国青年的永无止境的主动性也可以从各大城市的书店里看得清清楚楚。读者们因为穷,连10元人民币(约9 港元)的书也买不起,然而他们就在书店里席地而坐,埋头读起最新版本的书籍。

  他们那种聚精会神的表情,在香港却极为少见。香港的卡通书、电脑游戏、时髦商场取代了学问,成了年轻人的首选爱好。

  吴正驾驶的是豪华的德士,每公里的车资是2 元人民币,比在街上所见到的普通德士贵许多。普通德士的车资是每公里1.2 元或1.6 元。由于搭客对他的车不敢问津而宁愿找比较便宜的德士,因此吴正唯一的选择就是在酒店前等搭客,因为便宜的德士是不准到那里的。

  他说:“我有时要等两个小时才接到一趟搭客。为了挣钱,我一天得工作14到16个小时。”

  吴正本来可以过比较舒服的生活。他的姐姐住在加拿大,他的父母和这位姐姐不断要求他同他们团聚。

  但是他说:“我在那里能做什么呢?为等着拿绿卡而浪费我的时间?”在美国,绿卡是永久居民的证件。

  吴正表示,他选择开昂贵的德士,是因为在那里久等倒给了他(同别人)建立联系的时间,而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他将来做生意所必不可少的。

  他说:“如果我和其他德士司机一样,每天在马路上花上14到16个小时,那么我就永远是德士司机。”

  作者是《南华早报》商业版专栏作家。黄德辉译自《南华早报》

  作者:克拉拉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时事点评 » 香港人开始落在大陆人之后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