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从《宪法》原则到整治“行业垄断”

  引言:

  据华声报消息:中国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日前表示,酝酿已久的《反垄断法》今年难以出台,因为有很多具体问题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关于反垄断立法的争议甚多,这些争议直接延缓了反垄断法的立法进程。比如:中国目前是否需要《反垄断法》;如果需要,在法律上如何界定行政性垄断和经济性垄断;中国应建立怎样的反垄断执法机构,等等。

  据国际金融报报道:国外的反垄断法大部分是在相对充分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下制定的,而中国目前仍处于市场经济发展的初级阶段。工商界人士认为这也成为制定《反垄断法》必须首先考虑的背景因素。

  早在1994年,《反垄断法》便已列入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并由国家经贸委和工商局组织起草。目前,有关反垄断行为的条款散见在不同的法律中,《反不正当竞争法》与《价格法》都有相关表述,但两法均未使用“垄断”一词。中国的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的执法机关;国家计委是《价格法》的执法机关。有专家指出,建立统一的反垄断执法机关成为《反垄断法》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当前,很多社会问题的产生是因为缺乏良知和常识造成的。

  众所周知,社会风气日益恶化,各种社会问题、犯罪和腐败日益增多,国有资产大量流失,通过巧取豪夺和非法收入而造成的两极分化日益加剧,很多家庭的孩子连上学的基本权利都难以维持;环境退化,资源破坏;内部矛盾的白热化使一些国际敌对势力闻风而动,国家安全环境逐渐恶化,…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当然,其中最难过的还是老百姓。

  社会的混乱和腐败是随着改革的过程而恶化起来的,何以至此呢?

  其实,问题本来不该这么复杂。

  请翻开我们的《宪法》,看看上面写了些什么。那上面赫然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属于人民”。这就是我们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既然是“一切权利”,那就不仅仅包括政治权利,更包括财产权、生存权和发展权。

  那么,现实中,一切权利属于人民了吗?远远没有!很多提供决策的人,包括一段时间以来被捧得上了天的“精英”们,他们从自身的感受和欲望而不是从广大民众的切痛出发,设计了很多背离《宪法》宗旨的政策和发展导向,是引起社会混乱和痛苦的根源。

  在社会发展中,起决定作用的是那些关系国计民生的资源和行业。我们说,技术的发明权、科学的发现权可以属于个人,但当这些知识和技术在实施时所涉及到的资源和行业则是属于全体公民的,它们不属于个人,个人可以拥有经营的权利并负有管好和用好的责任。但在“分家”、“瓦解”、“淡化”、“丑化”社會主義的喧嚣声和“西化中国”的暗流涌动中,这本来很清楚的问题也变得模糊起来,甚至有人敢于推翻这个常识的合理性,为自己难填的欲壑和巧取豪夺打造理论基础。他们高举着“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幌子,似乎找到了比宗教教义还天经地义的“圣喻”,凭借已经占有的资源和权力的优势地位,竭力强化个人主义、精英统治和私有制的合理性,这种意识已经泛滥到了无孔不入的地步。

  现在,关系国计民生的资源和行业都被称之为“垄断行业”,这些行业获得如此“殊荣”本身就表示他们的行为已经背离了《宪法》的宗旨,走到了广大人民的对立面。现在,没有一个人还认为铁路是“人民的铁路”,自来水还是“人民的自来水”,电力还是“人民的电力”,电信还是“人民的电信”,教育还是“人民的教育”,医院还是“人民的医院”,……,在名义上他们是国有行业,但实际上所有的东西都属于他们自己了,他们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将全民资产据为己有,反过来向人民公开豪夺。这种情况严重到了几乎是天经地义的程度,该行业的人说起话来竟没有一点顾忌。例如:某个城市的政府部门号召市民节水,群众热情响应,节水有措施,见成效。但是,自来水公司的人收取用户的水费时竟有个“数量底限”,用不到该底限,就按该底限收费,多用水则可以便宜。当记者采访该自来水公司的经理时,该公司经理理直气壮地说:“公司是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用户多用水,可以多增加公司和职工的收入,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政府的投资、社会的资源俨然成了他家的私有财产!

  近日在电视上听到政府要立法整顿“垄断行业”,如果该消息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提出来的,那倒真是令人欣慰。但我觉得所列范围太小(电力、航空、铁路、邮政等),整顿的出发点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迎合“入世”的需要,说句不好听的话,是靠“洋人”来指点和推动的。各种关系国计民生的行业,无论谁投资,它的运营和管理必须以“人民能不能接受、人民能不能满意、人民是否得到改革的实惠”为判断标准。国家不能为了多收几个税就在转让经营权时放弃这条根本原则。单纯的经济行为是不能治理好国家的,过去20年在这方面的教训太沉痛了;每个经济决策都要体现《宪法》原则,都要考虑我们为什么而活、为什么进行经济行为、要建设什么样的社会理想和道德规范、会不会引发阶层对立甚至是造成“革命的形势”?如果《宪法》原则继续模糊下去,将来“入世”以后,伴随着投资的多元化,人民的利益就更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了。

  有个老话题在此不能不提,这就是:公有制似乎就意味着大锅饭,公有制似乎就意味着效率低下,就意味着经济不能发展。在经过了20多年的艰苦探索之后,我们从正反两个方面应该对这个问题有新的认识。

  首先是对“公有制”本身的认识。公有制是什么?按老说法,公有制就是国家的一切财产都属于人民,当然也应包括对这些财产的使用权和管理权。但实际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实际支配这些财产的是所谓的“人民代表”,可是,这些“代表”却并不是由人民选举产生,当然也就不会为人民负责,人民财产到了这样的人的手里,其支配的随意性是无法控制的,结果是国有资产被惊人地浪费和流失。不仅如此,从所有权上看,“公有制”也是虚的,因为如果有个人说铁路上的某块枕木是他的,没有一个人不笑他是财迷心窍,甚至怀疑他要搞破坏。这就出现了明显的悖论:在名义上财产是人民的,每一个人却都没有权力说财产属于他。实际上,人民被剥夺得一干二净,连监督的权力也没有捞着,更别说所有权了。

  如果说把“公有制”按“股东制”来理解是不正确的话,那么,怎样才能体现国家财产的归属呢?这个问题不解决好,国家财产就成了无娘的孩子,被有权力接近它的人轮番蹂躏,任人宰割。

  谁都明白,即使国家财产按股票发给每一个人,所有权和经营权也必然是分离的。问题就在于经营权合同上是否体现了财产归人民所有的本质,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个经营合同上写着“你经营的是人民财产,你经营活动的宗旨是让你的客户或服务区的人民满意和得到实惠,你的每一项重大举措都要与服务区的人民进行充分协商后才能有法律效力,你的信誉和收益目标的实现都将取决于你经营期间人民对你工作的评价。”有人可能说了:“把人民搀和进来,碍手碍脚的,我还有什么经营自主权?”

  我要说:“你既然不想对人民负责,对不起,你靠边站。”实际上,各种腐败和行业不正之风就是由于经营不透明(暗箱操作)和霸道经营所致。没有限制的经营自主权就必然导致腐败的发生。我们宁肯把步子放慢一点,也要走得稳妥一点,决不可拿人民的利益去赌博。人民需要的是有能力、有责任心、为人民负责的企业经营人,而不是供养一个贪婪无度的“油耗子”.如果你心里装着人民的利益,怎么会讨厌人民碍手碍脚呢?没有人民的”搀和“,你怎么知道是在正确履行合同目标呢?有这种意识的人只想按自己的意志行事,只想着经营期间最大限度地捞一把,把人民的利益置于最大的风险上,而自己却不想承担任何风险和责任。

  有人可能还要说:“如果我是某个小区的管道工,人民对我的工作有直接的感受,评价起来还有可能是准确的;如果我是铁道部长,难道每年都要在全国范围内对我进行几次民意测验?”铁道部长属于政府官员,不是某个具体企业的经营人,监督他属于另外的机制。铁路是个完整的系统,治理它的行业垄断问题需要建立体现《宪法》原则的法律体系和行业服务规范,不论哪一个车站管理员、哪一个职工违反了这些法律和规范,被举报或被起诉,一经查实,立即开除,并在其信用记录上涂个黑点。我想强调的是从“底部”、从与人民直接相关的地方入手来落实“一切国家财产属于人民”这样一个根本的《宪法》原则,这类似于治理政府机关中的“小腐败”。

  在过去20年的艰苦探索中,我们懂得了“社會主義可以有市场”、“经营权与所有权能够而且一般是要分离的”、“竞争能带来效率,竞争需要法律保障平等”、“经济发展不能以牺牲环境质量为代价”,等等。但是,在“如何落实公有制原则、公有制如何与经营效率相协调”等问题上有所忽视,至少探索得还很不成功。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很严重了,民众被剥夺得一无所有,怨声载道。

  保证公有财产的经营效率与保证公有财产运营的安全同样重要。依靠单纯的经济激励机制来企求公有财产运营的效率和安全是不现实的,在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的同时,应该根据《宪法》原则来把握公有财产的经营方向,把国家法律意志与人民的监督结合起来,充分体现人民作为国家主人和改革的宗旨,因为无论怎样经营,总要作用于人民,人民的感觉最灵敏,是改革和经营的“晴雨表”。政府和企业经营者对人民呼声反应迟钝就是腐败和犯罪。现在,一些地方实行的“价格听证”制度就是一个很好的尝试,是朝着体现《宪法》原则的方向走出的重要一步,应该总结经验,继续完善。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案头上放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案头有《宪法》的同志是否还经常翻阅,细细体会其中的那些立国原则?成千上万的先烈所追求的社会理想和老一辈革命家、思想家艰苦探索的成果就体现在这些《宪法》原则中,它们不会因为现代精英们的浮躁而失去其光辉和魅力,你只要做个民意测验就能证实这一点。《宪法》原则能擦亮你的眼睛,给你力量和勇气。《宪法》原则和共产党的社会理想是一致的,中国人民应团结一致为实现这个理想而奋斗。我们已经有了宝贵的探索经验,本着《宪法》原则,在实际操作中积极探索,不行的办法就改,改出一个健康、文明、和谐、奋进的社会来,真正在社会生活、文化教育、经济建设和科技发展上走出有中国特色的道路来。

  作者:田野

当前位置:中国报道周刊 » 经济随想 » 从《宪法》原则到整治“行业垄断” 浏览数

发表您的评论